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1)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灵魂待在指环里,戴蒙把幻影投射在现实世界,一身中世纪贵族打扮的他出现在库洛姆身边,手指捏得绅士仗嘎吱响。
  他阴冷的念道:“密鲁菲奥雷!”
  说起今天的经历绝对精彩,在戴蒙进入指环、库洛姆恢复清醒不久后,由于隔绝了幻术导致腹部下凹的情况没过一会儿自动痊愈了。据戴蒙对幻术的感知来看,这应该是另一个六道骸的力量在支撑库洛姆的内脏。
  待在黑耀中学也罢了,莫名其妙出现一个妹妹头的恋童癖,他让库洛姆随意扯上几句,谁想竟然听到了什么彭格列家族不过如此,连墓地都被他们密鲁菲奥雷家族的人给挖了的事情!
  之后六道骸的精神波动出现在一只猫头鹰里,鉴于戴蒙狂怒状态下的杀意,它十分懂得趋吉避凶的飞到了战场之外的地方。
  然而在戴蒙的镰刀将要斩下叫古罗·基西尼亚时,十年后的六道骸通过库洛姆为媒介发出了阻止:“D·斯佩多,你不能杀了他,我还得留着他的命给密鲁菲奥雷报信,相信你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回意大利吧!”
  意大利那边的问题转移了戴蒙的怒火,再听着六道骸念出了自己的真名,他对目前是‘十年后’的这件事也信了几分。
  确证了彭格列墓园遭到挖尸的情况,戴蒙神色危险的走到猫头鹰面前,笑声诡谲的说道:“Nuhuhuhu~,六道骸,告诉我密鲁菲奥雷在哪里?”被杀气锁定了的骸枭微微冷汗,眼看着事情的发展和预想完全不同,他暗骂了蓝波这个混蛋。
  没事又弄什么十年后火箭炮,这下子请神容易送神难!
  不过在六道骸琢磨着把戴蒙拉上战车前,密鲁菲奥雷本部的问题不容他分神,立刻抛弃了对猫头鹰的控制。
  密鲁菲奥雷家族。
  今天的家族成员依然兢兢业业的完成着工作,直到身为情报传递员的雷欧推开顶层办公室的大门时,他们神秘莫测的Boss跟笑抽了一样趴在桌上,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奇怪的情报,他连散落在桌子上的棉花糖都顾不上了。
  “哎呀,小雷欧来了啊。”
  白兰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花,抬起头看向门口,狐狸般狭长的眼眸充盈着盎然的笑意。
  “白兰大人,您该处理事务了。”雷欧抱着整理好的文件放到桌上,心知所有传达白兰的情报都经过自己的手,他猜不出到底是什么引起了白兰的兴趣,但比往常还要古怪的气氛让他警惕了起来。
  “你不知道呢,彭格列太有趣了,真是难为他那么辛苦把人送到十年后,噗哈哈。”
  没有理会这番无趣的话,白兰想到事情的经过又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完了,他捻起几张照片丢到了雷欧面前,整个人像是被愉悦到了的兴奋,使得颤栗和危险的气息晕染在眼底。
  照片上的人各有不同,像素却相当不错,其中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泽田纲吉尤其显目。
  准确来说——
  泽田纲吉脖子上的半枚彭格列指环更醒目!
  “白兰大人,这是?”
  雷欧保持着谦卑的脸色不变,眼中的困惑也恰到好处,以他的身份本该不认识少年的泽田纲吉。白兰笑眯眯的看着雷欧的反应,嘴里吃着剩余的棉花糖,舌尖在沾着甜味的手指上轻添,说不出的性感。
  他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以为骸君会和我一样觉得有趣呢,看上去多好玩,他们连指环争夺战都没结束就来到了未来。”
  雷欧沉默了。
  没等他想出否认的理由,白兰玩味的托着下巴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舞台上努力表演的小丑。面对这种态度,六道骸憋着一肚子气也无法再演下去了,卧底期间他可是被白兰狠狠的使唤过,端茶倒水卑躬屈膝无所不用其极。
  幻术附体的烟雾包裹在雷欧身上,随之散开,一个长发皮衣的青年出现在这间宽敞的办公室。
  “哦呀哦呀,你什么时候认出来的?”
