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4)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里包恩问道:“你把解药给他了?”
  失去了好/色这层的伪装后,夏马尔点了点头,整个人显得格外的沉稳。从一开始他就知道了全盘计划,对方是故意把事情泄露给泽田家康,为的就是让对方参与进这场不公平的战斗。
  “我发现泽田家康虽然实力够强,但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你确定要继续拉拢他吗?”
  “并盛的NO.1,我自然不能放过。”
  里包恩奇怪的看了夏马尔一眼,他没有亲眼见证过泽田家康那一刹那的厌恶,还以为是和泽田纲吉一样单纯排斥黑手党这种事物。再加上泽田家康和云雀恭弥是好友,里包恩直接把他划入物以类聚的圈子了,没道理这种人会接受不了黑暗。
  “不、不,我指的是他……”夏马尔烦躁的在地上来回踱步,无法准确的用语言表达出泽田家康矛盾的性格,只好不断的描述对方的形象来做提示里包恩。
  “他不是你徒弟那种可以逼迫就范的人,泽田家康本身足够优秀和强大,听说他在学校里的人气非常高。然后他有点类似于云雀的特质,对自由方面有着下意识的执着,对弱者又有着本能的保护欲。”
  里包恩黑线的看着对方的描述,夏马尔确定不是在说另一种温和男神版的云雀吗?嘛,如果云雀的脾气能有泽田家康那么温柔、性格不那么别扭,的确又是一个并盛的男神。
  突然,夏马尔灵光一闪而过,顿时锤拳在掌的说道:“最重要的是他站在【善】的立场,绝不做【恶】的事情!”
  “夏马尔,你是说那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是圣母型?”
  里包恩一脸无法言喻的表情,这倒不是说他不相信夏马尔的判断,问题是泽田家康哪里和‘圣母’扯得上关系啊。面对里包恩的纠结,夏马尔也卡壳了,这话让他怎么接下去啊。
  不知道已经被‘圣母’二字重重的砸在头顶,Giotto走后没有去黑耀找云雀,反而是在教室里逮住了泽田纲吉。
  “拜托你了,这是云雀的解药。”
  在对方一脸为什么的迷茫表情下,他语气诚恳的把药交给了泽田纲吉,苍白如纸的脸色让人看着说不出拒绝的话。泽田纲吉呆滞了片刻,不得不他接过东西后,小心翼翼的把装着药片的纸袋子放好,生怕自己废材的手脚把解药给弄丢了。
  Giotto双手合十,感激的对泽田纲吉笑了笑。
  彭格列家族内部的事情唯有让彭格列十代去解决,如果泽田纲吉不够强大,这样的历练不会轻易结束。云雀的性格注定了过于尖锐,根本不是里包恩的算计对手,迟早有一天,他会被牢牢的牵绊在十代家族里。
  泽田纲吉,你必须强大起来,否则不是你操控彭格列,而是彭格列操控你了。
  狠下心肠不不再去管六道骸的事情,Giotto照常上学放学,温柔的笑腼偶尔带着一丝忧虑,硬是吊了里包恩半天的的胃口,结果也没有见某人去咨询他任何事情。
  对此,里包恩的气压更低了。
  没有泽田家康参与,组团党依然要按照原计划进行。一路过五关斩六将,顺带识别真假六道骸,泽田纲吉看似精神振奋实则心力交瘁的爬上黑曜中学破破烂烂的楼房,终于推开了关底Boss的大门。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这些超现实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又是幻术又是毒蛇,泽田纲吉刚解决完风太的问题,后续还有六道骸的自杀行动,以及云雀恭弥、碧洋琪和狱寺隼人几人的附体操控。泽田纲吉被逼急之下终于爆发了,列恩给予的子弹和毛绒手套让他进入了目前最强的状态。
  察觉到危机的六道骸急忙后退,大空的死气之炎在机动方面特别强悍,导致泽田纲吉现在的速度超出了六道骸的预计。
  事到如今,六道骸也甩出杀手锏来应对了。
  “Kufufufu,真是恶心的黑手党。”
  中二的开场白证明不了什么,里包恩也很冷静的打算听听六道骸的‘垂死挣扎’,与之相反,泽田纲吉的超直感提醒他前方有高能出现。
  “我听说彭格列家族的继承人都死了,才会选择泽田纲吉,如今一见倒让我猜到了你们龌蹉的事情。”注视着泽田纲吉没有被任何黑暗污染的单纯模样,六道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不过修罗道的状态令他显得有些焦躁,可怕的黑色纹路在脸颊上蔓延,证明着他的时间不多了。
  “把真正的继承人放进水牢保护,让一个普通的学生担任黑手党首领,你们打的算盘真好。”
  “什么意思……”
  泽田纲吉额头的火焰摇晃了一下,金红色的光彩褪去,棕色的大眼里一片震惊。
  用三叉戟支撑着身体的站立,六道骸恶意满满的说着自己的猜测:“我可是在水牢里见到了和泽田纲吉几乎一模一样的人,不管是实力还是气势都完全胜过了他,怎么,阿尔巴雷诺不敢承认这件事情了吗?”
