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7)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最初的相遇是在一场贵族酒会上,他的埃琳娜笑着说有人和自己有着共同的想法,然后想要把Giotto介绍给他认识。金发蓝瞳的青年微笑着走到他面前,好像不记得自己随时可能被仇敌捕捉行踪,也忘了眼前的人是个不愁身份地位的贵族。
  “你好,我是Giotto·Vongola。”
  似乎只要他开口,连恶魔都无法拒绝他的邀请。
  数月后。
  “切尔贝罗小姐,我能问一下这场比拼是怎么回事吗?”Giotto从暗处出现,拦住了企图离开的两位切尔贝罗。在日本那边经历完一场兵荒马乱的真假指环争夺后,迪诺和久未出面的泽田家光轮番登场,即使作为旁观者,他也能感觉到这场战斗背后的怪异。
  不像是原本想象的内乱夺/权,倒有点生死之战的杀气,Xanxus没道理会对一副弱小的泽田纲吉说出“拿出你全部实力”的话。
  最重要的是——
  Xanxus脸上冰冻八年带来的疤痕几乎没有了!
  Giotto不相信自己的出现会把‘摇篮事件’给浮云了,一定是有人帮忙治好了Xanxus身上的暗伤,这才导致出现在泽田纲吉面前的巴里安头子更强大了,浑身的气势犹如蓄势待发的雄狮。
  “这……”其中一个粉色头发的女孩有些为难的望向了同伴。
  “我知道切尔贝罗组织代表是黑手党界的公正和公平,所以不会做出让你们做违规的事情,你们先看看这份签署的文件吧,我想我有资格来问问事情的经过。”
  Giotto笑容温柔的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眼花缭绕的意大利文上盖着夜之炎和大空之炎的印章。
  等切尔贝罗僵硬的顺着视线看向右下角的署名时,她们顿时沉默了。不论过去多久,这下面的两个署名放到如今的黑手党界依然骇人耸闻,是复仇者监狱长百慕达·冯·维肯苏坦和彭格列Primo的共同签名,俩人联担保持有这张文件的人有资格旁观黑手党界的纷争。
  天知道作古百年的人和活了上百年的家伙为什么签订这种文件,就不怕泄露内部隐私吗?
  切尔贝罗×2心道:大人物的世界真是无法理解。
  “是彭格列指环里的二代下达的命令,要求Xanxus和泽田纲吉拿出全力战斗,胜者不论血缘都能继承彭格列家族。”切尔贝罗暗自商量了一下就决定说出真相了,反正有初代的文件摆在面前,她们出卖二代无压力。
  Giotto一听是二代就心知不妙了,连忙问道:“泽田纲吉要是输了会怎么样?”
  “二代大人的原话是——既然无法继承彭格列就留着条命繁衍后代,等Xanxus要是有女儿的就联姻,有儿子就入赘。”
  切尔贝罗带着眼罩的脸上有些微妙,显然是想到了二代说这句话的霸气模样,不由产生一种杀了不解恨,气也要气死初代和他后裔的感觉。
  得到了想要知道的消息,Giotto便目送着这对姐妹花离开,随手抖了抖刚才出示的文件。只见上面的字迹仿佛水糊了一般,渐渐变幻成那张他向百慕达借来用一用的中世纪协约,而非什么共同担保的文件。
  幻术的消失,使他食指上佩戴的罪孽之角暴露了出来。
  ‘我时时刻刻都承认着自己有罪。’
  ‘忏悔着、祈祷着,背负着罪而前行,却想要创造出一个无罪的世界。’
  ‘这便是我和恶魔交易的觉悟。’
  听着不断抨击着意志的三句话,Giotto丝毫不受影响,自己说过的话又怎么样,他的意志从来未曾改变。
  紧接着,这枚暗世界神秘无比的地狱指环发出崩碎的声音,碎末在指间吹散。没有了恶的围绕和滋养,它已经无法像几百年前那样强盛,透支完了所有力量的它就像当年的自己,枯竭而死。
  “说什么公平,完全是在欺负我家后裔啊。”Giotto的唇角翘了翘,毁掉罪孽之角对他来说无痛无痒,甚至还不如二代那边发起的挑战来得有趣。他并不相信指环里的二代能远程命令得到切尔贝罗,毕竟彭格列现在做主的人可是温和鸽派的九代。
