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葬雪吟 作者:书无尽

发布时间:2017-06-19 09:43 类别:古代架空

 
文案:
中原有山,名为君山,山脉绵长崎岖,外人若不得法,难以进入,然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想法设法,想要入山一窥究竟,只因,山中隐着一派,名为禅宗,外界对此门派传言甚多,有说此为历代皇帝亲设亲信,为护江山安危而存,能入门派即可平步青云,也有说,此门派是为山中修行散仙,能入门者,就有机会得道成仙,众说纷纭,然禅宗门人甚少外出,是以究竟如何,外人却是不得而知。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桓煜,浊焰(萧明玉) ┃ 配角:桓雪竹,苍澜,苍箕,柳云舟 ┃ 其它:苍卯,苍翼,虚衍,桓卿,桓战
 
 
 
第1章 如意
  中原南部有山,名为君山,山脉绵长崎岖,外人若不得法,难以进入,然即便如此,还是有不少人想法设法,想要入山一窥究竟,只因,山中隐着一派,名为禅宗,外界对此门派传言甚多,有说此为历代皇帝亲设亲信,为护江山安危而存,能入门派即可平步青云,也有说,此门派是为山中修行散仙,能入门者,就有机会得道成仙,众说纷纭,然禅宗门人甚少外出,是以究竟如何,外人却是不得而知。
  这年冬天,恰逢雪灾,北方百姓生存艰难,虽有朝廷拨款赈灾,但灾情严重,仍是杯水车薪,无奈之下,许多北方稍有行动之力的百姓都选择南迁,望能求一线生机。
  北方往南,路并不好走,需途径许多崎岖山路,更有时要翻山越岭,切沿途积雪严重,稍有不慎路不好就是个摔下悬崖粉身碎骨。
  这日夜间,正是月圆之夜,大约子时将至,一队大约也是南迁百姓中的一队人,正结伴赶路,却不想方翻上一座山头,正欲于山头露宿,就遇雪崩,无奈,只好一行人仓皇奔逃,星夜赶路,转眼,一座山头将过,却不想又遇塌方,一行人,终究是没能躲过,全作了雪葬。
  泉水叮咚,如意只觉耳中甚吵,想要睁开眼,却怎么也睁不开,混混沌沌只觉得又要昏睡过去,可是一想到腹中孩儿,也不知是否安好,只好强迫自己睁开双眼,首先入眼的是山洞洞顶,再一转眼是一道士打扮的中年男子盘膝闭眼坐于不远处。“这是哪里?你...你是?”
  “我是这山中避世之人,这是我修行之处。”那人语气淡淡,依旧坐在那处,眼睛都未曾睁开过。
  “是你救了我?”如意勉强自己坐起身来,摸摸肚子,还好,孩儿还在,勉强放心半分,只是此处甚是寒冷,忍不住抱住自己肩膀瑟缩。
  “是,也不是!”
  “这...不知道长此话何意?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乃是民妇恩人?”
  “此处现在就你我二人!”
  “那道长的意思...?”
  “救你之人的确是我,贫道见你之时,已被山雪埋了半截,是频道将你拉出来带至此处,不过我却不是白救你,你需要付出些代价。”那道人终于睁开双眼,一双眼睛却平淡无波,倒是一副看淡世态炎凉的模样、
  “不知道长想要民妇做些什么?”如意也不是普通乡里妇人,自有些见识,话说到此处,反倒心神淡定了,努力翻转身体,为自己换了个坐的舒服的姿势,护好肚子。
  “我要你腹中孩儿。”
  “什么?”如意下意识的护住自己肚子,往后瑟缩一步。“道长莫要开玩笑。”
  “贫道并非玩笑,贫道现在与你两个选择,一,你与你腹中孩儿自己在此处自生自灭,二,我为你剖腹取出腹中孩儿,观你腹部,想来你孩儿出生也就在近段时日,提前出来,于他也并无影响,只是此处天寒,你的命数大约也就到此终了!你可自行选择。”还是那般语气淡淡,明明说着残忍之事,到那人口中倒如说着天气一般。
  “道长可否告知民妇这是为何,为何要我腹中孩儿?”情绪终于控制不住,两种选择,可是于如意而言,根本没得选择,此处情况,天寒地冻,无粮无衣,自己挺着即将临盆的肚子,如何求存。
  “这你无需过问,但贫道保证,会好好将你腹中孩儿抚养成人。”
  闭眼,一滴眼泪自如意眼角划过,努力平静了下心潮澎湃,再睁开眼。“道长此话可当真?”
  “自然当真!贫道从不说谎!”
  “道长如何让民妇相信?”
  “贫道可对天起誓,会将你腹中孩儿收作弟子,好生抚养!”
  “如此,那道长便动手吧!”闭了眼,一点绝望漫过如意心头,此时此刻,要么与孩儿一起死,要么为孩儿争得一点生机,实在别无他法,只盼,孩儿命好,这道人所说为实,能真将孩儿抚养成人才好。
  “不急,子时还差一刻!”那道人终于起身,缓步走到如意身前,语气却还是那般淡淡,仿若这决定人生死之事,不过家常。
  如意却再无力气言语,自慢慢躺下身,闭着眼,就等死期。
  转眼,子时已至,大约是天寒早已冻的身体无甚知觉,刀切开腹部的痛也并无想象中那般难忍,只听一声孩儿啼哭,如意知晓,自己再也撑不下去,勉强眯起眼睛看了一眼孩儿,头脑渐渐不清明,直至,永远失去知觉。
  那道人见如意咽气,用外衫将那孩儿裹了起身抱好,微一躬身对着如意行礼,转身,便离了那山洞。
  作者有话要说:
  此文大约每日二更,一日五千字
 
 
第2章 半月潭
  岁月如梭,时光如箭,转眼已是悠悠十八载。
  恰逢夏日,山中正是草木繁盛,青葱美好,禅宗上下,皆在准备明日祭祀事宜,门中弟子,皆忙的不亦乐乎,然浊焰却独自一人,如平日一般,只身处在后山半月潭中,打坐修炼。浊焰天生体寒,不畏寒冬,却对这夏日炎炎有些忌惮,是以每年夏日,他的日子倒比其他人难过许多,只能借半月潭中清凉泉水度日。
  “师弟师弟,师姐来给你送吃的了,你在哪呢?”人未至,声音先到,正是禅宗虚衍宗主座下唯一女弟子,苍澜,浊焰夏日不出,在半月潭修行,是禅宗上下皆知之事,宗主待他倒也迁就,还专程派座下二弟子苍翼每日为其送来膳食,而这苍澜,就纯粹是因为自己排行老八,好不容易多个师弟,是以格外宝贝,每日苍翼送吃食与浊焰,她也是每日按时报到,生怕这小师弟过的不好。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