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不是坟墓里的亡者,亦不是毫无无知觉的灵魂,他真真切切的活着。
  “呼——”
  Giotto吃力的睁开了眼,哪怕水浸过了双眸,他依然努力的去看清楚外界。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排漆黑无光的世界,当他适应了一点之后,才能透过水波看见周围都被玻璃封闭了起来。
  脖子上的锁链发出窸窣的东西,他艰难的侧过头,金属卡在喉咙上格外不舒服。Giotto在玻璃壁上看着自己倒影的身形,就像是当年在意大利出生一样,那般的仔细而专注,带着对未来的期翼和死后逢生的欣喜。
  忽然,一盏油灯出现在黯淡无光的环境里,有谁拖着沉重的脚步声走来。
  “安静点,换水时间到了。”
  来者停留在Giotto的水牢前,在玻璃内的水光扭曲下,这个脸上缠满绷带的男人敲了敲玻璃,沙哑的说道。
  什么——水?
  惊疑不定的注视着对方的外表,Giotto只听见按钮拨动的喀嚓声,下一刻便从漂浮的状态下跌落在玻璃地上。浑身湿淋淋得堪称狼狈,但他仅仅是蹙起眉头看了眼绷带男,下巴上不断的滴着水,丝毫不为自己如今的处境而慌乱。
  或者说在看见了这个人后,他就明白了大部分事情,复仇者——传说中关押重刑犯的水牢。
  “这水为什么可以让人长时间待着?”
  思维被中世纪同化了不少,Giotto被封闭的面罩下发出闷闷的说话声,作为半个老古董,他的第一反应永远和这个时代的人不同。
  “因为里面添加了防腐剂。”
  “哈?”
  Giotto微微睁大了眼睛,如果他残留的记忆没有出错,防腐剂一般是用来给食品保鲜的?
  “骗你的,是维持生机的营养液和……神经毒素。”
  像是为犯人的询问勾起了兴趣,他用那张看不清面目的脸凑近玻璃罐,呼吸在冰冷的玻璃上留下薄薄的白痕。没有了妨碍观察的水后,Giotto的视线不再受到影响,所以他好奇的望着这个不认识的复仇者,自动屏蔽了传说中的恐吓。
  “我记得水牢里的犯人是无期徒刑,唔,似乎是这样说的,你们总不能随意杀人吧。”
  重新灌入的液体一点点溢过脚裸,Giotto的脸上平静如初,温和的双眼在油灯的光线下明明灭灭,好似藏着一抹跳跃的火焰。复仇者冷冷的看着他,半响,竟然熄灭了手中握着的油灯,只留下这片空旷之地发出水流的声响。
  确认好了机关和营养液都完好无损,复仇者离去的脚步依然慢得如同垂暮的老者,但他还是回答了Giotto的话。
  “待在这里的重刑犯和死刑犯有何区别。”
  “复仇者,怎么会没区别,活着就代表了希望啊。”
  氧气面罩下的Giotto笑了笑,复仇者监狱在他那个时代就存在,自己也不是第一天和复仇者打交道。只是对于这类奇怪的存在,他平时都敬而远之,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主动的说了这么多话。
  “那么,希望你不要愚蠢的想要越狱。”
  大门在锁链的碰撞下关上,好似把这个偌大而黑暗的牢狱又隔绝了起来。
  Giotto叹了一口气,本想再多得到一点信息,结果对方连自己的名字都不曾透露。不过有一点趁刚才确认了,他这具少年的身体并不是自己的。也对……他的尸骨都还埋在彭格列的墓地里,怎么会恢复原本的身体。
  回想起复仇者说的警告,他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重刑犯和死刑犯这么会没有区别?这二者的区别大着呢,比如……重刑犯逃狱可以不死,死刑犯逃狱是必死。只是世事无常,谁能料到水牢里的人会换了个灵魂,而他这个曾风光一时的彭格列初代首领成为了此地的重刑犯。
  笑意蓦然收敛了一些,Giotto忆起了自己手上的血腥,其实他背负的罪何尝会比重刑犯的少。
  这个监狱,关得不算冤。
  ——次日。
  从浑浑噩噩的沉睡中醒来,Giotto知道不能继续拖下去了,没准这具身体的原主便是扛不住神经毒素的侵蚀才死去。他虽然拥有着重生都携带着的大空之炎,但不代表大空的调和之力可以完全治好毒素带来的伤害。
  没有指环,没有同伴,孤身待在监狱里的经历可谓是破天荒的头一回。
  然而……
  他的力量不是什么实体化的东西,坚定的意志便是点燃死气之炎最好的染料!
