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6)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夜晚在Giotto怨念下渡过,远在彭格列总部的九代目接到这个消息后,沉默了,决定隔天就下令增加彭格列墓园的防备力量。当Timoteo陷入沉思的时候,指环上突然冒出一小朵艳红的愤怒之炎,其纯度之高远在养子Xanxus之上。
  “轰轰——”一面墙倒下。
  火焰肆虐的爆发,指环里的愤怒之炎充分展现出其暴躁的脾气,以及烧死你们的决心。
  Timoteo的额前微微溢出冷汗,幸好彭格列指环不会伤害继承者,所以就算面前造成的威力太过凶残,也没有影响到他本身的安全。但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他听说前面几任首领说过指环里一向是彭格列初代的意识为主导,怎么今天出现反应的是二代。
  把急冲冲赶来的人安抚了,Timoteo独自走到其他安全的房间里,低声对着指环问道。
  “是二代大人吗?”
  无人回答他,仿佛这只是彭格列首领自以为是的判断。
  Timoteo的眼底有些无奈,和对初代的了解一样,他久闻彭格列二代的脾气,这副反应明显是对他的不满。指环内部,Sivnora坐在自己的彭格列王座上,暗红的双瞳注视着外界,一举一动充满着令人畏惧的力量。
  他张开嘴,冷酷的话语倾泻而出:“垃圾,连墓园都守不住,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第二回我就毙了你。”
  Timoteo:“……”
  他忽然对自己能不能活到十年后感到了绝望,是谁把这个暴君放出来了!
  察觉到对方的想法,Sivnora的冷笑一声,若不是他屏蔽住了初代守护者的意识,九代就死定了。当初他为了把Giotto的墓地迁移回意大利费了多少心思,结果未来的继承者竟然连祖辈的墓地都守不住,那个被暂定为彭格列十代首领的家伙简直是废物!
  既然这一回继承仪式归他主持,他倒要亲眼看看Giotto的后裔怎么得到自己的承认。
  如同Sivnora对泽田纲吉的身份不满,D·斯佩多这位兼任一代、二代的雾之守护者是同样的心情,发现在百慕达的那边撬不出半点消息,他不得不动用起暗地里的契约,附身在一个复仇者身上前往水牢查看。
  提着一盏油灯,戴蒙闲适的漫步在漆黑阴森的地底水牢,有时还能看见几个水牢里的犯人在烛光下瑟缩的动作。他的目光划过水牢上一排排的标签,除了几个极危地区不容跨越,他仔细的审视着水牢中十分模糊的人影,想要找到符合彭格列血脉的家伙。
  一个都没有……
  戴蒙的脸色凝重了起来,难不成真的在需要申请才能探查的极危地带?
  不过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水牢逛了几圈逮到了某只试图用幻术遮挡外貌的家伙,解开幻术后,六道骸凄惨可怜的样子愉悦到了戴蒙,不由Nuhuhuhu的笑了起来。
  “你装死也没有用的,骸君。”戴蒙慵懒的依靠在水牢的玻璃上,手指隔着玻璃勾勒着六道骸紧闭的双眸。自己水牢来一查究竟为的就是六道骸口中的‘那人’,既然现在找不到符合条件的家伙,他不妨先从对方口中得到准确的模样。
  轻柔的、低哑似幻觉的成熟男性的嗓音响起,不受障碍的传入六道骸的耳朵。
  “告诉我吧,你当初见过的水牢之人到底是谁。”
  “没想到连复仇者都要参合彭格列的事情。”六道骸勉强睁开一道眼缝,猩红的眸子在水光下注视着眼前的复仇者,不到片刻他就明白自己见过这个人,除了那个号称兼职复仇者的变/态幻术师,谁会发出这种奇怪的笑声。
  “我可没有耐心听你推三阻四,喏,这边有个按钮——随时可以摄入致命毒素到你的营养液里。”
  戴蒙笑得温柔而绅士,说出来的话直接让六道骸心肌梗塞,恨不得举报了这个肆意妄为的复仇者。即使迫于生死存亡下的压力,六道骸也不打算用自己衰弱的精神力量来构筑梦境幻觉,毫不客气的要求复仇者入梦来看。
  可有可无的要求,戴蒙答应了。至于六道骸想要侵占对方的天真愿望,在看见戴蒙依旧以复仇者而非本体的形象出现时就破灭了。
  太强了,纵然是梦境也无法控制对方的大脑。
  “Kufufufu……”六道骸勉强的笑了笑,周围蓝天绿地的郊外情景渐渐消失,他二话不说再现出那一天夜晚看见的内容。漆黑无光的背景下,梦中的水牢带着幽幽的水色蓝光,轻微的呼吸几不可闻,被关押在其中的金发青年忽然苏醒了过来。
  湛蓝的眸子残留着微熏的茫然,更多的是像六道骸所看到的——绝对冷静理智的目光。
  这个人——
  怎么可能会是这个人!