  “一开始哟~”
  白兰甜腻的嗓音好似能荡出一个音符,欣赏着六道骸再次黑了的脸色。
  他悠哉的坐在老板椅上,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控制器,按下了启动的按钮,笑道:“本来为了赞赏骸君不辞辛苦来当卧底的决心,我打算亲自动手,不过这段时间辛苦的成果终于完成了,不让他出来一回实在不甘心啊。”
  一面墙壁自动升起,眼熟的水罐装置出现在六道骸面前。
  陌生的金发青年有着一张眼熟的面容,他紧闭着双眼陷入沉睡,全身浸泡在装满营养液的器材里,赤/裸的肌肤显得莹白而富有光泽。
  “喏,很完美吧。”
  白兰优雅的站起身,以一种不加掩饰的着迷态度凝视着水罐,喟叹道:“时光对他是如此的偏爱,纵然死去,他依然享有者无与伦比的地位和身份,被无数人崇拜着仰望着,偏偏他连这些都不放在眼里。”
  然后——尴尬的寂静。
  半响没听到六道骸发表意见,白兰不满的看了他一眼,结果发现六道骸正用鄙夷的视线打量着水罐中的青年,然后对他说道:“白兰,我以为你顶多是个疯狂的野心家,没想到你这么痴汉,居然盗取泽田纲吉的基因做这种事情。”
  白兰:“……”
  六道骸接着说道:“看上去似乎连发色和五官都进行了调整,完美主义者的癖好吗?”
  白兰:“不……”
  六道骸提起三叉戟,冷傲自负的总结道:“感谢我吧,你对泽田纲吉是什么心思我管不着,看在你坦白了射杀泽田纲吉的理由的份上,我会把这件事的经过告诉彭格列家族的人,让少年时候的泽田纲吉提早认清你的真面目。
  白兰额头冒出一个青筋,脸上尽在掌控中的笑容也扭曲少许。
  “你误会了,这不是泽田纲吉。”
  “我知道,当然不是他。”六道骸目露奇异,像是怜悯,顺便完成了最后一个补刀,“这只是你妄想中的泽田纲吉。”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发现白兰的音符会被河蟹掉,郁闷
  圈圈继续码字啦,试试能否写出第二更,求大家多冒冒泡啦,今天的留言更少了QAQ
 
 
 
 
 
  ☆、坑人小队员
 
  “白兰大人!我查了雷欧那鲁德·利比的资料,他应该是个60岁的矮子,而不是一个年轻人!”白兰刚接过电话,入江正一就紧张的把事情一口气说完了。白兰没说话,不紧不慢的打开了在桌上的电脑,键盘上输入视频连接的指令。
  于是在入江正一的电脑桌面忽然跳出一个窗口,程序自动替他点了确定,完成了可视通话。
  背景是一片台风过境后的首领办公室,然后摄像头被其主人扳正过来,对上了白兰·杰索灿烂无比的笑颜。看见对方笑得要多甜美有多甜蜜,入江正一反射性的胃疼了起来,说话不禁变得分外谨慎,“白兰大人,请问您这里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小正说的一样哟,我把卧底揭穿了,没想到捉到的是六道骸啊。”
  “是六道骸?!”
  入江正一失声喊道那个名字,可惜白兰非常嗨的挥了挥手,立刻结束了通话。他呆滞的放下手机,煞白的脸色在切尔贝罗的眼里像极了担忧首领安全的属下。问题是入江正一也是卧底啊,还是彭格列这边的!结果他把的六道骸的卧底身份给揭穿了!