  ‘这一回……’
  ‘我再也不是什么时光的幻影。’
  Giotto在水中仰起头,纵然全身被锁链牢牢的禁锢住,他的眼中饱含着不变的自信。无需要指定什么逃离计划,直觉会告诉他安全的方向,之后用自己的双手打倒任何阻拦自己的人即可。
  被锁住的手腕相互错开,Giotto眉心的火焰顿时照亮了这片水牢,同时惊动了监狱内部的能量监测仪。警报声尖锐的响起,滴滴滴得惹人心烦,连同旁边关押的重刑犯都被惊动了,纷纷目瞪口呆的看着第一个水牢越狱者。
  1w炎压不够打破玻璃……
  5w、10w、20w炎压逐渐飙升,橙黄的火焰在双手掌心中沸腾了起来。
  苍白的手指充满力量的握拢成拳头,两团已经接近橘黄色的火焰凝实成拳套的形状,飞快的把手腕上的手铐融化干净。Giotto不是什么擅长隐藏的幻术师,作为侵染一切、包容一切的大空,他敢于面对任何困境的挑战。
  直到达到玻璃承受的临界值,火焰嘭得一声在Giotto全身燃烧了起来,暖洋洋的感觉不仅驱散了他的寒意,还带走了这两日来的束缚。
  火焰带动起强大的气流,这道无形的气流向四面八方冲起,水牢最终不堪承受的爆炸了。
  结结实实的踏在地面,Giotto立刻的摘下了封闭的面罩,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目光敏锐的捕捉住昨日复仇者离开的方向,他刚想踏出离开的第一步时,就左脚绊右脚的来了个扑街。
  事实证明,废柴纲和祖先还是很有共同点的。
  丢脸的摸了一头冷汗,Giotto庆幸了一下水牢的阴暗光线,然后毫不迟疑的往离开的方向跑去。
  至于门是不是被封锁住的,那就不在他的担忧范围之内了。
  “轰轰——”
  “轰轰轰轰——”
  不断的爆炸声和巨响从底部传来,拉着锁链的复仇者从各个地方跑了出来,焦头烂额的又钻进了其他地方。
  “警告!水牢的13号重刑犯逃脱!”
  “警告!地底1号隧道崩塌,请尽快转移!”
  “警告!火灾出现,请先灭火!”
  “警告!……”
  兹兹的噼啪声划过,复仇者监狱里的监视屏幕又黑了一个,瞬间令一个观看状况的复仇者愣住了。黑色的欧式高帽下披着长长的卷发,男子被绑着绷带的脸移向了他的肩头,那里……坐着一个戴着透明奶嘴的小婴儿。
  “百慕达,需要我出去抓住犯人吗?”
  “百慕达?”
  叫了两声都没听见回应,耶卡惊讶的注意到小婴儿一直看着监控视频,即使同样的绷带打扮,他也能感觉到对方的凝重。
  “耶卡君,把这个人的资料给我,他的实力超出了我的预计。”
  “好的。”
  点了点头,耶卡最后看了一眼视频里的黑发少年,金红色的眼瞳总让他有些介意。按理来说,整个黑手党界拥有大空资质的人都少之又少,而能不依靠任何媒介就独立发出大空之炎的人,他只记得巴里安里的那个人能够办得到。
  跳下耶卡的肩头,一副复仇者打扮的小婴儿站在地面,低头看着胸前的奶嘴陷入沉思。
  ‘离那个时间越来越近了,不能再出现意外。’
  扭过头,名为百慕达的小婴儿接过耶卡递来的资料,冷肃的命令道。
  “耶卡君,我们暂时不能现身,让其他复仇者去联手抓他。”                    
作者有话要说:  么么哒,更新送上~~
 
☆、越狱进行时
 
  锁链,四面八方的锁链飞射而来!
