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19)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像是没有发觉一触即发的危险气氛,‘库洛姆’低着头轻轻,轻轻的说道:“没用的,你的五感逃脱不了我的掌控。”少女挣扎的反应渐渐褪去,清澈的大眼里浮现出一颗黑桃,死神的镰刀已经握在她的五指间。
  镰刀在空气中划过森寒的弧度,轻盈得似飞舞的扑克。
  绚烂美丽的幻术在这间不大的房间里展开,二者的对抗下产生惊人的精神污染,竟将周围边缘的环境扭曲成可怕的模样。四百年前有着恶魔之称的D·斯佩多与如今本体被关入水牢的六道骸,胜负立分高下。
  再加上云雀恭弥的意识绝不是病猫子,内患不断、敌人又强劲,六道骸很快就被逼得想要跳出风纪委员室了。
  “Nuhuhuhu,这么快逃跑可不好啊。”
  戴蒙嘴上说得再优雅从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慢过半拍,镰刀擦过对方披肩的外套,撕拉一声。
  学生外套的口袋里掉出了一个东西。
  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戴蒙接下来想要施展的幻术,他反射性的望了过去,一个金属质感的圆形物体跌落在地上,边缘还能看见被人常年抚摸造成的细微磨损。六道骸趁着中间的空档喘了一口气,三叉戟警惕的握在手中,生怕被敌人一镰刀给割喉了。
  同样不清楚掉落了什么,六道骸不免好奇的瞥着地上的东西,喃道:“……怀表?”
  “阿诺德的后裔?”
  戴蒙这回终于认真的审视起六道骸现在的外表,视线盯着那双极具代表性的凤眸,他有些不敢确定的惊讶出声。
  猜测着是故人的后裔,这点认知让他不得不收敛起杀意。                    
作者有话要说:  嘻嘻,冬菇离G爷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下一章指环争斗战,PS:怀表终于用上场了!
 
  ☆、初代的怒意
 
  在不打算伤害敌人身体的情况下,即使是戴蒙也拿有恃无恐的六道骸没办法。
  窗户的玻璃被打破,人已无踪影。站在一片狼藉的风纪委员室内,蓝发少女握着一块金色的怀表,柔美的眸子里压抑着并不柔和的情绪,她轻轻打开盖子,时针和分钟停止在早上亦或者是晚上的一刻。
  ——7:45
  阿诺德,这是你死去的时间吗?
  没想到死板冷硬的情报部首席竟然会留下后裔,到底是哪个女人有这个勇气。
  戴蒙刚在心里扯了一抹嘲笑的表情,随后脸色的表情僵硬了,只因为他的指尖触及怀表背面的纹路。太过相信自己判断的戴蒙忘记了怀表并不止阿诺德能拥有,包括所有初代守护者在内,一共有七块特殊制作的怀表,而这块怀表的背面雕刻了一个细微的英文字母。
  回忆冒出冰山一角,似乎是Giotto拿错过守护者的怀表,再加上大空之炎可以点燃所有属性的怀表,G不得不帮他的Primo在怀表后面刻上了名字。原本是要缩写成GV,但这个缩写字母被Giotto强烈拒绝了,说这个给他带来特别不好的感觉。
  最后,变成了G对他的昵称,Gio。
  戴蒙的呼吸微顿,面对着属于另一个人的怀表,他竟感觉烫手的立刻塞进了口袋,没有再像往常那般凝视着照片上的埃琳娜。怀表中静止的时间让他失去了直视的勇气,无可遏制的想到了运送到彭格列墓园的棺椁,二代快要发疯的表情和G、雨月通红的眼睛都历历在目。
  ——Demon,来日本看看大家吧。
  ——没兴趣。
  收到的书信被他随意丢置一旁,在给Giotto解决完账单后,他的态度丝毫没有变化过。
  走了就有本事不要回来,是你抛弃了彭格列。
