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1)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少年漫灵魂转换前世今生家教
  “那你告诉我,在安里科、马西莫、费迪里格这三个蠢货死去之后,十世的继承人候选者还有谁?”戴蒙的嗓音变得异常轻柔沙哑,好似对情人耳边的喃语,任人只要眼睛没瞎都能发现他已经在暴怒的边缘。
  若不是当初确定Xanxus的才能足以继承十世的位置,他怎么会对其他继承人的死亡视而不见!
  “彭格列内部的知情者不多,大部分选择瓦力安的首领Xanxus,不、不过门外顾问首领的泽田家光把一票继承权投给了他儿子。”
  西装男把最艰难的话说出口后,低着的头终于面露解脱,接下来整个人被可怕的气势压跪在地上。
  戴蒙轻易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冰冷的命令道:“抬起头。”
  黑桃状图案出现在蓝发青年的眼底,和他对视的西装男神情变得茫然起来,明显被夺去了神智。更相信自己眼睛的戴蒙不打算听信一面之词,直接从属下的记忆中检查这段原委,可事实就是事实,经得起任何人的审视和推测。
  戴蒙一口老血梗在喉咙,难道时隔十代,继承权要再次回归Giotto的血脉吗?
  日本那边的夜晚,被人深深怨念着为何留下后代的Giotto正翘着二郎腿看书,耳机里流畅着悠扬典雅的意大利歌曲,那些存在于记忆中的熟悉曲调没有遗失,跟随着世界一同流传了下来。
  良好的听力让他没有忽略门口的敲门声,他把耳机摘下,快步走了过去。
  “您好,请签收快递。”
  快递员的遮阳帽下抬起一张裹满绷带的脸,男子把装满各种证件和资料的包裹递上,周身的气势如同死尸一样僵硬。等到Giotto淡定的接过东西后,兼职快递员的复仇者才说道:“大人让我通知您,请小心风太的排名能力,他过段时间会来到并盛町。”
  “真是关心我啊。”
  Giotto饶有兴趣的感慨了一声,不出意外百慕达又干了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为了防止超直感做出什么提示,百慕达便提前给予了补偿。心底默默记上了一笔,他笑眯眯的谢过了这个不远千里跑来送东西的复仇者,同时让他传达一句话给小婴儿百慕达。
  “相信不远的某一天,我会亲自上门道谢。”
  森森凉意蕴绕在这句话中,足以让远在意大利的百慕达打个寒蝉。                    
作者有话要说:  圈圈没有打破日更,请放心=。=
 
