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0)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这么巧?
  里包恩狐疑的审视着兴奋的泽田纲吉,决定明确去学校查一下情况。
  发现锁定自己的视线消失后,Giotto背靠在路边的墙壁上松了口气,被人拿枪顶着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左思右想自己的身份不太安全,以里包恩的精明程度肯定要把自己的老底挖出来,他便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给百慕达。
  【帮我把案底都消除掉吧,百慕达先生^_^】
  【我拒绝。】
  【……剩下的钱我不要了,可以吗?】
  【ok~☆】
  “奸商。”Giotto默默的咬牙,为了自己平静的生活必须吃点亏啊。
  百慕达做到的‘消除’,自然是会把泽田家康这个名字下的经历弄得一清二白,八辈子也和复仇者监狱沾不上关系。哪怕里包恩借用彭格列九代目的人脉去查自己的身份,百慕达都敢打包票——没问题!
  夜晚——
  离泽田家不远处的宅子里,Giotto再次陷入了冰冷的梦境。
  这一回是被身体深刻记住的水牢。
  金色的发丝漂浮在水中,他安静的在氧气面罩下呼吸着,微弱的眸光在粼粼水光下更显清冷。只见他倒影在玻璃上的脸色苍白如纸,手脚皆是锁链束缚,单薄得仿佛是水中的幽灵。
  梦的主意识不同,导致连原本水牢13号重刑犯的身体变成了Giotto最初的模样。
  这段时间Giotto总是梦见原主经历的事情,可怜的少年几乎能称为自我的东西,人生中大部分的经历都是一片空白,其余时间由那些不断附身于他的灵魂来操控着身体,所以以才有了百慕达口中的结局:“每隔一段时间这个人的精神会出现异常,由于其不确定性的犯罪行为,关押于水牢中留作观察。”
  事情多了,再坚定求生的意志都会粉碎干净,他的灵魂随着意志的消弭而越来越虚弱。在Giotto的灵魂进驻这具身体之前,关押在水牢里的13号犯人已经换了三四个灵魂,但是他们都无法逃脱这堪称绝境的水牢,意识在黑暗中一点点崩溃殆尽。
  没有了他人灵魂占据身体,少年很快在监/禁中彻底‘死去’,徒留下毫无意识的一具躯壳被营养液吊着性命。
  思考完了前因后果,Giotto在水中困顿的眯了一会儿眼睛,很快的把影响着自己的悲哀情绪给压制住了。心想这身体的特殊能力有点不靠谱,他以后得多留心一下,千万别有孤魂野鬼趁着他意识虚弱的时候吸引了进来。
  Giotto刚下定决心要打破水牢睡觉去,一抬起头,他忽然愣住了。
  水牢的玻璃外,一双异瞳撞上了他的视线。
  “Kufufufu~有趣,这里竟然是水牢?”
  “……”
  和Giotto满心无语却面无表情不同,六道骸站在一片黑暗中的水牢前,嘴角习惯性的弧度消失,忌惮的注视着这个宛如囚犯的金发青年缓缓的苏醒。在那苏醒一刹那,他背后的冷汗流了下来,甚至觉得自己不该轻易停留在这里。
  纵然……这里是他最自负、最擅长操控的梦境。
  面罩遮挡了青年大半的面容,金色的发丝下露出一双蓝色的眸子,理智透彻的目光在水波的扭曲下带着冰冷的凉意。眼睛的主人没有作为阶下囚的直觉,即使身处于无法动弹的情况下,他看见了陌生人的拜访也没有露出半分意外,
  整个人、整个气势就像面前的水牢,直白得令人感到残酷和强大。
  “真是可怜啊。”
  六道骸下意识的上前了一步,手指有些颤抖的抚摸着玻璃,嘴里说出的话意外地有些怜悯。他想起了复仇者监狱的生活,越狱的时候他总是猜测水牢是什么样的地方,那里能不能用幻术、能不能再次欺骗复仇者。
  等他真正通过梦境见到水牢时,六道骸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变成了:绝对不能被抓到水牢来,这里是幻术师的噩梦。
  Giotto清晰的听到六道骸对自己说的话语,难免倍感诧异,他还以为像六道骸这类幻术师会先嘚瑟一下自己在梦境中的能力。庆幸着面罩遮住了大部分容貌,Giotto不得已排除了暴力破解梦境的方法,闭上眼无视六道骸,然后用自己意志离开梦境。
  “啵”的一声轻响,周围的环境像扎破了的气球般褶皱了起来。
  梦——
  立刻破碎了。
  代价是Giotto明天得无精打采的去上课。
  六道骸连忙摆脱梦境消失的干扰,心思则还是集中在金发青年的眉眼,他想要推测出对方的长相、年龄,这样的人不该籍籍无名。
  狭小废弃的旧屋里,发觉六道骸没有准时出现的城岛犬有些心急,生怕骸大人上次的旧伤复发。MM看了看周围的其他同伴,果不其然,性格偏向理智的千种朝里面走去,敲了敲六道骸的房门。
  “进来吧。”
  得到里面的人应许后,千种安心的走了进去。
  千种发现六道骸似乎在发呆,忍不住推了推眼镜,疑惑的问道:“骸大人?”