  天知道所谓的‘一模一样’其实才五六分像,要不是看见泽田纲吉进入战斗状态的神采,他还不敢这么肯定的说出来。
  里包恩神情莫测的盯着六道骸,说道:“你确定没看错?阿纲并没有兄弟姐妹。”
  “金发蓝瞳,年龄比泽田纲吉大一点。”
  喘息着几口气,六道骸愉悦的嘲笑着泽田纲吉,鲜血随着轮回眼的旧伤流了下来,蜿蜒出妖异的弧度。
  “我、我感觉他没有说谎。”褐发少年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再无半点战斗的欲/望。正常人听了六道骸的话都能联想到‘外遇’,何况是擅长脑补又感觉灵敏的泽田纲吉,他忍不住急切对自己的家庭教师求证:“里包恩,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
  里包恩的豆子眼闪过微弱的凶光,在六道骸信誓旦旦的说法下,身为浪漫的意大利男士,他对泽田家光的信任同样有些动摇。
  家光那个家伙不会真的干出了对不起奈奈的事情吧?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更新的章节都要被网审,如果发现看不了新章可以去下载全文
  PS:作者曾经不知道下载可以看屏蔽章节,竟然用百度快照的方式去看文……
  本文不会开vip,也不能开vip,请大家多多支持【动漫同人要开始没落了,唉
 
☆、我知你不知
 
  严肃的战场外,一群刚到的复仇者默默望天望地,偶尔眼神交流着几句话。
  【水牢里有这个犯人吗,六道骸说的人是谁?】
  【不清楚,我们好多年没有抓过彭格列的人了,更别提是直系血脉的继承者。】
  【我最近在那边换水过,确定没有金发蓝瞳的少年。】
  【这就奇怪了。】
  【我要笑死了,我们监狱的水牢怎么可能保护一个黑手党家族的继承人】
  【咦,会不会六道骸在散布谣言?】
  【不对劲,里包恩有表层读心术的能力,你看连他都动摇了,这不可能是一个简单的谎言。】
  故意过来凑热闹的戴蒙混在他们之中,他也没想到今天能听到这种劲爆的消息,奈何这些复仇者对他防备的厉害,根本不给他交流情报的机会。扑克牌在手指间翻转,戴蒙心想若真的存在六道骸说的另一个直系血脉,就冲着是金发蓝瞳的欧洲人特点,他宁愿推这种人上位。
  泽田纲吉那头碍眼的褐发只会让他想起那个菟丝花一样的女人,对方根本配不上延续这个血脉。
  这样的后裔,想必是一个比Giotto还软弱的人吧。
  眼底泛起阴冷的光彩,一身复仇者打扮的戴蒙扯了一个不屑的笑容,靛青色的火焰在周身燃起,掩去了他离开的身形。领头的复仇者看见他不耐烦的转身离去后松了口气,十分识趣的和其他人一起让开了走廊的位置,这个家伙总算没有再次阻拦他们逮捕六道骸。
  至于监狱长说要盯住D·斯佩多的行动?