☆、局外者立场
 
  若是没有里包恩在从中搞鬼,一般让云雀厌烦的家伙注定了在并盛中学混不下去。才没过几天,泽田纲吉和山本武、狱寺隼人先是便卷入了退学危机,然后各种奇奇怪怪的人出现在他们周围,和里包恩约定一战的云雀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权当做没有看见。
  Giotto虽然不忍山本武加入黑手党,但在注意到他玩得十分开心,自己只好慢慢的退出了他的圈子。
  “看见你们那么活泼,总有点羡慕呢。”在某一次山本武忧虑的目光下,Giotto举起手中探索世界的科普书籍,灰色的眼瞳少见的浮现出一丝倦意,他安静的坐在位置上诉说着自己的想法:“阿武,我的性格注定了喜欢平静和安定,你们的游戏……我大概是不会参加了。”
  这是Giotto的真实想法,某种程度上他的偏执程度并不比D·斯佩多少,喜欢就会去争取,不喜欢的话谁也无法改变他。
  三世为人,百年沧桑,他的热血在岁月中渐渐冷却成冰,人在神坛上更为孤寂。
  在失去了牵绊着他的同伴后,Giotto此刻忠于自己的意愿,只为自己而活。正如他曾经对每一位继承仪式上彭格列首领说过的话——不论是繁荣还是毁灭,然而后半句未说出的话则是:“彭格列早就与我无关了。”
  所以当时不论泽田纲吉陷入怎样绝望的境地,在指环中的他从未出手过一次,仅仅是冷眼旁观着白兰想要毁灭世界的欲/望。
  里包恩在指环毁灭的前一天询问过他:“为什么?”
  没有什么为什么,死者不该打扰生者的世界。
  即使如今他还活着。
  Giotto同样维持着这份心态,不打算插手彭格列家族内部的事情。
  午休的时间不再和山本武结伴,Giotto就习惯性的去风纪委员室找云雀恭弥。恰好对方跑去开会了,他毫不客气的霸占了其中一个沙发,手臂挡在眼睛前遮住阳光,开始享受着这个凉爽悠闲的午休地点。
  Giotto没打盹多久,门外传来说说笑笑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耳熟。
  “啊咧,家康也在这里啊。”
  山本武的天然笑再度出现,Giotto慢吞吞的从沙发上爬起来,讶然的看见泽田纲吉被俩人搀扶着,像是失去了意识。狱寺隼人没有礼让的意思,直接把心中最重要的十代目扶到了沙发上睡下,甚至还凶恶的瞪了Giotto一眼。
  “嗯,这几天我在这里休息,阿武和他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Giotto回答了山本武一句,侧过身戳了戳泽田纲吉发青的脸色,怎么他家曾孙看上去有点像是中毒了。
  “阿纲在天台上昏倒了,小婴儿提议我们带阿纲过来休息,家康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棒球笨蛋,干嘛要把事情告诉这个家伙。”
  一听山本武直接把来意都说了,狱寺隼人生气的看着他,仿佛对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山本武的脸色尴尬了一瞬,随后笑哈哈的看向了小婴儿,他知道小婴儿才是这里真正做主的人,狱寺隼人可没胆子反驳里包恩。
  Giotto如同没有听见狱寺隼人的排斥,顺着山本武的视线去看里包恩,此时小婴儿不知从哪里找来了研磨咖啡豆的机器,一脸乖巧的喝着自给自足泡出来的咖啡。
  一开口,乖巧什么的错觉不翼而飞。
  “这里是云雀的地盘。”
  忽略背后飞啊飞的小恶魔翅膀,里包恩笑得天真烂漫,直接把狱寺隼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云雀恭弥身上。
  Giotto扶额,敢情今天他们是来刷小boss的啊。
  “云雀他不——”Giotto估计了一下云雀今天的行程,刚想要替云雀说点话,结果里包恩嘴角一挑,一颗咖啡豆往Giotto嘴巴的位置丢去,成功让少年无奈的闭上了嘴。天不遂人愿,随后一帮子风纪委员们来到了门外,愤怒的注视着里面的几个学生。
  “这里是风纪委员会的地盘!”
  “那又怎么样,这里以后是彭格列家族的基地。”狱寺隼人仿佛忘记了云雀恭弥的凶残,气势冲冲的昂起头说道。
  好吧,你既然要找揍,他干嘛要阻止。
  Giotto走到里包恩旁边坐下,把沙发彻底让给了泽田纲吉,比起这胜负明了的事实,他更想和阅历丰富的里包恩聊聊天。
  看戏的吗?
  里包恩无声的盯着Giotto问道,回应他的是你知我知的微笑。