  “千种,我看见水牢了。”坐在床上的六道骸侧过头,猩红的右眼在灯光下划过妖异的色泽,他低声笑了几声,恍若轻喃的说道。
  “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同时,那里关押着可怕而可悲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擦了擦口水,忽然脑补到Giotto被关在水牢里的场景(原本模样),美得一塌糊涂啊。
  圈圈马上要申榜了,申榜之后就有每周更新的字数要求,希望大家活跃起来,也不枉圈圈每天码字到凌晨才能更新啊。
 
☆、周围的变化
 
  感谢云雀恭弥的好战精神,Giotto在照常的和云雀恭弥友好的‘交流’了一次后,发现自己把格斗技巧的熟练度刷上新高,总算有了能正面应对里包恩的把握。再看看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云雀,他压抑着笑意轻咳一声,把陷入半昏迷的家伙给拖回了和室。
  Giotto习惯性的从旁边找来了医药箱,等着云雀从昏眩状态中脱离后去涂药,他知道对方不喜欢别人触碰。
  这个时候的云雀恭弥变得格外安静,没有叫唤草壁出现的意思,他拿出医药箱里的东西,面无表情的低下头给自己的伤口上药。细碎的短发落在漂亮的凤眸前,一张古典而俊秀的面容收敛了所有戾气,令人无法想象这个少年在战斗时的嗜血姿态。
  Giotto不知什么时候托腮望着他,室外阳光的剪影落入眼瞳,仿佛凝刻着时光残留下的怀念。
  静谧、久远,偶尔还能看见一丝浅淡的孤寂。
  云雀恭弥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知道这个家伙不说话的时候喜欢这般看着他,用一种好似透过他注视着另外一个人的态度,身上流露出不属于他们之间的脉脉温情。淡淡的药香在这件古风的会议室中散开,云雀把衣领的扣子扣好,漫不经心的开口。
  “泽田家康,你到底在看什么?”
  “啊!抱歉。”Giotto在云雀有动手前兆的冷冷声音下回过神,眨了眨眼,他双手合十的向对方道歉。与同伴们分别了太久的时间,他很难克制住自己不去想到阿诺德,那个为了家族游走在黑白两道的同伴。
  “你的性格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只不过我和他很多年没有见过了,如今难免有些想念。”
  接过云雀甩来的药盒,Giotto弯起眼睛的笑着解释了一句,然后开始给身上的擦伤抹药。见Giotto不打算继续深入这个话题,云雀恭弥嗤笑了一声,心知这个家伙的秘密不止一件,迟早有一天他会把泽田家康和那个所谓和他很像的家伙也一起咬杀了。
  “委员长。”
  草壁的身影出现在门外,今天依旧敬职敬业的给云雀恭弥抱来了一堆公务。
  Giotto眼尖的发现云雀向来褶褶发亮的眼神黯淡了一秒,方才升起的斗志滑入谷底,随后他若无其事的让草壁把东西带进来。
  无视Giotto蹭着茶水没有走的模样,云雀恭弥翻开一份文件,冷静的说道。
  “并盛最近来了很多奇怪的人。”
  “比如?”Giotto盘坐在垫子上打了个哈欠,昨晚破解梦境的后遗症还没过去。
  “比如你、比如泽田纲吉身边奇怪的小婴儿,还有那个随身带着违禁物品并且经常抽烟的转校生。”脑海中浮现狱寺隼人的种种行为,云雀的笑容微微露齿,森冷的寒光一闪而过,充满着某种大型食肉动物被冒犯了领地才具有愤怒。
  Giotto吐槽道:“说到底你对那个转校生的意见最大吧。”
  回应他的是一记鬼之委员长的眼刀。
  “弱者就要有弱者的姿态。”云雀恭弥慢条斯理的批下文件,笔尖却凶狠的划过否决。Giotto记起并盛中学内被凿出的各种暗道,心想不愧是宽于待己严于律人的云雀,何况里包恩戳中云雀最明显的几个弱点:小孩、强者,和萌物。
  放下笔,云雀恭弥冷不丁的问道:“你知道彭格列是什么吗?”