  拜托,他们这群大老粗哪里盯得住一个活成精的幻术师,这不是上门找虐吗。
  复仇者耸了耸肩,伸手摆正自己黑得反光的高礼帽,肃穆冷寂的气息再次蕴绕在四周。他等房间里的几个逃犯们说完最后的遗言,黑色的锁链在指间悉悉索索的划出,快如闪电的牢牢套住了这几人的脖子,紧接着如刑具一般的将人拖到身边。
  “吾等奉命逮捕六道骸及其同犯。”
  听见复仇者熟悉而又冷沉的声音,六道骸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奇怪,他苦笑着说道:“我该庆幸吗,还好不是那个变/态。”
  复仇者:“……”
  该死的D·斯佩多,这家伙完全是在败坏复仇者监狱的名声啊!
  深受复仇者嫌弃的戴蒙正悠哉的从楼上走下去,一路上颓败的景象反而符合他的心意,不禁感慨六道骸的‘品味’果然不错。
  “绿意盎然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被绿意环绕的并盛,不大不小刚刚好——”带着浓浓杂音的手机铃声突然出现,清爽的校歌打断了黑耀中学这种‘坏学生’集中地的气氛。戴蒙眉头一挑,难得兴味的上前捡起手机,估计是那几个战斗的小鬼留下的东西。
  他打开翻盖,破损的屏幕上显示着数个相同名字的未接来电。
  【肉食动物,5次未接来电。】
  以戴蒙的神经也忍不住愣了一下,然后他不着急接电话,而是翻了一下手机的通讯录。看着寥寥几个“草食动物”、“杂食动物”以及仅有两个的“肉食动物”昵称,他回想了一下刚才战斗的几人,确定符合这种取名爱好的人应该是云雀恭弥。
  哦呀,那个长相和性格像极了阿诺德的少年,果然足够的孤僻和冷傲。
  戴蒙漫不经心的扯下挡住脸的绷带,高礼帽顺手丢到了脚步。他笑意盎然的按了一下接通,便依靠在坑坑洼洼的墙壁上猜测着电话内容,他对能被云雀恭弥承认为肉食动物的人有点兴趣。
  “恭弥,你没事吧?”
  少年干净的声线伴随着浅浅的担忧响起,令人着实无法把云雀取的头衔代入这个人身上。戴蒙的眼眸微眯,玩味的在心底咀嚼着这句话下的关系,他记得能直接喊日本人的名字是一件很亲昵的事情。
  戴蒙干脆改变嗓音,说出口的话清冷利落:“无事。”
  发现云雀终于接了电话,Giotto担忧的心情转好了不少,可是这种心情只维持到对方开口的那一刻。
  超直感告诉他……
  并盛中学,站在风纪委员室内等待的黑发少年的手颤抖了一下,脸上罕见的露出错愕。以为委员长出了大事,草壁焦急的走到泽田家康面前,无论如何他希望对方能告诉自己结果。
  Giotto冲他摇了摇头,表示事情不关云雀,之后他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走了出去。
  “知道你没有事,我就安心了。”独自走在前往天台的阶梯上,Giotto唇角几乎被凝刻的弧度挑起,灰色的眼瞳蒙上火焰的瑰丽,在不同往日的金红色泽下是作为初代Primo刻入骨髓的温柔和怀念。
  推开天台的门,风撩起Giotto额前略长的刘海,他来到栏杆前俯视着并盛的全景,左手拿着手机不时的说着话。
  “我不在你身边时候,你如果受伤了记得去医院,不要向以前那样不顾自己身体了。”Giotto几近叹息的想到戴蒙的性格,目光眺望着远方黑耀的位置,距离再近也迈不开一步,只能用着他人的躯体站在轮回的边缘观望。
  在此时此刻。
  我久违的同伴啊,知道你还好我就安心了。
  眼帘垂下,Giotto听到电话那头结束通话的机械音,清秀苍白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
  黑耀那边的戴蒙挂了电话后怎么想都觉得不自在,烦躁的丢下了手机,任由本就不坚硬的物体摔个粉碎。明明这些对话正常得不能再正常,为什么他老是产生代入自身的感觉,难不成自己和云雀恭弥之间很有共同性,要不就是对温柔类型的人太过敏感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