  半响无声,‘库洛姆’安静的垂下脑袋,幻术师强大的精神逐渐抽离开这具身躯。沉浸在过去的幽灵记住了对埃琳娜的愧疚,记住了对友人的别扭感情,唯独刻意的忽视着包容了自己背叛的人。
  “这里怎么了,你……”
  突然,门口传来少年惊讶的声音。
  库洛姆的意识在这个时候已经苏醒了过来,但感受到戴蒙一刹那残留的悲哀,心思向来敏感的少女湿润了眼睛。她回过头,泪水朦胧间看到一个黑发的少年,对方的脸上带着相似的神色,温柔的目光如同包容一切的广袤天空,充满着熟悉而陌生的安抚。
  紫色眼眸里的泪水滚落,库洛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而哭。
  莫名的觉得很难过。
  看见少女哭泣的面容,一到课间就立刻赶来找云雀的Giotto迟疑走上前,心想是不是六道骸附身在她身上和云雀打架了。他略带担忧的看着库洛姆,本想掏出纸巾给对方,结果他刚一伸手,身体虚弱的库洛姆直接哽咽着昏厥了过去。
  “你干了什么!”狱寺隼人的声音好死不死的同时出现。
  在泽田纲吉等人的视角,正好是泽田家康把库洛姆抱在怀里。虽然他们都不清楚风纪委员室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此时此刻库洛姆一副被人欺负了的样子很难让人不想歪。
  “我只比你们早来了一步,能干什么。”
  Giotto温柔的神情变得格外无奈,明明狱寺隼人又不是笨蛋,怎么老是说话不经过大脑。瞅着库洛姆身上短裙的长度,Giotto不得不选择打横抱起,朝让开路的山本武那边走出去,现在最重要的是把人送到医务室。
  泽田纲吉注视着远去的黑发少年,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糟糕,医务室里是夏马尔那个色大叔!”
  “啊?”山本武不明所以的挠着头,他没有直接面对过夏马尔,便满脸好奇的跟着两个骤变脸色的同伴一起前往医务室。然而还未推开医务室的大门,里面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Giotto笑得人畜无害说道:“校医先生,请把你的爪子放对位置。”
  夏马尔脸上看见萌妹子的荡漾还没散去,流着鼻血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明白泽田家康的底线在哪里,他在泽田纲吉和狱寺隼人无语的表情下开始认真查看病人的问题,一旁找了个位置的山本武朝泽田家康搭话,想知道对方是否了解库洛姆哭晕过去的原因。
  Giotto摇了摇头,随即听到夏马尔说少女由于经历了剧烈运动,身体过于虚弱才导致了昏迷。
  这样的情况,雾守战真的没问题吗?
  颇感忧郁的Giotto也无法阻止一天天流逝的时间,很快十世家族上课的几人开始请假,泽田纲吉身上大幅度提升纯度的火焰也被发现了,里包恩惊讶过后立刻给他提升了训练难度,不仅进行基础的体能锻炼,每天还让巴吉尔过来当陪练,争取早日完成零地点突破。
  兼顾学业显然有点难,Giotto自己也不得不频繁请假,他选择顶替迪诺成为了云雀的家庭教师,自然是要让云雀的战力提升到能够影响局面的地步。指环争夺战的倒计时使得云雀恭弥这边的杀气一天比一天重,Giotto再疑惑那天风纪委员室的事情都没办法,云雀绝口不提,把六道骸附身的这份耻辱深深的记下。
  “真是可怕的执着。”发现云雀恭弥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并盛的樱花树全砍了,Giotto抽了抽眼角,十分遗憾的注视着云雀宅里的大坑,那里原本是一颗古老茂盛的樱花树。
  都是六道骸干的好事!