  戴蒙不可遏制的心脏一紧,随之而来的是滔天的怒火。
  仿佛昔日的信仰被人轻易践踏。
  他不再去观察六道骸的反应,毫不犹豫的伸手打碎了水牢和其中禁锢的锁链,水流如注,他握住对方的手腕,将里面浑身湿淋淋的金发青年拉了出来。就在戴蒙想要摘下他的面罩时,梦境不出意外的破碎了,因为六道骸并未真正看见过面具之下的容颜。
  “Nuhuhuhu,看来我可以去和监狱长好好谈谈了。”
  戴蒙以往戏谑的笑声多了一丝颤音,浑身的气势阴狠得不逊于爬出地狱的恶鬼,在这一刻他只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六道骸默不作声的盯着他消失在梦境的身影,杀机骗不了人,他终于敢确定这个家伙不是复仇者了。
  六道骸舒服的仰倒草地上,直觉告诉他这回成功黑了复仇者监狱长,有热闹了。
  可惜无法去围观。
  深感这段时间太倒霉了的六道骸一走神,突然发现了一道隐秘而绝望的精神波动。远在隔海的日本那边,有一个遭遇车祸的小女孩吻合了六道骸的精神波动,在濒死之际乞求着渴望得到的救赎。
  哦呀哦呀,他行走在外的替身总算找到了。
  复仇者监狱的办公室。
  D·斯佩多和百慕达·冯·维肯苏坦的对峙才刚开始,强烈的火药味扑鼻而来,令想要调节气氛的耶卡无从下手。一脚踩在桌面厚厚的文件上,百慕达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没有!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你为什么宁愿相信六道骸也不相信我的话!”
  耶卡无语:这种三流泡沫剧的感觉是怎么回事,百慕达你演过头了。
  “百慕达!别给我转移话题!”
  面对这种一问三不知的情况,戴蒙气得直接拍桌,巨大的力道使得优质的书桌不得不裂出几道碎痕。紧接着,没有放稳的文件山倒塌了,直接把小婴儿的百慕达给埋在了白花花的纸堆里。
  夜之炎爆发开来,以丝毫不逊色愤怒之炎的未来把D·斯佩多给轰了出去。
  “你休想再跨入复仇者监狱一步,D·斯佩多你给我滚!”
  稚嫩的婴儿嗓音撕心裂肺的怒吼,亏得复仇者监狱的隔音效果不错,否则隔天就要上黑手党的头条了。耶卡木然的看着燃烧起来的文件,再想想D·斯佩多附身复仇者跑来质问的行为,心道Giotto果然是对方的雷点,一踩就爆。
  房间寂静了片刻,周围看热闹的复仇者开始绕道离开。
  “好了,短时间内他不会轻易来烦我。”
  等麻烦的人物不在了,百慕达便端起一杯茶润了润喉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恢复了常态。
  “真的没问题吗?”耶卡头疼的把地上的夜之炎熄灭,这间房间都快报废了。百慕达斜视了他一眼,掏起手机向某个罪魁祸首拨去电话,该告状的时候他绝不放过,“Giotto,你家雾守来我这里闹事了,赔偿费我就不和你计较,建议你先堵住六道骸那张贱嘴。”
  Giotto笑得春暖花开:“……又出什么事情了?”
  “六道骸把在梦境见过你的消息散播了出去,斯佩多因为这件事跑来水牢找人,最后在他的幻境下见到了你。”百慕达幸灾乐祸了一会儿,本来天衣无缝的身份足以使得Giotto安心生活在普通人的世界,然而六道骸的一次误认,把他再次卷入了彭格列内部的纷争。
  “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不过你真的不打算拿回彭格列指环吗?”
