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3)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里包恩今日的打扮不再是一身西装,清爽的吊带裤和T恤,缺少帽子的刺猬头露了出来,比平时还要可爱10个百分点。
  “不了,我想要回家……”泽田家康很难控制自己的视线不落在对方身上。他敢拿对方头顶上爬着的列恩担保,这份打扮肯定是临时换好的,否则刺猬头上不会有几根发丝有被压平的痕迹。
  “阿纲下来吧,你的同学来看你喽。”
  完全无视泽田家康郁结的表情,里包恩朝二楼走下来的人挥了挥手,泽田纲吉迷糊的表情愣了愣,然后一脚踩空。
  很神奇的、以头着地的直接滚下来了。
  “疼疼——”泽田纲吉含着泪从地上爬起来,回应他的是泽田奈奈元气满满的声音:“纲君今天还是这么有活力啊,不多睡一会儿吗?”
  “有那个鬼畜在,我怎么可能多睡啊。”
  泽田纲吉想起方才喊起床的场景,浑身打了一个哆嗦。随后一个爆炸头的孩子摇摇摆摆的走出了房门,可爱的奶牛装皱巴巴的穿在身上,等到他望向里包恩时,一双糖果绿的眸子立刻充满了水汽。
  “蓝波大人才不要像蠢纲那样这么早起床,蓝波大人还要继续睡觉,可恶的里包恩!”
  Giotto瞅见里包恩淡定的模样,不由自主的猜测道:看样子是受到了和泽田纲吉一样的起床待遇。他在心底叹了口气,只能回去帮泽田奈奈准备早餐了,他可不想让一位女士如此操劳,尤其对方还是自己后辈的妻子。
  “家康先生真的很能干呢,以后家康先生的妻子会很幸福。”
  讶然的发现泽田家康对厨艺的熟悉,泽田奈奈笑眯眯的拿起一部分火腿去切片。两人精湛的厨艺配合之下,他们很快把平时需要半个多小时才能弄好的早餐端上了桌子。
  “泽田家康好厉害啊,不管是各个方面。”
  泽田纲吉等黑发少年走了之后感慨一声,然后尴尬的发现自己让客人去做菜给他们吃了。
  “蠢纲,为了减少奈奈妈妈的负担,以后我会多加训练你的厨艺。”
  里包恩阴着一张脸,他不喜欢听见徒弟承认不如他人的话,哪怕这是事实,泽田纲吉也不该毫无奋斗精神的表现出来。
  把泽田纲吉和蓝波照常欺负了一顿,里包恩看着被碧洋琪追杀者的10+蓝波,若有所思的摸着自己的小卷毛。按照他接到的消息,拖延了好几个月的风太快来了,这几天他得把泽田家康再忽悠过来一次。
  越是避让,就越有探究的价值啊,和初代同名的泽田家康。
  泽田纲吉的超直感让他读懂了里包恩的打算,顿时两眼飙泪的抱住了他,撕心裂肺的狂摇着这个鬼畜家教的身体说道:“里包恩,不要再想着找泽田家康麻烦了,云雀学长已经因为这个原因专门揍过我好几次了!况且不要找无辜的人下手啊!”
  “笨蛋。”
  一锤子砸下去,里包恩干翻了敢藐视他权威的泽田纲吉。
  且不提泽田家一如既往的喧嚣热闹,泽田家康打定主意除非是下雨天,否则这段时间都不会来了,谁知道风太什么时候出现。
  到底是有心算无心,Giotto低估了里包恩达成目的的决心。
  “帮他们补习功课?”