  他忽然庆幸阿诺德和戴蒙是成年后才见,双方的性格比之少年时期沉稳很多,要是小时候提前见过,估计和现在六道骸和云雀恭弥的恶劣情况没两样。
  不论十代家族的心情如何复杂,戴蒙控制了库洛姆是无可动摇的事实,在里包恩的质问下,他打着不干涉雾守战的名号,硬是不把半枚彭格列指环让出来。若非切尔贝罗出面,没兴趣兼任十代雾守的戴蒙压根不会把库洛姆的‘使用权’暂让给六道骸,这点令水牢里的六道骸气个半死。
  在晴之战如约到来的前一晚。
  Giotto接到了里包恩言辞恳切的一通电话,内容大概就是希望开战之后自己能把云雀的情绪安抚下来,并盛中学的损失彭格列会一力承当云云。
  “为什么一定要选择学校?”这个问题对Giotto来说比较重要。
  “切尔贝罗那群人指定的地方,不好拒绝。”
  电话另一头的里包恩说出天真无邪的答案,至于真相?看Giotto干净利落的挂了电话就知道了,他相信里包恩的前半句,后半句一个字都不信。
  头一次被人挂电话,里包恩感慨道:“不好骗的家伙。”说完后,他的视线朝自家弟子望去,对方已经疲惫的睡成了一个大字,被子歪歪的盖在肚子上。
  这段时间的确辛苦了,蠢纲。
  看了眼时间,里包恩迅速的换上睡衣,唇角翘起可爱的笑容,似乎对明白的发展期待异常。
  行事谨慎的Giotto没那么轻松了,这场和二代的间接较量一不小心就会输,为了以防出现什么不可逆转的事情,他选择给云雀放假,连夜到并盛中学去勘察改造的战场了。
  彭格列的普通幻术师拦不住他,切尔贝罗又纠结着不好阻止。
  直到察觉现场有巴里安的人在安装高强度的灯照时,Giotto的眼底一阵怒意,果然和二代面容脾气极像的Xanxus也不是安分的家伙。
  他冷静的等着那些‘施工’人员离开,一团纯度可怕的大空之炎在掌心中冒出,轰向了控制灯光开关的仪器上。切尔贝罗从躲起来的地方跳了出来,连忙跑来喊道:“您不能贸然插手指环争夺战!”
  “闭嘴。”
  金红的眸子冷冷的望过去,Giotto对于破坏公平的切尔贝罗彻底失去了好感。
  耀眼的橙色火焰燃烧在仪器上,火光照射在少年的青涩俊秀的面容上,显露出不同往日的威严。他毁去了不公平的东西,走向理直气壮的切尔贝罗,平缓的语气下是不容置疑的呵斥。
  “一开始就说好了,他们的战斗必须公平、公正。”
  “如果巴里安以这种卑劣的方式夺得了胜利,战斗的结果还有什么意义。切尔贝罗,你们在帮助巴里安的时候,是不是忘记自己服务的是彭格列家族?”
  几个站在场地的切尔贝罗有苦难说,Giotto也没打算从她们嘴里得到什么消息,都是一群做不了主的人。不想第二天看见同样违规的东西,他在临走时警告了一声:“彭格列的命运由他们自己掌控,而不是由你们这群不知所谓的家伙。”
  “您——”
  被人提到‘命运’二字,切尔贝罗露出了惊容,可惜Giotto早已毫不留情的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不小心又多了一章,时间又超过0点了【捂脸
  希望大家没有感觉到剧情拖延吧,下章晴之战。
 
  ☆、时间轴扭曲
 
  第一场,晴之指环争夺战,笹川了平VS路斯利亚。
  深夜的并盛中学被严密的封锁起来,闲杂等人皆不得入内。不过这些完全难不倒Giotto,他只需要在放学后一直待在风纪委员室内,有着云雀恭弥在身边,彭格列的人员还没见到Giotto之前就被一拐子揍飞了。
  Giotto没打算去彭格列的阵营观看,他只需要在远处确认一下战场的灯光强度就OK,至于对面路斯利亚脸上提前准备的墨镜?呵呵,发现灯光没有像预期一样出现,巴里安已经有人蠢得惊呼起来,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提前做过手脚。
  “垃圾,吵死了。”
  Xanxus的脸色一阵青白,抬脚朝那个叫出声的列维踹了过去。
  “嘻嘻嘻嘻,这么愚蠢的人竟然还没死。”贝尔·菲戈尔笑得夸张起来,他身边飞在半空的玛蒙注视着战况,丝毫没有同伴情的无视了趴在地上的列维。同样是巴里安的成员,斯夸罗总算还记得列维下一场还有用,勉为其难的朝Xanxus说情,这才免去了尝尝双枪射击的后果。
  以普通人的眼界来看,路斯利亚是巴里安有名的泰拳高手,而笹川了平只是一个学校拳击部的主将,胜负一目了然。可惜这个世界的主流力量是死气之炎,巴里安除了Xanxus和玛蒙是天生开发了能力的人,其他皆是不懂死气之炎的普通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