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8)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泽田纲吉迷茫的看着少女,总感觉对方的视线有意无意的看向自己。
  介绍完自己的来历,库洛姆少女乖巧的走到泽田纲吉的面前,清澈的眸子注视着褐发少年,像一捧无垢的清泉。
  然后——
  轻轻的一个Kiss印在了他的脸颊。
  库洛姆腼腆的笑着说道:“Boss,初次见面。”
  至于泽田·废材·纲吉?
  清纯的少年脸色通红,活得像个被非礼的人,踉跄的后退,结果从椅子上翻了下去。
  整个教室一片哗然,没想到废材纲也有春天。
  Giotto忍笑的看着这一幕,泽田纲吉在自己心上人笹川京子的注视下已经恨不得埋在地上,而狱寺隼人的表情变得更加愤怒了,要不是山本武笑嘻嘻的用各种方法拦住对方,真是活吞了库洛姆的心都有了。
  首领控一直很可怕。
  他冷汗的想到了一下G,随后把视线转到库洛姆的身上,颇感奇怪的挑了挑眉。少女身上残留着六道骸相似的气息没错,只是一股违和感挥之不去。唉,在他失去了罪孽之角后,这方面的感知力下降了不少,以后必须专精武力向了。
  待库洛姆在午后独自一人走出人群时,戴蒙才阴森森的开口问道。
  “为什么要亲泽田纲吉。”
  “D大人不是说库洛姆要以这样的方式打招呼吗?”
  库洛姆困惑的回忆着自己的动作,确定没有错啊。戴蒙被她天然呆的反应噎了一下,很明显他顶替六道骸在库洛姆心中的地位,导致六道骸曾经说过的话也变成了他说过的话。
  戴蒙瞅了瞅少女又萌又可爱的表情,迟疑的说道:“……以后别这样了。”
  “是,D大人。”
  库洛姆扬起漂亮的笑容,完全像对待心中神灵一样的崇拜,没有一丝一毫的作伪。
  另一边,看着狱寺隼人赶走了库洛姆,泽田纲吉难得产生了不少的愧疚,但面对着一个和六道骸如此相似的人,他实在没心情吃东西。而后和往常一样边吃边聊,中途泽田纲吉一阵尿急,立刻摆脱了两个同伴跑下楼。
  楼梯转角处。
  Giotto纠结的看了一眼从天台下来后直奔厕所的少年,尤其对方身边罕见的没有同伴、也没有里包恩。
  无奈之下,他悄悄的快速跟了过去。
  从背后一个手刀砍下,Giotto抱起泽田纲吉无声倒下的身体往单间一躲,避开了几个也在上小号的学生。发现泽田纲吉不见踪影,学生只是囧了一声对方的速度,其中一个男同学走出了厕所才想起,似乎泽田纲吉还没有脱裤子就解决了?
  躲在单间里的Giotto心道:别怪我偷袭你了,实在是你身边人太多了。
  他看了一眼泽田纲吉脖子上被衣服挡住的项链,为了不给戒指中的意识听到,在解开少年的火炎封印的这段时间里,他一直未发出半点声音。千万不能让二代知道自己在厕所里偷袭后辈,否则他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片刻后——
  橙黄的火炎从泽田纲吉的额头腾的一下冒了出来,浓郁的纯度完胜从前。
  干完了帮人开外挂的事情,Giotto很快发现褐发少年有转醒的迹象,立刻把人往干净的地方一靠,溜之大吉。
作者有话要说:  干笑,晚上一个不小心就去玩游戏了,捂脸
  有人同玩TNT弹道轨迹的吗?
 
  ☆、掉落的怀表
 
  半身被人抢走了,六道骸拉下面子去找泽田纲吉,结果被当做凤梨妖怪忽视了……
  该死的黑手党!该死的彭格列十代目!
  在泽田纲吉他们还没放学的期间,一个右眼写着‘六’的小男孩来到了泽田家,唇角带着诡谲妖异的笑容。他优雅的坐在泽田家光面前,面对着门外顾问首领的审视态度,男孩清秀的小脸上一片煞气。
  “有人控制了我可爱的半身,库洛姆·髑髅戴着彭格列的指环离开了黑耀中学。”
  “是比你强的幻术师吗?”