  Giotto站在班主任的办公室里,疑惑的看着提出这个要求的老师,泽田纲吉和山本武的成绩问题一直都存在,以前也没发生过让同学去帮忙补习的事情。
  “是的,拜托你了,泽田同学。”
  老师注视着这个令自己骄傲的优秀学生,虽然对班上那两个不及格的家伙有些意见,但他相信泽田家康的能力足以教导泽田纲吉和山本武。Giotto迟疑了片刻,点了点头,实在没必要为凭空的怀疑去拒绝这个请求。
  放学之后,他第一件事是拿起手机查询本周末的详细天气。
  【晴转雷阵雨。】
  Giotto满意的笑了,到时候超直感会比天气预报还准确的通知他什么时候快下雨了。
  周末。
  Giotto听说阿武也会过去后,便拿着雨伞和课本去泽田家。与奈奈小姐打了个招呼,他把雨伞放到了一楼的柜子上,上了二楼后,他不出意外的听见了里面叽叽喳喳的笑声。
  他敲了敲门,泽田纲吉连忙打开让同学进去了。
  一看到里面变得乱糟糟的物品摆设,Giotto的眼神微闪,不安的预感终究被验证了,因为映入眼帘的除了认识的几人以外,还有一个脖子上戴着围巾的茶发小男孩。
  “我们在玩占卜游戏,家康也来试试吧,听说很准哈。”
  山本武热情的招呼着泽田家康,一脸有八卦的兴奋的姿态,想让人觉得没问题都难。发现狱寺隼人也默认了山本武的意见,Giotto不由颇为哀怨的坐到了风太的面前,没料到关键时刻连阿武都想黑他,是他做人太失败了吗。
  “可以占卜什么呢?”
  Giotto调整了一下心态,向风太展现了无死角的完美笑容,他想的却是——手下留情啊,风太。
  奈何混黑手党的人十个有九个是黑心肠,看似柔弱腼腆的风太少年飞快的看了一眼里包恩,像是拿不定主意想要征询意见。看见Giotto这么乖的坐到风太面前,里包恩下意识的眺望了一下窗外的天气,确定晴天无疑。
  山本武摸着后脑勺,良心未泯的朝风太开口说道:“不如和之前占卜的一样吧,看看家康喜欢的人的排名。”
  “这未免太没意思了,山本武。”里包恩勾起一个纯洁得能得到广大母爱的笑容,反驳了山本武的提议。他回过头,目光幽深的盯着泽田家康,试图从中找到什么不能见人的心虚。
  “干脆占卜泽田家康同学最害怕什么吧。”
  山本武卡壳,这问题的确有挖掘隐私的嫌疑,然而无法否认他对家康害怕什么也很感兴趣。风太略带愧疚和兴奋的看着面前的大哥哥,既然R魔王已经发话了,他不得不利落的开始排名。
  Giotto悄悄把冷汗憋了回去,之前反而是山本武的提议更危险一点,不过他赌里包恩不会好奇他喜欢什么而已。
  毕竟机会难得,这个披着婴儿皮的鬼畜魔王只会想要挖掘他的弱点。
  周围的东西忽然随着不知名的力量漂浮了起来,连带着房间里的少年少女们又享受了一回无重力的感觉。号称沟通着星星的排名风太打开书籍,神情在排名的时候变了,声音中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飘渺感。
  “泽田家康哥哥最害怕的东西,排名第三的是失去自由。”
  “排名第二的是失去挚友。”
  风太抬起头,觉得自己口中玩笑一般占卜的内容有些沉重,坎坷的即将说出最后一条。
  “排名第一的是……”
  Giotto微笑不变,风轻轻的刮起,他已经听到了绵绵细雨滴落到窗户上的声音了。
  风太道:“竹寿司的东西不好吃。”
  瞬间感觉画风不对,泽田纲吉错愕的发出一个促音:“啊?”
  错愕的不止他一个人,坐在十代目身边的狱寺隼人嘴里‘切’了一声,很不满意泽田家康最害怕的答案。对此山本武到没有多失望,反而开心异常的举起大拇指说道:“没想到家康这么喜欢我家的寿司,下次你来,我爸爸一定会特别为你制作更美味的寿司!”
  笹川京子笑容单纯的想着竹寿司那家店的味道,另外一个呼呼咋咋的女生第一个发现了窗外的变化。由于没有带雨伞,三浦春惊讶的说道:“下雨了。”
  “唉!?”