  呼啸的、无声的……
  不论是墙壁还是结实的水泥地,都被不详的黑色链条纷纷贯穿!
  Giotto面不改色的踩在空隙的地方避开,宛如死神镰刀上的起舞者,那份精准的判断力和身手无比让复仇者为之惊叹。不管是来自何方的奇袭,这个少年都能先一步的感知到危险,并且分毫不差的和锁链擦身而过。
  “在抓捕你之前,先让我赞叹一下你的勇气。”
  地底隧道的墙壁彻底被粉碎成一个大洞,复仇者的高大身影出现在光影之处,而他的背后,还有两个同样打扮的黑色礼帽男子。超直感瞬间拉响了警报,Giotto忍不住有些苦笑,能与他有一战之力的强者本来就稀少,没想到在复仇者监狱里能碰到这么多。
  看见四周的锁链都蛰伏起来后,他几个跳跃,才喘着气站到一块完整的地面上。
  “勇气?”
  “你是这数百年来唯一逃脱水牢的犯人。”
  复仇者的声音依旧低沉而沙哑,空洞得好似不属于人世间的幽灵,不寒而栗。
  可是Giotto是什么人,中世纪的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他又岂会被这种虚无的气势所压迫。唇角下意识的向上弯起,Giotto的笑容明朗如天空,散发着独属于他的感染力。而这么多年来能在复仇者面前笑出来的犯人,恐怕也只有他了。
  “我竟然能成为第一个,那真是万分荣幸啊。”
  “同样,我会让这第一个成为最后一个。”
  斯条慢理的抽出袖袍下的锁链,复仇者绷带下的眼眸似乎阴翳得吓人,如果让这个少年逃出了复仇者监狱,岂不是毁了复仇者监狱数百年来累积的名声。
  “一对一?”
  眨了眨眼睛,Giotto仿佛没有看见他背后的其他人一样,热情的问道。
  “很遗憾,是三对一。”
  为首的复仇者话音刚落,他背后的两个复仇者纷纷抬起手,乌黑的冷光乍现,八道锁链再次从各个想象不到的地方暴起,封锁住Giotto的逃脱路线!
  “真是不君子呢。”
  靠着远超肉体的战斗意识,Giotto在避让中试着抓住了一条锁链,奈何他低估了此时的身体素质,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被锁链上传来的巨力给抽飞了。摔倒的刹那,他被超直感提醒得侧身一翻,另一条随之而来的锁链便擦着衣服抽到了地面,满地碎石措不及防的溅开。
  不仅手臂疼,这回连心脏都发抽的疼。
  Giotto用手臂支撑着身体爬起来,右手臂发出阵阵钻心的疼。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不是过去的自己了,几次高难度的动作完全是意志控制身体,才造成了足以抵抗住复仇者的战力。这样的透支终究是有时间限制,他能强力突破水牢,不代表他恢复了过去的实力。
  “复仇者监狱果然藏龙卧虎,是我低估了你们。”
  抬起头, Giotto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浅灰色的眸子里蒙上了火焰的色泽,瑰丽至极。如今拖不起时间的人是他,而不是复仇者监狱里的人,他必须速战速决。
  复仇者很强,强的也只是肉体,他可以用十倍、乃至百倍的力量压制他们!
  “大空的死气之炎?”
  复仇者诧异的审视着面前点燃火焰的少年,橙色的火光里泛起隐隐的威压,好似燃烧不尽的悍然意志。大空非常的罕见,他就算和死气之炎的拥有者交过手,碰到大空属性还是头一回。
  “抱歉,虽然觉得不太公平,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