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2)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Giotto接过袋子,笑道:“谢谢你,小猴子。”
  回应他的是小猴子略显昂起的声调,它似乎很害羞被人夸奖,飞快的爬到了老板的头顶玩耍。
  【客官慢走。】
  正当Giotto付完钱转身离去,一句有些陌生的语言在背后响起,略带稚嫩的语调下隐藏着异样的成熟和稳重。他诧异的停止了脚步,大脑慢半拍的分析出这句话的意思,没想到买个包子还能碰到一个华夏人。
  Giotto扬起怀念的笑容,打趣的说道:【老板,你应该说欢迎下次光临吧。】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听见纯正的中国话,在并盛町卖包子的风愣了一下,随后墨镜下的双眼泛起温润的笑意。怪不得里包恩说自己会和这个少年合得来,君子如玉,笑若春风,一言一行中透露出温纯和熙的气质。
  如果让少年参加黑手党的外交工作,的确会给彭格列带来正面影响。
  不过——
  风摸了摸兴奋的小猴子,决定不打算向里包恩提高对方的评价,他不想毁了少年干净的眼神,黑暗由他们这些成年人背负就好了。这么思索着的他开始收摊子,矮小的婴儿身体在伪装下接近正常人,但他们这些阿尔克巴雷诺都知道,自欺欺人罢了。
  变得强大又有何用,彩虹之子始终是格格不入的异类。
  第二天上学的路上,Giotto碰到了一个冒冒失失的小孩,她像迷路一样的拿着照片四处问人。小孩典型的包子头冲天辫,说起话来奶声奶气,时不时的冒出一口不伦不类、中日合并的语言。
  Giotto忍不住扶额,是哪家的家长这么不负责任啊,竟然让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独自外出。走上前去,他纠结的盯着照片上大肚肥肠的男人,在小孩满怀期待的眼神下,有些愧疚的回答道。
  “很抱歉,我不认识这个人。”
  “谢谢你的帮忙。”
  小孩很有礼貌的鞠了一躬,道别了他后继续去找人了。
  Giotto这回倒没有多管闲事了,凑得近,他自然闻到了对方身上浅淡的血腥味,不禁感慨着现在的小孩子越来越凶残了。同时超直感非常好心的告诉了他:泽田纲吉今天的生活又要精彩纷呈了。
  午休时间。
  在教室里吃便当的Giotto耳朵微动,一脸神奇的从教室窗口向天台的位置望去,兔子姬的尖叫和阿武笑哈哈的声音挡也挡不住。
  “嘭——”
  一个人形物体被抛入天空,是全垒打没错!然后巨大的爆炸声在天空响起。
  Giotto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那个被抛入天空的人形物体是今天见过的小孩。
  “一平,来自中国的筒子炸弹杀手。”
  里包恩神出鬼没的从窗户口的上方打开了一个机关,倒挂在窗口上和Giotto对视。额头滑落一滴冷汗,Giotto捂着小心脏后退半步,笑得天然无比的回答道。
  “哈哈,原来那个是烟花的名字啊,果然很中国风。”
  “……你以为你学山本武有用吗?”