  风太泄气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明白一旦下雨了,自己的排名就会失效。
  “好啦,我今天是来给你们两个补习,游戏到此结束。”Giotto难得严肃起来的拍了拍手,拉回了这群人玩疯了的心思。一听这话,泽田纲吉想到不及格的试卷,兴奋的神情迅速陷入萎靡。
  注意到房间的气氛不到几分钟被拉回学习状态,里包恩遗憾的放过泽田家康一马。
  自以为小胜一局的念头直到泽田家康走忽然破碎。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只是出门时看了一下天气预报,以防万一带了伞而已。”像是没察觉里包恩阴晴不定的神色,Giotto愉快的轻笑起来。本身没打算和山本武一样留下来吃晚饭,他便撑着伞提前告退了。
  可恶,真的是巧合吗?
  里包恩再次被‘巧合’二字糊了一脸,含恨的返回了泽田纲吉的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觉得Giotto最害怕的是什么呢?
 
☆、嘴炮的威力
 
  六道骸的到来无声无息,唯一充满槽点的是陆续在并盛开展的拔牙行动,而受害者全是并盛中学的人。
  “恭弥,你在哪里?”
  Giotto拿着手机的站在医务室的地盘上,周围是一堆不良读物,以及脚下踩着一个奄奄一息的色大叔。夏马尔鼻青脸肿的勉强抬起头,看着对方轻松无比的模样不由两条宽免泪垂下,说不出的凄凉。
  “不是萌妹子就算了,你这么病弱的身体竟然能发挥出怪兽一样的力量。”
  “校医先生,你这是性别歧视。”
  一手掩住话筒处,Giotto无奈的看了这个□□一眼,然后抬脚踩住他想要拿东西的右手。他一脸温柔的蹲下身,声音变得充满了冷冽的质感,简直和刚才绵柔的样子判若两人,“别想着拿今早对付云雀的蚊子来对付我,我若是感觉有什么不适,可没有云雀那么好说话。”
  敢暗算他的人,这个世上还没出生。
  Giotto笑眯眯的轻巧一踢,瞬间夏马尔的双手胳膊发麻,暂时失去了拿东西的力气。
  “什么事?”
  手机那头一接通,云雀恭弥有些不满的声音传来。
  “我今天看见你被一个叫夏马尔的家伙拿蚊子叮了一下,感觉有点不对劲就去问了泽田纲吉,他说这个人的蚊子可以治病也可以让人生病。我怕关键时候你那边掉链子,所以要来了解药,你在哪里?我给你送过去。”
  Giotto尽量将声音放柔,怕刺激到这个家伙高涨的怒气,本来并盛中学出事情就让云雀恼怒了,现在学校里的校医还敢给他下药。
  “我正在去黑耀中学的路上,这件事回来再谈。”云雀恭弥黑着脸挤出这么一句话,然后干净利落的挂电话了。
  “嘟——嘟——”
  同样听到了手机被挂的声音,夏马尔微不可查的笑了,这样一来云雀恭弥的弱点必然会导致他惨败。大片阴影落在了面前,夏马尔僵硬的被Giotto强行拉起了头,不得不和这个黑发灰瞳的少年对视。
  Giotto说道:“你似乎很高兴的样子。”
  少年的气质和神态在平时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即使是现在动过手的模样,他依然能够维持温暖包容的笑容,眼神清澈无辜的注视着他。夏马尔的心底不可避免的感到一丝恐惧,这样的感受他只在里包恩身上体会过,来源于过于强大造成的落差。
  他比他强,可以轻易杀了他。
  仅此而已。
  夏马尔的反应太好猜了,失去兴趣的Giotto放开了对他的压制,再次拾起了对彭格列的厌恶。为了达成目的,他们可以不择手段的利用他人当垫脚石,这样的家族早已不是自己心中守护着平民的组织,是名符其实的【恶】。
  “算了,以前与我无关,今后也与我无关。”
  他没有半点留恋的带走了晕樱症的解药,随后是风纪委员会的几个家伙过来整理医务室。
  “夏马尔,你还要在地上趴多久。”
  风纪委员们来得快去得也快,等到他们离开了,里包恩便现出身影出现在桌子上,无语的打量着这个家伙。夏马尔老脸一红,手脚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心想泽田家康方才浓重的失望和厌恶,他是不是把里包恩的计划搞砸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