  泽田家光一听事情不简单,顿时正襟危坐了起来。
  六道骸不甘不愿的点了点头,平时自负幻术能力在黑手党世界数一数二,可是真碰到了怪物级的家伙,他也不得不认输。泽田家光考虑了几个自己所知晓的幻术师,其中站在敌对方的玛蒙倒是很可疑,因为这个彩虹之子擅长用占卜他人行踪。
  泽田家光的目光朝左边望去,里包恩安静的站在角落里喝着咖啡,半响才开口问道关键。
  “六道骸,你对那个幻术师了解多少,对方又是怎么找到库洛姆的所在?”
  “我和他不是第一天打交道了,那个家伙和复仇者监狱有着极深的关系,似乎偶尔去兼职复仇者。他从我上一次越狱出来后就一直阴魂不散,整体幻术实力在我之上,但我真不清楚他是如何盯上库洛姆。”
  六道骸有些疲倦的伸手支住额头,这个孩子的身体和他的精神匹配度不高,他耗费了不少心力才操控他一路走到泽田家。再加上选择了彭格列家族庇佑同伴,自己却造成了彭格列指环的遗失,他必须承担起这份责任。
  “如果有库洛姆的消息就通知我吧,我会想办法去夺回身体的契约。”绯红的右眼模糊消失,六道骸操控的孩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他知道泽田家光见过库洛姆,便不打算继续把时间浪费在没必要的谈话上了。
  “这个孩子麻烦你们了。”
  喜怒无常的幻术师消失,徒留下一句叹息。
  “里包恩,你的眼光相当不错啊。”原本对六道骸持观望态度泽田家光笑了,雾守的位置一直很难挑选,六道骸这种存在弱点又没有完全泯灭良心的幻术师太难得了。里包恩听到他的话,十分自信的微微扬起眉头,仿佛在说——也不看是谁挑的,那还用说。
  “家光,不介意他抹黑过你的形象了吗?”
  “别提这件事了,六道骸把人给我们看过了,那个人顶多和阿纲长得有点像而已。”
  泽田家光郁闷的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完全是六道骸在忽悠他们,幻术显示的金发青年哪里是比阿纲大一点,至少相差十岁好吗。楼下,泽田奈奈温柔的嗓音响起,吵吵闹闹的交谈声让整个家更有活力,哈哈,看来是儿子回家了。
  没过多久,名为库洛姆·髑髅的转校生的事情就传进了里包恩和泽田家光的耳朵。
  ——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通知六道骸吧。
  擅长算计人心的里包恩抬了抬下巴,示意泽田家光这边别出手,先让六道骸去试探那个叫库洛姆的少女。于是蠢爸爸模样的泽田家光吃完晚饭就和奈奈说了一声,拍着饱饱的肚子,戴着个矿工帽散步去了。
  泽田纲吉苦恼的做着作业,满脑子计算公式的他渐渐把白天的事情抛之脑后,谁也不知道他在厕所昏迷了一次。
  这同样是Giotto算准的心态,性格偏向怯懦的阿纲少年绝对会把黑历史藏严实,除非里包恩发现了他的火焰提升了,这件事将一直被对方隐藏下去。何况今天下午是课程挤得满满,又有库洛姆的事情分心,里包恩会选择今晚继续训练的可能性不大。
  灯光下,把所有作业做完的Giotto伸了个懒腰,今天照常把云雀狠狠揍了一遍,在发现已经凌晨后,他留宿在云雀宅的客房里了。
  外面天色微曦,隐约还能看见群星在夜幕下闪烁。没有睡意的Giotto走到了古朴的木门外,熟悉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放空大脑,他双眸注视着宅院的景色,悠悠百年的岁月凝固成眼底的缱绻。
  他就这么静坐了一夜,脸上的微笑未曾卸下,像还活在四百年前的日本。
  然而宅院再古朴也终究是现代工艺,少了陪伴在身边的挚友、亲人,也少了当年的气氛。Giotto忽然想起了风太对自己的排名,生前无所畏惧的自己开始有了害怕的事物,他猜测了好一会儿,最终确定了所谓的第一名会是什么。
  大概是害怕泯灭意志,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吧。
  犹记得指环粉碎的那一天,名为解脱的快意几乎吞噬了心灵,差一点他连自己坚守的执念都忘了,只渴望着获得全部而又盛大的毁灭。这样的他和被禁锢的魔鬼有何区别,为了自由可以牺牲一切,任何阻止自己获得自由的事物都将会毁灭。
  活太久的人,期待的只是一个结局罢了。
  在出门上学之前,Giotto拿出怀表看了眼时间,再瞅了瞅手机上的时间,果不其然两者出现了误差。他努力扭了扭指针,亏得自己还夸它的质量好,结果每次运转非要死气之炎,没力量就不动一下。
  “你在干什么?”