  “不了,那玩意谁要谁拿去吧。”
  Giotto无力的挂了电话,他已经能脑补到这份相似的外貌造成的影响,怪不得泽田纲吉从黑曜中学回来后闷闷不乐,敢情是怀疑到父亲外遇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承人之争
 
  指环的遗失,彭格列内部的叛变没有逃过D·斯佩多和复仇者监狱的眼线。
  不过在去见Xanxus之前,戴蒙被堵在了巴里安首领室的门口,一个朦胧的幻影由火焰构筑出现。男子的长发扎在脑后,抱臂而立的高挑身姿在灯光下凭添了一份傲慢的气质,他就这么嚣张的堵在戴蒙面前说道。
  “你又想搞什么鬼,斯佩多。”
  “哦呀,好久不见,没想到你能从指环里出来。”
  戴蒙丝毫没有被人抓包的心虚,诧异了几秒就淡定的打了声招呼。渐渐显露出来的戴蒙一身剪裁有序的风衣,镶嵌着金属锁链的皮手套,脚踩着包裹小腿的皮靴。看似整个人融入了这个时代,实际上很多细节都保留着中世纪的爱好。
  二代的眼眸冷淡得几近于虚无,以前还有兴趣对着这张虚伪的笑脸一枪打过去,但现在作为保留于指环的意识,他没兴趣也义务揍醒这个家伙。目光划过戴蒙和自己脚下不同的倒影,二代不屑的说道:“弄了个身体就以为自己活着了?”
  “灵魂都不知道轮回到哪里去的家伙,你非要刺我几句才甘心吗?”戴蒙这些年脾气虽然收敛了一些,但也不是吃亏不还手的家伙。Sivnora撇了撇嘴,口吻略欠揍的说道:“废话少说,我要Xanxus这个小鬼发挥全力和泽田纲吉打一场。”
  “你让一个有着数年黑手党经历的暗杀部队首领和一个生活在普通人世界的初中生战斗,该不会是看中了Xanxus吧?”戴蒙脸上的神色古怪了起来,若是其他黑手党家族的传承也罢了,彭格列这边必须由血缘继承才能发挥最强力量,Sivnora不至于分不清传承的重要性。
  即使知道泽田纲吉继承了初代的大空之炎,他和Xanxus之间就像是业余选手和专业选手的差距。
  “斯佩多,不仅仅是这样。”Sivnora依靠在巴里安换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大门上,耳边还能听见房间里那个像极了自己脾气的家伙在打鼾,睡得出乎预料的很好。转眼又想到了Giotto不知所终的灵魂,黑发赤瞳的二代忽然笑得尽显张扬锋锐,低柔而带着血腥味的沙哑说道。
  “我还要你把Xanxus的体能恢复到最佳状态,同时通知泽田纲吉那边做好准备,就当是我和Giotto的后辈来一次比拼吧。”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颤栗、兴奋的杀意不期而然的流逝出来。戴蒙靛青色的瞳孔微缩,作为对方曾经的二代雾守,他了解这个男人把对Giotto的不甘延续到了泽田纲吉身上,尤其是见到了如今像他年少时争强好胜的Xanxus,Sivnora渴望在他们的身上分出当年的胜负。
  赌上Giotto·Vongola和Sivnora·Vongola的百年荣光,争夺最终的继承人位置!
  同样,这算是彭格列二代承认了巴里安的首领Xanxus!
  “任性的家伙啊。”
  看着消失的二代,戴蒙轻叹一声,无可奈何的打消了控制Xanxus的念头。假如这回初代不出面主持继承仪式,那么Sivnora必然会言出必行的选择没有血缘的Xanxus,他骨子里的偏执狂妄和在位时的作风一样铁血,如果没有达成目的死也不会瞑目。
  一山不容二虎,这种人活着就一定要骄傲的踩到巅峰之上,然而不论他做的多好,世人总是把更多的崇拜放到了Giotto身上。
  暴君?巴里安的暗杀头领?亦或者是谋朝串位的卑鄙叛徒。
  戴蒙默然的走在回去的路上,面上的冷笑变成了淡淡的怅然,不论Giotto在人性方面有多优柔寡断,关键时候他总是最得人心。哪怕在满目苍夷的战争年代,他依旧由衷的期待着对未来和自由,以自身的信念引领所有人前进。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