  明明倒挂着没有帽檐遮挡光线,里包恩的脸部还是出现了不科学的阴影,幽幽的看着他。
  “之前是蓝波,现在是一平,你们参加游戏的人越来越稚齿了啊。”Giotto不再装傻的叹了一口气,亏得云雀对小孩子的忍耐心特别好,使得蓝波几次跑过来捣乱都没有被打出去。
  “小孩子才会有潜力成长,在我眼里——你也一样。”
  里包恩笑得格外深意,在这段时间的相处后,他解除了对Giotto的防备和试探,甚至进一步想要拉拢这个人。Giotto照常忽略他话中的意思,在感觉到云雀的脚步靠近教室后,他脸色一变,把语调拖得绵长而哀愁的对里包恩说道。
  “里包恩,你已经有云雀了,何苦来找我呢。”
  瞧着百转千回的婉转语调,整个教室的人迅速把视线集中在西装小婴儿身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对方是抛弃妻子的负心汉呢。教室外刚从天台下来的云雀一怔,了解到里包恩又在骚/扰Giotto,他低气压的打开教室的门,目光尖锐的盯着窗户口的小婴儿。
  “小婴儿,你答应过我不去找会他。”
  “云雀,你误会了,我只是和他友好的交流了一番。”
  里包恩拉了拉帽檐,潇洒的从窗户口跳了进来,企图一脚踩到Giotto的脸上当做缓冲。Giotto压根不会让他得逞,腰部向后一折,避开了可能毁容的一脚,然后淡定的看着小婴儿呈抛物线的姿态往教室里飞去,狠狠的撞上桌椅。
  以上,纯属Giotto的脑补。
  在发现没有踩中人后,里包恩自然一个千斤坠下降,稳稳的在地上安全着陆。
  “小看你了。”里包恩危险的瞪了Giotto一眼。
  “你没事吧,小心摔着啊。”
  Giotto扶着腰一脸刚好腰疼的模样,要多无辜有多无辜,一时间令教室的气氛暗潮涌动了起来。
  鬼畜PK腹黑,谁胜谁输!
  “难道是三角恋?”
  黑川花呆呆的看了看云雀的黑脸,再看了看里包恩更黑的脸色,不小心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阿花。”坐在她身旁的笹川京子捂住了嘴,一脸被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惊讶表情,她再单纯也听懂了好友的意思。
  Giotto嘴角一抽,这得多大的脑洞才能把里包恩的形象带入三角恋当中啊。
  “记住你的承诺。”
  云雀恭弥不愧是超级护短的人,高傲的向里包恩甩了一句话,就带着出来避难的Giotto走了。不过Giotto也没忽视云雀朝黑川花射出的冰冷视线,暗自忍笑了一会儿,他想起前段时间不过是随口像云雀抱怨过一句,没想到他会为了自己去和里包恩达成协议。
  Giotto的心口变得暖暖的,他快步跟上了云雀,和他并肩一起走。
  “谢谢你,恭弥。”
  “你不想参合这些事情,就离他们远一点。”
  云雀恭弥斜视了Giotto一眼,却没对这声改口的称呼发出意见。他的手指摸了摸袖中的浮萍拐,若是里包恩依然不遵守承诺,他不介意在泽田纲吉的身上找回场子。
  不是听说小婴儿是泽田纲吉的家庭教师吗?
  云雀恭弥的眼底弥漫出嗜血的笑意,这段时间的闹腾着实有点触犯他的底线。
  看见云雀恭弥有和里包恩作对的想法,Giotto表示喜闻乐见,反正头疼的只会是里包恩。相信对于未来的彭格列云守,里包恩会拿出十足的诚意,而不是老是跑来勾搭自己。
  下午的课程结束后,Giotto没有和往常一样的立刻走人。
  “黑川同学,你之前为什么说我们是三角恋啊?”他面带犹豫的走到了黑川花的课桌前,刻意装出来的眼神困惑而纯洁,似乎很苦恼自己和云雀委员长扯上这种奇怪的关系。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觉你们三个人的关系很好。”
  今天笹川京子有事先走一步,被Giotto拦住的黑川花左顾右盼了一阵子,脸颊发红的低下了头,好吧,她承认自己没胆子跟男神科普这些‘禁忌之美’。
  “唉?那班上的泽田纲吉、山本武和狱寺隼人的关系岂不是更好?”