  早就洗漱完毕的云雀恭弥走上前,校服披在双肩,他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手上堪称古老的怀表。
  “好像坏了。”Giotto郁闷的把怀表合上,记得以前不用火炎也能造成运行啊。云雀恭弥对这种小事没兴趣,但看在泽田家康这段时间的帮助,他随手就夺走了刚关上的怀表,往外套口袋上一装,自顾自的淡定走出去。
  “我会找人修好了还你,现在给我按时去上课,否则咬杀。”
  离得太近,纵然是Giotto都没料到云雀会这么做,顿时愣了愣。一想到里面有守护者的合照,他背后冷汗都要流了下来,这怀表被彭格列的高层看到就惨了。Giotto连忙跟上云雀恭弥的脚步,心虚异常的说道:“不用了,恭弥。”
  “哇哦,你就想这样双手空空的去学校吗?”
  凤眸危险的打量着泽田家康,从不欠人情的云雀恭弥表示谁也改变不了他的决定。
  于是,他大步往学校走去,把对方甩在了身后。
  Giotto欲哭无泪的站在原地,明白再往前走一步就得挨浮萍拐了,为什么恭弥的好心要用到这个时候!
  不好泄露自己对怀表的怪异态度,Giotto忍着满腹心思回去拿书包,等到他再直奔学校的时候已经开始打铃。咬牙停下前往风纪委那边的脚步,他一步一回头的哀怨走向教室,心想中午再去找草壁询问怀表的下落。
  教室里,库洛姆依旧用着可爱单纯的笑容注视着泽田纲吉,逼得他再次脸颊通红。
  “库洛姆同学很喜欢纲君呢。”
  笹川京子眼神微微黯淡,不过下一秒又振作起来,充满元气的打算照顾纤细的库洛姆,女孩子怎么能廋得一点肉都没有。黑川花无奈的发现好友对转校生的好感,也对,那么羞涩内向的女孩子连她也忍不住想要多照顾一下。
  ——上课的时候。
  “现在是广播,请2年A班的库洛姆·髑髅同学速到风纪委员室,再通知一遍,请2年A班的库洛姆·髑髅同学速到风纪委员室。”
  全班的同学都抬起头听着广播,一发现这么倒霉要去风纪委员室的人是库洛姆,不由送上了同情的目光。库洛姆茫然的看见众人微妙的反应,本性十分遵守规矩的她立刻起身,向老师询问了一下风纪委员室的位置,便走出了教室。
  谁也没有料到迎接她的根本不是想象中鬼之委员长,而是手持着三叉戟,右眼有着“六”字的黑发少年。
  “Kufufufu,我可爱的库洛姆啊。”幻术如雾气般扩散开来,神情大变的‘云雀恭弥’挑起邪妄的笑意,俊秀古典的面容透着丝丝蛊惑的魅力。他用着最深情也最凉薄的目光注视着少女,温柔醉人的嗓音诉说着自己为对方取下的名字。
  “虽然不知你是何方神圣,但你竟然妄图抢走我的半身,简直不可原谅。”
  “库洛姆,回到我身边吧。”
  伸出左手,他宛若恶魔的诱惑一般的娓娓说道。
  库洛姆面色呆滞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压制在意识深处的契约让她感觉到了几近落泪的熟悉感。篡改过库洛姆记忆的戴蒙冷笑一声,很久没有人敢当着他的面抢人了,六道骸这次关到水牢里还没有接受教训啊。
  在幻术的领域中,强弱带来的压制具有绝对性,永远不要和比你强的幻术师战斗。
  听到的、闻到的、亦或者感知到的事物,皆为虚幻。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