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5)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这么一想戴蒙淡定了,直接把这种熟络感称之为阿诺德和Giotto留下的不良影响。
  离开之前。
  他回头望了一眼黑耀,Nuhuhuhu的哼笑了起来。
  有一种还会再来的预感。
  黑耀事件摆平了后,里包恩把自家笨蛋徒弟丢上了担架便万事不管了,其他医务人员则注视着世界第一杀手先生潇洒离去的背影。
  走到阴影无人的角落,列恩小壁虎从帽子上爬到里包恩的手上,乖巧的变成了手机的形态。里包恩摸着手机尾部摇来摇去的小尾巴,漆黑的眼睛看不出半点情绪波动,他对列恩牌手机说道:“打个九代目、不,先打一个电话给泽田家光。”
  哼,暂时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泽田家光。
  且不提里包恩具体说了什么毒辣的话,意大利本部那边的泽田家光感觉自己的膝盖要中枪碎了。
  什么叫做抛妻弃子这么多年!在你眼里我就是这种人吗,里包恩!
  “奈奈,你要相信我啊。”一把年纪的泽田家光立刻打通了泽田家的电话,哽咽的哭诉道。在大家没有亲眼看见六道骸提过的少年之前,他跳进西西里岛都洗不脱自己的冤屈,千万别连奈奈都轻信了里包恩的话。
  “唉?”
  放下准备给阿纲煲汤的食材,泽田奈奈听着不知所云的话迷茫了一会儿。不过深信着自家男人的她展开一个单纯的笑腼,简单的回答了泽田家光,同时完美的治愈了对方受创的心灵,“不论发生什么事情,我相信阿娜答啊。”
  “呜呜奈奈,再等一段时间我就能回家了。”
  拿着小手帕擦着眼泪,泽田家光不小心就忘了工作时间,甜蜜无比的和老婆煲起电话粥。等这对夫妻重温了一下二人的小时光,门外顾问首领的办公室外,一个属下敲门说道:“门外顾问大人,九代目找您过去一趟。”
  这位曾被誉为‘年轻的狮子’的男人脸色一垮,猜到里包恩给九代目打电话了。
  由于彭格列家族和复仇者监狱几百年来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九代目在和泽田家光深切恳谈了一番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复仇者监狱的座机。虽然他觉得自己不会信错家光的人品,但在十世继承人确定的前夕,他不能也不可以留下这种隐患。
  “维肯苏坦先生,我是彭格列九世Timoteo。”
  发须苍白的老者笔直着脊梁的坐在位置上,经历着风霜的眼眸依然透彻温和,他称呼的是复仇者监狱长的姓氏,对方的全称是百慕达·冯·维肯苏坦。面对这个百多年来无人知晓的神秘人物,即使是Timoteo如今的地位,他也必须拿出了应有的社交礼仪和态度。
  真是差距啊。
  Timoteo想到了彭格列历史中记录的隐秘,初代在私下里坑了百慕达一把。
  “你打电话来的原因我已知晓,我不可能把水牢关押的罪犯名单给你,不过有一点很明确,六道骸在现实里并没有去过水牢。”百慕达捏着几张日本那边传讯过来的资料,一边阅读一边应付彭格列九代的话,不可否认他句句属实。
  六道骸那个家伙敢捅出这个篓子,他就让他体会一下真正的水牢滋味,省得满口嘴炮。
作者有话要说:  趴地】谢谢大家的留言,还有几个砸地雷的萌妹子~
 