  Giotto好奇的歪了歪头,在思索的时候忍不住指尖点唇,一副优雅病公子姿态立刻秒杀了黑川花。忍住鼻子里涌动的热潮,黑川花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毕竟这算是她们那边公认的‘三角恋’,虽然其受欢迎的程度可能比不上泽田家康和云雀恭弥的cp向。
  成功诱导黑川花后,Giotto笑容灿烂的说道:“原来关系好便可以叫做三角恋啊。”
  “这件事我会告诉狱寺君的,相信他会很‘开心’。”
  黑川花瞬间回过神来,目瞪口呆的注意到男神腹黑值满满的笑容。Giotto抓住对方的把柄后没有趁势追击,而是露出仿佛散发着圣光的悲悯神情,轻轻的说出了目的。
  “要是黑川同学愿意为我提供一点私下里的小消息,我将不甚感激的忘记这件事情。”
  “哪一种消息?”黑川花泪流满面的看着他,心中已经有所预感。Giotto纯良的眨了眨眼睛,暗示对方你知我知,这种事情怎么好意思由他一个男生说出口。
  “如果泽田君指的是并盛暗地里发行的小册子或者漫画,我可以全部提供,不过希望你不要对外宣称是我泄露了东西。”
  银牙一咬,黑川花点了点头,Giotto也满意的迈开脚步离去。
  控制舆论走向,这点不论是初代时期还是现代,都是他需要重点抓紧的东西。别以为他不知道彭格列家族内部流传过他和阿诺德、D·斯佩多的三角恋,亦或者他和G、雨月的三角恋,由于身高问题他老是被摆在受的位置,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作者有话要说:  自古三角出虐恋,哈哈
 
☆、风太的排名
 
  春去秋来,Giotto在安逸中快要忘记百慕达的提醒,直到他见到两个眼熟的人时,他才从记忆的一角找到了他们的身份,城岛犬和柿本千种。严肃的思考了一会儿,Giotto忍痛收回了拿泡面的手,决定多提几箱牛奶回家。
  尤其是柿本千种,明明是略微驮着腰,愣是比Giotto高了半个头。
  Giotto推着购物车目不斜视的前进,嘀咕着同样是监狱里关出来的人,没道理他们都比自己高啊。尤其是十年后的六道骸,比他在水牢里多关了近六年还能有一米八以上的身高,完全是逆生长啊。
  “奈奈小姐,这是你要的菜。”
  把几大袋子的东西放在地上,Giotto抹了把虚汗,他知道泽田纲吉这个时间还在睡觉,便小声敲门对泽田奈奈说道。
  至于为何不是喊女士?Giotto觉得那样会把人喊老。
  “谢谢家康先生。”泽田奈奈打开门,年轻娟秀的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她彻过身让黑发少年进屋。入眼皆是干净温馨的环境,难以想象泽田家每天有那么多闹腾的家伙捣乱,同样可见泽田奈奈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心血。
  Giotto听着她诉说着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的小苦恼,有一种被幸福的笑容所治愈的感觉。泽田纲吉有一个好母亲呢,就像是当年自己的妻子,温婉的静立在身边,不去问他的过去、也不去问他的未来,给他带来家一般的感觉。
  Giotto帮她把买来的菜放到厨房里,再次收到泽田奈奈亲手烘烤的小饼干做谢礼。面对邀请他一起吃早餐的泽田奈奈,他狡黠的指了指楼上的阿纲说道:“奈奈小姐太辛苦了,我能帮你不过是举手之劳,如果太累了要记得叫孩子来帮忙,这样才能体会到妈妈的爱啊。”
  泽田奈奈捧着泛红的脸颊,十分梦幻的说道:“纲君这几天太累了,不过里包恩先生也说过和家康先生同样的话。”
  “Ciao~su。”
  里包恩非常恰巧的出现了,优雅的意大利问候语下似乎还隐藏的另一句话。
  ——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天知道泽田家康的神经有多么敏感,总是挑他不在的时候帮街坊邻居的泽田奈奈带东西,几天的围追堵截下来,硬是令里包恩打乱了作息时间才成功见到了对方。
  Giotto笑不露齿,温柔的夸赞着泽田奈奈的手艺,表示下次有时间一定会过来尝尝。他并不在意自己在里包恩面前展现出对女士的绅士风度,这从来都不是什么弱点,而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修养。
  纵然是D·斯佩多这样危险的人,在平时对待女性的态度上也是一等一的优雅温和。
  不过,萝莉除外。
  吐槽了一下雾守糟糕的爱好,Giotto又回归和里包恩大眼瞪小眼的日常,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戏的好基友做不成了,在中间夹着一个云雀恭弥的情况下,他们仿佛不偷偷黑一下对方就不舒服。
  “不留下吃饭吗,妈妈会伤心的哟。”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