  我的弟弟啊,你选择帮Xanxus,那我只好帮泽田纲吉了。
  Giotto右手插在口袋里,琢磨着十世家族还缺了什么后,他脚步转了个弯,朝云雀家的位置走去。他不能站在明处帮泽田纲吉,但帮云雀提升战力没有问题,有个强力超过首领的云守,即使是Xanxus也会亚历山大。
  夜晚,黑耀中学。
  正式改名库洛姆·髑髅的少女不安的睡在床上,平缓的呼吸在某一刻突然急促了起来。她双眼紧闭且痛苦的蜷缩在床上,手下意识的捂住缺少内脏的腹部,六道骸留在她身上的幻术和另一股幻术不断的争斗不休,最后一个猛扑,把一团紫色的无形气体挤出了体外。
  “啊啊啊啊——”
  少女用头撞向了墙壁,压抑的悲鸣顿时惊动了隔壁的千种和犬。
  等同伴们急忙赶来还是晚了一步,库洛姆已经睁开眼,昏暗中模糊黑桃的符号刻在眼底。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赶在0点之前完成了
  求大家冒个泡嘛,昨天的留言比以往都少了,是圈圈没写好吗?QAQ
 
  ☆、最后的封印
 
  泽田家的二楼,泽田纲吉再次被隐瞒的秘密给会心一击了,原本听到里包恩说战斗会为了公平延迟一个月而开心,结果他那曾经号称满世界挖石油的老爸走了出来,说必须解开他身上最后的封印,这样才能有赢过巴里安首领的可能性。
  “老爸,你到底在我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泽田纲吉黑着脸扯下脖子上的彭格列指环,就算他的性格再软弱可欺,但家人的种种隐瞒依然惹怒了他。
  “阿纲啊,我也是没办法啊。”泽田家光坐到儿子的面前,脸上的胡子渣让他看起来老了十岁,可是他的眼神充满着坚毅和慈爱,像是泽田纲吉从小幻想的父亲一样,不论身处何方都是深爱着自己和奈奈妈妈。
  “因为你拥有罕见的大空之炎,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九代目在你小时候封印你了你的特殊能力。”
  所以——
  他才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若无意外本该一生平庸,不用被卷入黑手党。
  泽田纲吉眼眶发红,超直感的亲近和联系让他感应到了父亲的愧疚,为了亲人为了家族,这个男人奋力保护着他们十多年了。
  里包恩看了一眼泽田家光,暗道温情这招确实有用,然后他接着对方的话讲下去:“蠢纲,你身上不仅担负着继承家族的责任,还有着延续在血脉中的荣耀,你的祖先创建了彭格列家族,如今九代目的儿子想要夺/权,你是唯一能够、也具备资格的抗衡者。”
  “你赢了,荣耀和家族归你。”
  “你输了,品尝的不仅仅是耻辱,‘初代后裔’是战败者的身份将会伴随你一生。”
  里包恩摊开双手,六枚残缺的彭格列指环静静的躺在那里,漂亮的宝石光彩上沉淀着数百年的荣辱。一如当年二代对初代的夺/权,赢得了位置又如何,败军之将不足言勇,那个男人的生前死后都活在初代留下的阴影里。
  “……我明白了。”
  泽田纲吉握紧着项链上的大空戒指,这几天发生的冲突历历在目,他已被逼到悬崖的位置,容不得选择了。
  不过泽田家光和里包恩都在苦恼如何解除封印,九代目莫名的联系不到,而泽田家光的大空之炎纯度不高,无法强行破除九代目设下的封印。就在里包恩思索着到底要不要联系艾丽娅的时候,远在意大利基里内奥罗家族的彩虹之子大空打来了电话。
  “里包恩,不用担心。”
  拥有者预见能力的巫女注视着未来,抿唇笑得格外好看,她神秘的说道:“会有贵人相助。”
  隔天,并盛中学的天台。
  趁着迪诺离开的一会儿,Giotto翻过栏杆跳了上来,唇角带着狡黠的弧度。云雀看了他一眼,算是明白罗马里奥为什么会离开了,而离开了属下的迪诺化身顶级废材,一路磕磕绊绊的从天台的楼梯上滚了下去。
  “什么事情非要赶在这个时候说?”