  累感不爱。
  阿纲,希望你日后保得住我。
  逗完小正后,白兰看向了他用摄像头刻意避开了一个位置,相当解恨的戳着冰块。只见六道骸依旧维持着震惊的表情不动,包括脑后竖立的凤梨叶子,整个人完完整整的被冰封在零地点突破里。
  而造成了这种效果的金发青年垂着头,赤脚站在沾满水迹的地面。男子年轻俊秀的容颜一片漠然,点燃了死气下的双眸看似瑰丽无比,也掩不去那份失去神智的空洞感。
  “不愧是彭格列Primo的身体,对力量的运用简直是与生俱来的本能。”白兰满意的鼓起手掌,这回不用隔绝思念的特殊材料也困住六道骸了。他心情备好的在六道骸身边转了一圈,对这种号称无人可逃的冰封好奇无比。
  “骸君,有些话不能乱说出来诽谤我哟,如果你点头认错,我就放你出去。”
  无法动弹,六道骸含恨看着他:“……”
  “这样乖多了。”白兰笑得更像一只偷腥的狐狸了,解决完了碍事的六道骸,他拿起电话找属下过来帮忙挪走冰块。太过欢快的白兰把六道骸当成脑子不清醒才说胡话,却忘记自己的属下同样没见过初代、只见过十代。
  专业保姆+真守护者的桔梗推门进去,诧异的看着里面的变化。
  论敬职敬业的属下看见Boss的办公室里出现一个赤/裸的男子该怎么办,并且是一个和印象中的彭格列十代相似的男人!
  ‘这就是射杀彭格列首领的真相吗?’‘不、不!我不该质疑白兰大人的性取向!’‘等等,白兰大人虽然无所不能,似乎、还真的没有喜欢过的女子。’脑海里不断闪现冲击三观的脑补,桔梗笑容发僵的走了进去,在把六道骸牌大冰块推走之前,他委婉的问了一句。
  “白兰大人,需要属下拿一套衣服来吗?”
  “唔,我都忘了他要穿衣服,你去拿一套你们平时穿的制服来。”白兰调戏似的抬起金发青年的下巴,看着他渐渐熄灭了死气之炎,露出了隐藏起来的漂亮眸色,欣赏而微妙的说道:“毕竟,他是我的Ghost(幽灵)啊。”
  桔梗一愣,当初不是听说Ghost乃雷之守护者吗,这明晃晃的大空之炎是闹哪样。
  算了,Boss的想法非吾等凡人能弄懂。
  ——彭格列墓园里。
  库洛姆刚刚还能活蹦乱跳的身体顿时奄奄一息,下腹凹陷,几近濒死。
  “六道骸这个没用的家伙!”
  戴蒙皱起眉头,确定十年后的六道骸出事了,否则猫头鹰右眼上的红色不会消失。由于自己的灵魂不能跨出指环,被限制了幻术的戴蒙顶多幻化出镰刀,无力补全库洛姆失去的内脏,他只好在少女的耳边开始履行教导者的义务。
  “可爱的小库洛姆,别睡着了,用你的意志点燃指环的火焰吧。”
  “哦呀,你问我怎么办?”
  “我可不擅长温和的方法,听着,如果现在你死去的话,就再也回不到六道骸的身边喔。”
  戴蒙轻佻的笑了起来,终于解开了她记忆的封印,选择以库洛姆强烈的不甘心换取求生意志。内部的事情内部解决,他不允许彭格列指环落入外人手中,所以库洛姆·髑髅必须活着走到彭格列基地!
  库洛姆痛得恨不得昏死过去,甚至没有发觉指环上燃起小小的火苗,唯一完好的眼睛无意识的看着某处,瞳孔涣散。
  那是……
  谁的墓,谁的——墓志铭?
  【Giotto·Vongola,1605—1634】
  【原谅我独自沉眠。】
  倒在冰冷的石碑下,库洛姆混乱而不找边际的想着,这个人生前一定极为温柔,为什么没有人祭拜他,明明旁边的几个墓碑上都有花束啊。
  “你在说什么,这个时候还分心想别的事情?”
  耳边是戴蒙不悦的低沉声音,库洛姆本能的瑟缩了一下,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在初代雾守的指导下,她不熟练的用起雾属性的火焰构成实体幻术,开始自主修复内脏。
  为活着感到由衷的庆幸,库洛姆浑身虚弱的躺在地上,呼吸平缓了不少。
  戴蒙面色阴沉的从周围走了一圈回来,向库洛姆问道:“你说,什么样的人会来祭拜了初代的守护者、初代的好友,却偏偏没有祭拜彭格列初代?”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