  “咦,是蛤蜊吗?”
  Giotto睁大了一双眼睛,灰色的眼瞳如稚子般清澈无暇,配上如今病弱美少年的外表显得格外无辜。他为自己的卖萌技巧点赞,这招虽然对鬼畜至极的里包恩没用,但对云雀恭弥还是具备一定性的杀伤力。
  天知道他用这句话从中世纪到现代忽悠了多少人。
  云雀恭弥干脆扭过头,底气不足的说道:“不许用这种表情说话!”
  “嗨嗨~”Giotto偷笑的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看来学习阿纲披上兔子皮很有用。
  在里包恩到达并盛町的第二天,一直密切关注黑手党界的复仇者监狱立刻分析情报,得出了惊人的结果——彭格列真正的十代候选人产生了。
  对此,百慕达用满脸阴影的笑容表达道:“越来越有趣了!”
  他哼哼冷笑不断,右手拿起碟子里的飞镖,咻的一下扎中了墙壁上画着冬菇的靶心。
  “我就等着Giotto了解你所作所为后的下场,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来求我。”
  一旁的耶卡终于忍无可忍这种碎碎念,扶额说道:“百慕达,你在脑补什么奇怪的东西,以Primo的性格根本不会做你想象中的事情吧,再严重也比不过当年D·斯佩多背叛他的时候,可他也顶多是监/禁了D·斯佩多一会儿。”
  “不、不,现在的情况不同往日,下一代继承人如果确定是泽田纲吉,那么D·斯佩多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况且你忘了……Giotto的底线从来不在自己身上。”
  百慕达摇了摇手指,特殊的婴儿声线变得愉悦上昂,难以想象这张绷带脸下的神情是何等古怪。坐在这个点燃着油灯的昏暗房间里,耶卡惊讶的态度渐渐收敛,他很少看见百慕达对其它事情这么感兴趣,尤其是事关彭格列Primo。
  耶卡忽然有了一个猜测,该不会是百慕达在不甘心吧?
  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Giotto得到彭格列指环前拖他下水,等到初代家族聚集到巅峰时又晚了,失去了共同对抗伽卡菲斯的可能。
  没等耶卡的反应,百慕达的身影瞬间离开了房间,对外面的一个复仇者命令道。
  “把Xanxus和九代Timoteo没有血缘关系的事实泄露给D·斯佩多。”
  所谓灯下黑,不外如是。
  Xanxus的那张极似二代的脸和暴躁的性格让D·斯佩多根本没往那方面想过。
  秉持着百慕达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情,复仇者监狱埋藏在彭格列的线人出动,通过一系列的巧合和引导,最后递上了二者的DNA检验证明。得到这个消息的一刹那,戴蒙手中的酒杯应声而碎,靛青色的眸子伏蛰着触目惊心的杀机。
  “你说什么?没·有·血·缘·关·系——”
  “是、是是的,大人。”
  汇报这则消息的属下吓得结巴起来,冷汗不断的流下。

下一篇:(进击的巨人)迟钝的境界 作者:天洛水 上一篇:叶落无花(楚留香传奇同人) 作者:桃宝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