  ——你打扰我咬杀的乐趣了,泽田家康。
  “没办法啊,再晚一步你就要被他勾搭走了。”话刚说完,Giotto一个闪身避开挥来的浮萍拐,阻止云雀的方法一向是以暴制暴,他只好赶在迪诺吸引走云雀之前抢人了,“与其选他,不如我来做你的家庭教师吧。”
  云雀终于停下手,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比他强?”
  “我比他强。”
  Giotto平静的笑了笑,明白以往在恢复期的战斗给云雀造成了错误的判断。为了证明自己的话,他伸出手抵在云雀恭弥的喉咙上,身经百战的气势中蕴含着不容动弹的威慑力,“他不敢对你下狠手,你和他战斗只能提升一部分技巧,假如选择和我战斗的话,你能在极限下突破。”
  “恭弥,你的成长空间很大,我希望你能走的路更远。”
  灰色的眼瞳不见半点暖意,Giotto进入了类似死气之炎的状态,神色冷漠,绝对的洞察力带来可怕的心理压力。
  回应他的是一双兴奋的凤眸。
  满身狼狈的站在天台上,云雀恭弥彻底被点燃了对战斗的渴望。
  等到迪诺哭着跑去找里包恩时,对方给了他一个狠狠的飞踹,然后淡定的站在他‘尸体’前。
  “迪诺,你说云雀不见了?”
  里包恩冷笑着想到今天接到的情报,有人把罗马里奥引走了,导致迪诺今天完全在学校里扑街+迷路。他用着自己崭亮的小皮鞋在迪诺的头顶碾了碾,十足的鬼畜架势问道:“很好,我只想问你一句,他拿了戒指吗?”
  “大概……”
  “嗯?”
  “大概还在风纪委员室的垃圾篓里。”
  迪诺痛呼一声,被里包恩惨无人道的丢出了泽田家。
  “不作死不会死啊,迪诺师兄。”泽田纲吉走到窗台,一脸心有戚戚的望着化作流星而飞的师兄。可惜走了一个分担压力的人,里包恩的注意力便全部集中在泽田纲吉身上,于是在鬼畜教师杀必死的目光下,他掩面哭道。
  “别这样看着我,我已经尽力去感应死气之炎了。”
  “啧,一个比一个废。”
  里包恩轻盈的从阳台跳了进去,再次破灭了一个徒弟的玻璃心。
  整整三天,陷入焦虑状态的泽田纲吉浑浑噩噩的上学,浑浑噩噩的放学,梦里偶尔还能听见咆哮的凤梨?泽田纲吉趴在桌子上揉了揉眼睛,这段时间成绩的上升带来明显的好处,即使是老师也没有为难一个两眼袋发青的学生。
  耳朵略微嗡鸣,他似乎在梦里看见了一脸狰狞的六道骸,对方还说什么要他去黑耀找一个叫库洛姆的女孩。
  哈哈,果然是做梦!
  斜后排的Giotto掏了掏耳朵,由于自己和泽田纲吉之间容易产生精神共鸣,他也被六道骸泄露的情绪波动给影响到了。哎呀,听说六道骸被关在地底的水牢了,怎么还如此欢快的蹦跶在外界,难道不怕百慕达一怒之下给他灌耗子药吗。
  不过他记得那个叫库洛姆的女孩是雾守之一,她要是出了问题绝对会影响指环争夺战。
  忽然,说曹操曹操就到。
  班主任临时和授课老师交换了一下位置,他朝着课堂下的学生拍了拍手,温和的说道:“安静!我们班再次来了一个转校生,她以前是黑耀中学的学生,以后大家要好好相处啊。”
  “大家好,我是库洛姆·髑髅。”
  教室门口,看上去十分内向的少女走了进来,她羞涩的低着头,柔顺的短发后是一个奇怪的凤梨叶子。这眼熟的发型和相似的发色顿时领狱寺隼人露出惊容,连大大咧咧的山本武也感觉这个少女和六道骸长得好像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