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教主霸气威武 作者:秦风终南(下)

发布时间:2017-06-29 10:40 类别:穿越重生

甜文重生年下复仇虐渣
第58章 第 58 章
  “哦?还有此等事?”周协一脸惊讶,严肃的道,“那朝廷一定要多加提防啊。”
  路禀鳌见他半点不慌张,也不动声色,心里却起疑。这封书信是从一个江湖人手中得到的,那人告知信上写的是红莲教与若羌勾结入侵中原,但是他手下有精通西域文者,却说信上是若羌出兵的事情,并未提及其他。
  路禀鳌能知道周协的身份自然有他的路子,只是他还真无从知晓红莲教是否真的有敌意。江湖混乱,与朝廷针锋相对,总是说着什么掌权者昏庸无道,阉党掌权,后宫干政,真是劳烦他们江湖人为朝廷- cao -碎心了。红莲教与江湖人势不两立,虽说是外域所控,但也不是非得让路禀鳌来铲除不可。
  不过,于路禀鳌来说,少一个敌人就是多一个朋友,就目前来看,他与红莲教还未到兵刃相接的地步,还能享用一个好厨子,这才是最重要的。
  “周堂主说的是,”路禀鳌站了起来,指着窗外的繁华灯火,“你看,是不是到了时候了?”
  周协不明白他说的什么,下一刻,路禀鳌就对着侍卫说道,“给本相在颐园搜,将罪臣余孽全部抓起来,一个不留。”
  周协从座位上站起来,看着那群训练有素的侍卫整齐地冲进了颐园,一瞬间教坊内响起男男女女呼声无数,一群人蜂拥逃窜,跑了出来。
  路禀鳌站在窗口,将对面的情形完全收入眼底,侍卫上了楼,一间一间破门而入,将整座园子的人驱赶到了大堂中,再把一些不相干的富商驱了出去,一群女眷站在大堂里,一个个噤若寒蝉,还响起了呜咽声。
  路禀鳌慢悠悠地走到了颐园里,自己寻了把椅子坐下,侍卫长走上前来,报道,“大人,颐园三十七位歌伎,十八位舞伎全部在此,人已清查完毕。”
  “嗯。”路禀鳌点点头,对侍卫的行动迅速极为赞赏,“把那几个罪臣余孽,带上来吧。”
  “是。”侍卫长一声令下,几个女子被人从人群中扯了出来,跪在了路禀鳌的面前。
  路禀鳌眼睛虽小,可是看得分明,也记得清楚,面前的四个女人,他都叫得出名字,“你叫赵素娥,是吧?”
  身着粉裳的女子流着泪,哭花了一张脸,颤抖着倚靠在旁边的人身上。
  “你爹是赵参判,可真可怜,被一群藏头露尾的宵小之辈一撺掇就做了出头鸟,想要谋害我……”路禀鳌摇着头,白胖的脸上满是怜悯。
  他又看向旁边的人,“你是……谢韵儿,你是岑欣敏,两位的父亲为首联名上书弹劾我与吏部尚书,被下狱之后,竟然派遣江湖人劫狱、刺杀我,贼心不死。”
  岑欣敏瞪着路禀鳌,一双杏目瞪得浑圆,她狠啐一口,“呸!你这个狗官,死不足惜,我恨不得切下你的头,将你挂在城楼之上,让世人见你卑鄙可憎的面目!”
  路禀鳌捂着胸口,像是有些难过,“小姐说得好狠毒。此法甚好,待我回京,就刨开岑大人的坟,将岑大人按小姐所说,挂在……城楼之上。”
  “不!不可以!你这个禽兽……”岑欣敏猛地向前扑来,伸出尖利的指甲妄图在路禀鳌身上留下痕迹,却被侍卫架住了,路禀鳌还未说什么,就见岑欣敏拔出了侍卫的刀,横在了脖子上。
  “落到你的手里,定会遭受百般折磨,如今的日子本就如炼狱一般……路禀鳌我告诉你,有朝一日,你定会遭到报应!”岑欣敏闭上眼,手下一用力,就在纤长白皙的脖子上划开了极深的一条口。血液飞溅出来,落在了路禀鳌脚尖前。
  一位妙龄女子就横尸当场,却丝毫不能引起路禀鳌动容,一旁的侍卫也像是没有看见一般,只是围困在大堂之内的人又骚乱起来,见到尸首或是惊声尖叫或是大声嚎哭。
  路禀鳌听得不耐烦,只是用寻常的声音对侍卫说,“再吵闹者,杀无赦。”
  侍卫抽出手中的刀刃,当场斩杀三人,现场马上安静下来,能听见小声的啜泣声。
  路禀鳌看着地上的尸首,真是佩服这些人,明明是他们做的错事,却能表现得像是自己无比贞烈。正道?正道就是秉着自己不知从何而来的所谓正义感,然后行着强盗之事,所谓劫富济贫,所谓清理恶人。
  那位岑小姐脱口而出的话语,当真是- xing -情。
  路禀鳌看向最后一个人,她还不算一个女人,至多是个少女,十四五岁,面容纯真,咬着下唇似乎有些怯怯。路禀鳌对她一笑,“木莲观,是吗?真是个小美人,若是在皇城成人,一定能迷倒不少公子哥。”
  莲观垂着眼睑,不敢看他,却也没有多害怕,她知道贺大哥会来救她的。
  “木大人当真是糊涂,竟然还想要毒杀左相。左相那个人啊,凶得很,怎么会轻易放过你们。你还有个姐姐吧?没在这里吗?”路禀鳌仔细看着人群,好像还真没发现木家的大小姐,然后一拍额头,“想起来了,三年前你们贿赂押解之人,由江湖人带走了你的姐姐,而你却被留在了一堆官婢里。”
  “大小姐的名字,如果没记错的话,是叫木枫香对吗?”
  听见路禀鳌提起姐姐的名字,莲观忍不住看他一眼,眼中含着愤怒和恶毒,恨不得他马上去死。
  路禀鳌叹了口气,“你们早该死了,可有人一直在保你们,是谁呢?”
  他的眼睛再次在人群中扫视了一遍,那群人挤在一起,躲避着他的视线,突然其中一个女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女人的视线与他有一刹那的交错,又马上垂下头避开了。路禀鳌静静看着,没出声,莲观没有等来贺千钧,却等来了运城太守李泰昌。
  李泰昌看着地上的尸首,带领着卫兵包围了门口,“里面的是何人?本官已将你包围,快快束手就擒!”
  可现场又如戏剧般反复,路禀鳌的仆从亮出了一份文书与一枚官印,“原太守李泰昌,办事不力,丢失官印,在任期间毫无建树,并导致民不聊生瘟疫横行,今奉圣上之命,将李泰昌关押入狱。卫兵,把他给本官抓起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