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2)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大概、也许是觉得尸体被人盗走,所以不需要祭拜彭格列初代吧。”库洛姆慌乱的说了一个理由,但戴蒙并不满意这个答案,若有所思的说道:“不对,发生墓园被盗的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这几束鲜花的水分未散,肯定是刚放下不久。”
  这个人比他们刚来一步……
  戴蒙忽然表情凝刻住了,想起了穿越时间前听到的声音,能够号令彭格列指环合并,这样的人能有谁?又是谁会来特意祭拜他们,单独给了埃琳娜代表着歉意和珍重的黄色郁金香?
  一条条线索连接起来,指环里的初代为什么会沉寂了,二代怎么突然能掌握彭格列指环的继承权,还有在云雀恭弥身上捡到的怀表。
  最后……
  脑海中停留在一通电话中,对方温柔的嗓音带着一丝叹息:“注意身体啊。”
  戴蒙脸色突变,幻术投影不稳定的晃了晃,他在少女惊讶的注视下问道:“库洛姆,云雀恭弥的好友叫什么名字?嗯,就是那天送你去医务室的那个人。”
  “他叫泽田家康。”
  戴蒙:“……”
  再次遭遇灯下黑,他的心情无法言喻,只想杀人。
  另一边,Giotto坐在一家餐厅里,根据十年后百慕达提供的情报,对面豪华无比的大楼就是密鲁菲奥雷家族的本部,罪魁祸首则住在高楼顶层。手上把玩着自己唯一携带的通讯工具,他思考良久,再次拨通了复仇者监狱的固定电话。
  “百慕达,我想要几个这个时代的大空指环和雾之指环,哎呀,谈钱伤感情嘛,我帮你砸了密鲁菲奥雷的大楼怎么样。”
  十年后的百慕达说道:“你砸不砸关我何事。”
  “别骗我了,要是白兰没得罪过你,你何必向我提供盗墓贼的消息。”Giotto的笑容透出几分寒意,任谁找到了挖了自己坟的人都会感到开心和愤怒。
  百慕达郁闷了一会儿,竟然被Giotto猜中了,没错,白兰的确狠狠的得罪了复仇者监狱。
  就在数月前,一个奇怪的浑身发光的男人在意大利近海地带沉没了三艘战舰,并且连累到无辜的黑手党相关人员。这种罪行明显得进监狱,于是他出动了几个复仇者前去抓人,结果查到人是秘属于密鲁菲奥雷的白魔咒,人却没了影。
  要求白兰交出人?呵呵,人家厚着脸皮说不认识,有本事去查啊。
  凸!
  百慕达暗自算了一下坑人划不划得来的帐,最后敲定了,他一定要让白兰死翘翘,再不济也要把那个反人类反社会的家伙关入复仇者监狱!
  达成坑人的共同目标,两人愉快的商定着后续协议。
  Giotto表示了复仇者监狱长是土豪不解释,A级大空指环和雾之指环一口包下,顺带还赠送一系列B、C、D不同等级的普通指环。
  对于戒指的价格,大手大脚的Giotto没啥感觉,远在日本基地的泽田纲吉就无法淡定了。
  “这要多少个零啊……”
  训练结束,泽田纲吉哆嗦的捧着一小撮灰烬,大招还没彻底完成就损失了三个D级、两个C级指环了。由于半枚彭格列指环无法点燃火焰,里包恩毫不客气的征用了10+泽田纲吉的私库,把能找到的大空戒指全拿出来供少年时期的泽田纲吉训练。
  泽田纲吉真心觉得,未来的自己如果没死一定先哭死,战斗根本是烧钱啊。
  太败家了,没事干嘛毁掉彭格列指环!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奉上。
  今天晚上正巧来了大姨妈T_T,身体不适,码字速度也降低了。
  以及……别怪圈圈报复社会,冬菇和渣兰,请一路好走。
  彭格列初代Giotto的身体+平行时空白兰的灵魂Ghost = 纵向时间轴的力量+横向平行时空的力量 = 七的三次方要被玩坏了~\(≧▽≦)/~啦啦啦
  ————————————
  白兰:我的杰作果然很棒吧!