☆、彭格列祖坟
 
  沾着云雀恭弥和山本武的光,Giotto被邀请参与竹寿司的聚餐,在热闹的气氛下反而显得泽田纲吉的脸色郁郁寡欢。偏偏黑曜战最后发生了什么其他人都不清楚,唯一知情的里包恩嘴比蚌壳还紧,这点让狱寺隼人开始担忧的在十代目身边打转。
  Giotto猜测是不是D·斯佩多搞的鬼,毕竟对方肯定不是闲的没事去黑耀玩。还没来得及询问泽田纲吉,Giotto就看见蓝波小奶牛顶着一张酷似蓝宝的脸卖蠢,仗着人小够灵活,他四场在别人的盘子里偷吃东西。
  重点欺负对象——他家保父泽田纲吉。
  “蓝波!”
  一没留神就被叼走了寿司上的鱼片,泽田纲吉额头的青筋微凸,连忙护住了自己面前仅剩的伙食。紧接着列恩牌钓鱼线抛出,神技术的勾住了泽田纲吉另外一盘子里的三文鱼寿司,然后——里包恩发出特别萌的“嗷呜”一声,脸颊鼓鼓的一口吃完。
  碧洋琪顿时冒出星星眼,小心翼翼的用筷子夹起另一个寿司递给里包恩,里包恩很给面子的满满吃了。
  “蓝波、里包恩……”泽田纲吉残念的看着逃跑乱窜的蓝波,里包恩爱欺负他就算了,但对于小屁孩的蓝波,他实在没办法去计较下去。没有了约束的蓝波立刻嚣张到天上去了,一双贼手向里包恩的食物探出,仿佛没看见里包恩冷笑的嘴角。
  “嘭!”“啊啊啊里包恩!!”
  Giotto措手不及下接住了飞来的蓝波,纵然对方有一头蓬松的爆炸头做缓冲,但子弹一样的冲击力让他踉跄了几步。
  眼角泛起泪花,Giotto捂住胃部蹲了下去。
  刚才偷吃山本武盘子里的寿司招报应了,胸口被蓝波一撞,受到芥末味道摧残的胃部开始造反。
  “蓝波大人不是故意的,都是里包恩的错!”发现大哥哥十分不舒服的表情,蓝波心虚的指着享受情人服侍的里包恩,回应他的是小婴儿漆黑而轻蔑的眼神。自尊心再次受挫,蓝波怒气横生的往头发里开始掏东西,地雷也好炸弹也罢通通往里包恩那里丢。
  最后,小奶牛被里包恩一巴掌拍到了墙上。
  Giotto神情窘然的被山本武拉起来,端起一杯温水刚咽到口中,突然……呛到了。
  原来是不甘心的蓝波再次掏出秘密武器,正当他打算整个人扑进这个粉色的火箭筒的时候,厨房里的山本大叔端着一累累盘子走了进来,被盘子挡住视线的他以为是什么挡脚的杂物便随意踹开了。
  “哈哈,来尝尝大叔我的手艺!”
  火箭筒失去控制的飞向了泽田纲吉,在众人焦急[?]的目光下,粉色的烟雾在褐发少年身边腾起,伴随着对方一脸悲催的表情消失在原地。渐渐的,浓雾下一抹修长的身影渐渐浮现,惹得整个竹寿司的店都寂静了下来。
  甜美的粉色雾气和淡淡的水汽交织在一起,还没有看清楚人,就先听见对方低沉悦耳的笑声响起。
  “哎呀,看来又是蓝波干的好事,竟然挑这个时候。”
  “久违了,十年前的大家。”
  大概24岁的泽田纲吉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浴袍,干净的水珠从发丝上滴落,他赤脚站在地面,显然是在沐浴的时候被十年后火箭炮转换。泽田纲吉笑容温和的朝小奶牛瞥去一眼,硬生生的令小动物本能的蓝波哆嗦了一下,蹑手蹑脚的走到认为最安全的Giotto身后。
  狱寺隼人喜极而泣的喊道:“十年后的十代目!”
  “看上去阿纲长高了好多唉,这就是十年的差距吗。”
  山本武惊讶的看着瞬间两样的人,忍不住站起来比划了一下对方的身高,没想到小兔子一般的少年未来会变成这副摸样。里包恩打量着泽田纲吉一会儿,勉强满意之后问道:“现在才九点左右,彭格列的事物这么清闲?”
  “怎么可能,我明天要赶一趟四点的飞机,只能早点休息了。”
  被过去的老师怀疑是否偷懒,泽田纲吉苦笑着摇了摇头,只不过在视线落在里包恩身上后略有一顿,平静的挪开了眼。这微乎其微的反应没有被里包恩和Giotto错过,不过碍于公认的时间规则,他们都不能去询问具体发生的事情。
  等泽田纲吉注视着Giotto的时候,里包恩的表情带上了趣味。
  “啊,我记得你是泽田家康,我当年的同学。”