  喝喝咖啡聊聊天南海北,在无关黑手党的情况下,不论里包恩是扯到什么奇怪的话题上,Giotto总有办法充满兴趣的聊下去。他的语气舒缓而温和,不带任何目的的笑容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就算是里包恩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非常优秀,气质温润得和风有的一拼。
  “真的不打算参与我们的游戏吗?很有趣的哟。”里包恩用手指勾了勾耳鬓的卷毛,动作俏皮可爱,谁能想到这具皮囊下的灵魂是世界第一杀手。Giotto无可避免的被萌煞到了,眼神不自在的往旁边飘了飘,等‘色/诱’带来的Buff消失后,他很干脆的摇了摇头道。
  “里包恩,你应该看得出来我没有玩游戏的激情,比起参与者,我显然和你一样喜欢当个局外者。”
  “你难道没有梦想和渴望实现的愿望?”
  里包恩很少见到这个年龄的人有泽田家康这般的沉静,仿佛连死气弹都无法激活他的斗志,出乎预料的……心冷如冰。
  “有啊。”
  Giotto爽朗的点了点头,说出来的话却让里包恩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我追逐一生的梦想已经实现了(一堆烂摊子丢给了二代),而我渴望完成的愿望在未来的一天也许会实现(D·斯佩多那货敢不敢正常点),所以我正在等待那天的到来,看看上天是否愿意给我一个无憾的人生。”
  因为遥不可及,梦想之所以被称为梦想,这世上又有几个人敢说自己完成了梦想!
  里包恩古怪的打量着这个家伙,山本武到没有多想什么,他能感受到泽田家康提到梦想实现时的雀跃,不由开心的说道:“家康真厉害,我想打一辈子棒球的梦想还没实现呢。”
  狱寺隼人囧然的说道:“等你实现了你就死了吧。”
  “狱寺的梦想是什么呢?”
  在遍地风纪委员的‘尸体’下,狱寺隼人看着山本武认真的表情,眉头扬起,他单膝跪在泽田纲吉的沙发前,以一种响亮自豪的态度宣誓道。
  “我的梦想是追随着十代目,成为他忠诚的左右手!”
  “一生足矣。”
  Giotto的表情微楞,下一刻是发自内心的释然。这样的宣誓和感情太过似曾相识,彭格列历经十世的权利更换,最终这一批后辈们的身上继承了他们最初的意志,狂暴的岚啊,总是守护在效忠者的身边,成为家族攻击的核心。
  二代啊,这就是即将继承彭格列家族的后辈们。
  脑海中想到脾气暴躁的堂弟,如果他知道这群十世家族的成员继承了初代的意志,恐怕要气得跳脚吧。这么一猜,Giotto对他们的笑意亲近了不少,非常肯定的说道:“都是很棒的梦想啊。”
  不知道戒指失去了他的灵魂,未来主持继承仪式的是不是二代,要是他的话,咳咳——勇者要敢于面对惨淡的人生。
  Giotto默默在心里提前为泽田纲吉点蜡。
  昏迷中的泽田纲吉打了个寒颤,不远的未来他将会明白少了一个爷爷帮忙的下场会多凄惨,不是人人都会把初代家族捧到天上去崇拜,迎接他的很可能是二代Sivnora的愤怒之炎。
  愉快的时间有限,里包恩也没想到这次聊天的效果这么好,唯一遗憾的是泽田纲吉没有醒来,错过了和同伴摊开内心的机会。
  啧,早知道不毒晕蠢纲那么久了。
  这时门外再次出现了一个人,云雀冰冷的目光将室内所有人笼罩在内,唯独在掠过Giotto和里包恩的时候顿了一下。Giotto不愧是最优秀的好基友,他用手指点了点狱寺隼人和山本武,表明自己没有参与这里的打架斗殴。
  云雀恭弥不可置否的向前走了几步,只见草壁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报信,却遭到惨烈一击,扑街。对此,Giotto露出惨不忍睹的表情,因为云雀恭弥的态度已经很好的解释了一切。
  对于弱者,他毫无兴趣。
 
 
 
 
☆、他乡遇故人
 
  周末的清晨,宅在家里的Giotto痛得满床打滚。
  谁让他昨天熬夜看电视剧,结果硬生生把上午的时间给睡过去了。两餐没有吃饭,虚弱的胃部发出强烈的抗议,逼得Giotto艰难的扶墙出门寻找食物。
  等走了不远,他后知后觉的想起有‘外卖’这种东西,自己根本不需要出来啊!
  Giotto为自己老古董的的心态憔悴万分,不过今天运气不错,他眼前一亮,竟然看见路边有人摆摊卖包子。捂着胃部,他眼眶青黑、脚步虚浮的走了过去,仿佛每一步都踩在软绵绵的云朵上。
  “给我买六个包子。”
  憔悴的宅男模样瞬间消失,Giotto幸福的闻着蒸笼里香喷喷的包子味。他生长在意大利、隐居在日本,已经很多年没吃过包子了,中午吃三个,晚上再热三个吃,今天的伙食就OK啦。
  身材矮小的老板没有说话,手脚麻利的打开蒸笼装包子。一只小猴子忽然窜了出来,Giotto惊讶的看到它人性化的帮着老板提起袋子,吱吱两声,两只猴爪把东西递到了他面前。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