  尤尼:白兰,不作死不会死啊。
  D:骗人的吧!Giotto复活了?还失忆了?
  幕后】G爷:幽幽的盯着那具诈尸的身体,谁这么丧心病狂的抢死人的身体啊!
 
  ☆、来算算账吧
 
  即使没有彭格列指环加持,泽田纲吉的潜力也被拉尔和云雀恭弥的暴力下压榨了出来,其中的血泪不言而喻。等基地连接到巴里安总部的通讯信号时,泽田纲吉仍有种恍然如梦的重生感,画面上沉稳(?)的男子和十年前那个暴躁的巴里安头子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Xanxus踹了一脚固定的摄像头,机器发出牙酸的嘎吱声,然后彭格列基地的屏幕上立刻映入库洛姆苍白的面容。
  一开口瞬间暴露了本性,他说道:“大垃圾,把你家的垃圾领回去。”
  “库洛姆,你在哪里?”
  泽田纲吉心底的担忧压过了吐槽的欲/望,不管对方和六道骸有何关系,他没有听从狱寺隼人的偏见,依然觉得库洛姆是柔软单纯的女孩。不负泽田纲吉所愿,本身十分无害的库洛姆露出一丝感激,轻声说道:“我在意大利,是斯夸罗先生救下我的。”
  他们简单的聊了几句,确定了一下彼此的地点后,联络器就被Xanxus利落的捏碎了。彭格列众人捂住耳朵,音响里还残留着一个男人高分贝的怒吼,列如你怎么又弄坏了联络器之类的话。
  “斯夸罗是谁?”
  双眼迷茫,泽田纲吉看向里包恩,希望在他心中万能的家庭教师能给出答案。
  “巴里安的雨守,斯贝尔比·斯夸罗。”里包恩恨铁不成钢的盯着泽田纲吉,近期是把武力值给训练上去了,怎么智力又下降了!他叹道:“蠢纲,这么健忘可不好,你总不能连敌人都记不住吧。”
  “敌人?!”
  不仅泽田纲吉吃惊了一下,狱寺隼人也没立刻反应过来,唯独山本武笑容爽朗的回答了泽田纲吉。
  “阿纲,他是我的对手啊。”
  “安定的日子过太久了吗?别弄错了,这里不是我们的世界,十年前的巴里安还等着各位一战。”里包恩审视着在场的几个稚气的守护者,包括首领在内,基本上没一个靠谱的。
  这话说得泽田纲吉脸皮发烧,不过听到‘巴里安’的时候,他眼中的畏惧转变成连他自己都没发觉的平静。
  里包恩笑了一下,跳下桌子慢慢向外面走去,泽田纲吉习惯性的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幸好没有辜负他的期待,终于把勇气的萌芽扎根在泽田纲吉软弱的表面之下,离真正的脱胎换骨只剩下时间的差距。
  这便是泽田纲吉啊,在十年后能被众人认可的十代首领,卧在黑暗世界顶端的雄狮。
  在雾之守护者库洛姆回到并盛的基地后,他们开始正式进攻入江正一所在的梅洛尼基地。除了有着完整指环的库洛姆、蓝波和笹川了平,其余几人脖子上挂着至少评价S级的半枚彭格列指环,手上戴着A++精密度的大空指环,口袋里再揣上几个备用的戒指和匣兵器。
  (伪)土豪的阵营出动,前提是没有里包恩在临行前的魔鬼通知。
  “‘如果你把自己十年后的财产全败光了,我觉得你也不用回去了,一辈子留在这里打工吧’,蠢纲,别怪我危言耸听,这是彭格列财政部部长的原话。”
  “彭格列财政部长……是谁?”