  青年的态度陌生得好似许多年未曾见过,再次提及便不由的感慨着时间的逝去,而非里包恩预料之中的重逢。
  “你好。”Giotto的唇角勾起,虽然不清楚十年后火箭炮的原理,但他相当满意泽田纲吉的反应。这代表里包恩没有成功拉他入伙,按照自己的性格,估计在初中毕业后就与他们失去了联系。
  五分钟过去的很快,泽田纲吉一直都是温柔镇定的和以前的伙伴聊着天,偶尔客套的和Giotto说上几句。即使在狱寺隼人和山本武好奇未来的问题下,他也能滴水不漏的把话圆了过去,尽显彭格列十世首领的语言艺术。
  另一边,几乎被人遗忘了的少年泽田纲吉一屁股坐在滑溜溜的地上,惊惶不定的看着这间宽敞明亮的浴室。
  各个角落皆是精美的纹路,一眼望去这间古典漂亮的浴室装修肯定贵死人,单是浴室的面积就绝对不是平民的自己在十年后能够奋斗的结果,除非他当了彭格列十代目。在这片另类的压迫感下,泽田纲吉欲哭无泪的推开大门走出,想要证实自己未来的居住环境。
  不知是不是过于敏感,他先看了最明显的大床一眼,然后瞧到了柜子上的日历。一个华美的彭格列烫金徽章印在上面,中间那颗子弹的图案让泽田纲吉眼前一懵,难不成他未来真的走向了混黑的道路了!
  “叮铃铃——”桌子上的电话响起。
  觉得五分钟快到了的泽田纲吉有些犹豫,内心依然想要从他人口中得到真正的答案。他拿起话筒,听见电话那头是熟悉的日语,心底稍微松了口气,然而随着对方语速极快的说完了内容,他来不及回答就完全惊呆了。
  五分钟到了,烟雾再次笼罩在泽田纲吉的身上。
  面对着里包恩明摆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态度,泽田纲吉脸色不安的想到刚才接到的紧急电话,希望自己接电话的举措不会延迟对方收到消息的时间,否则他就是未来的千古罪人了。
  “蠢纲,你在想什么!”
  里包恩终于等的有些不耐烦,一脚踩到了对方的头顶,压迫着他说出未来之旅。
  “我出现在十年后的浴室,走出去外面是卧室,桌子上摆着的意大利文我又看不懂,然后忽然有一个电话响起,我、我就接了。”泽田纲吉痛呼一声扑倒在地上,泪眼汪汪的阐述着自己的经历,不过提到电话时有点心虚。
  后面才是重头戏,生怕被里包恩剁了的他干脆以手掩面,大声的喊道。
  “我听电话里的人说,彭格列祖坟被人深夜挖了。”
  话语刚落,竹寿司的店里一片冷凝。在里包恩面无表情的气势下,山本大叔很尴尬的悄悄离去,暗自嘀咕着到底是谁有这个能耐挖了彭格列家族的祖坟,这不是不死不休的下场吗。
  明白意义的狱寺隼人脸色一僵,山本武脸上的笑意褪去,皱起眉头的看向泽田纲吉。至于Giotto本人,他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睁大了眼睛,不小心捏碎了水杯,
  谁干的!
  到底是谁这么缺德挖了人家家族的祖坟!
  在几人共同的心声下,里包恩轻抚着变成手枪的列恩,语气沉稳的问道。
  “谁的坟?”
  “是初代首领的坟墓。”
  提起这件事,泽田纲吉忽然也愤怒起来,他记得里包恩说过这位创立彭格列的首领是自己的祖先,那岂不是自家祖坟被人挖了!
  Giotto的脸一黑,森森的感觉到老天爷不想让他平静的生活下去。
 
 
 
 
  ☆、20二代的怒火
 
  回到家后。
  Giotto满脑子都被挖坟的话给刷屏了,就连在聊天软件上的个性签名都从“此人已死,有事烧纸”改成了“此人已死,请勿挖坟。”
  这年头黑手党不是提倡祸不及家人吗,为什么轮到彭格列家族就先倒霉到他这个祖宗身上!
  他前生容易么,白手起家到支撑着彭格列的成长,好不容易能够两眼一闭,结果基石告诉他还得继续受罪。现在十年后的未来告诉他,自己连最后安眠的尸骨都被人盗走,早知道便不听G的哀求,直接让雨月帮忙一把火烧成灰算了。
  话说他现在去烧了自己的骨头有用吗……累感不爱。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