  “呵呵,我忘了告诉你了吗,是云雀啊。”
  一柄名为‘赤字’的利刃穿透泽田纲吉的胸口,留下血淋淋的警告。
  坐镇梅洛尼基地的入江正一随意的瞥了眼他们的进攻路线,接着继续困惑的查找监控记录。他在日本并盛町留下过不少摄像头作为监视,原定计划是拉了几个彭格列家族以外的人来促进泽田纲吉的斗志,现在能找到笹川京子和三浦春,另一个人却不见踪影。
  “泽田家康呢?”
  入江正一纳闷的推了推眼镜,心里知道这个人选原本不是最初的预定,而是里包恩去世后,泽田纲吉忽然添加的人选。
  按照那位肚子黑透了的十代首领的意思,他增加了一个穿越时间的名额,这才得到泽田纲吉欣慰的解释:“虽然有些对不起和我同姓的泽田君,但里包恩一直很遗憾没能拉他到彭格列来,若是这回能一起行动,想必里包恩会感到满意吧。”
  果然是得罪了谁都不能得罪里包恩,死了还有徒弟帮忙报仇解恨。
  看着一个个被毁掉监控的房间,入江正一在切尔贝罗的视线下状似脸色凝重,等侧过脸时,眼镜下的神色却快要解脱般的轻松。终于能跳脱白兰·杰索这个大坑了,阿纲阿纲快来,他要投向正义的怀抱!
  于是泽田纲吉等人迎来的不是高深莫测的反派boss,而是一个利落干掉属下、再欢快送膝盖的同盟卧底。
  身为最了解入江正一的大Boss,待在意大利的白兰杰索表示很不高兴,继捏烂了几个棉花糖后,他迫不及待的操控着留在梅洛尼基地的投影仪。
  以立体投影的形象出现在他们面前,白兰内心愉♂悦的看着大家便秘的表情,不过背叛的事情他不打算完全放过。下一刻,他以Boss的高姿态毁去了小正手上的玛雷指环,手指轻描淡写的甩着几张照片,上面赫然是一个被冰封的长发男子。
  库洛姆焦急的喊道:“骸大人!”
  同样立刻认出了是谁,云雀恭弥的眼神一凛,泛着讥讽意味的唇角掀起淡淡的弧度,喜闻乐见。
  为六道骸可悲的人缘感(mo)慨(ai)两秒,白兰正要继续介绍他手下的真六吊花时,一阵轰隆的破坏声从密鲁菲奥雷的话筒处传到了梅洛尼基地。泽田纲吉囧囧有神的看见立体投影下的白兰开始了一系列表情变化。
  疑惑→了然→荡漾无比。
  像是藏着满满恶意的大尾巴狼,白兰雀跃的朝着泽田纲吉看不见的地方命令道:“小桔梗,你去看看是不是D·斯佩多闯进来了~。”说完后他扭过头,笑容令人瘆得慌的接回了原本的话题,“趁这个时候我来和大家介绍一下真正的六吊花吧。”
  不给人拒绝的权利,他把资料图连接到了立体投影上,当然现场也没有人会拒绝白兰泄露自己的情报。
  一张张图片闪过,这些人的手上同样是玛雷指环,可是浑身的气势比起泽田纲吉遇到过的敌人都强。等等!泽田纲吉瞪大了眼睛望着其中的一个人,金发的俊秀青年被装在水罐里,以一种沉睡的姿态隔绝着外界,然而冷淡的表情上给人绝对强大的气场。
  和泽田纲吉相似的容颜,二十多岁的年纪、欧洲人的模样……
  里包恩跟在泽田纲吉身边的立体投影也顿时变了脸色,相当难看的盯着继续嘚瑟白兰。知道对方认识初代的长相,白兰意味深长的看了里包恩一眼,眼角的倒王冠映衬得他整个人越发张狂起来。
  “他是我的雷之……”
  “嘭”的一声外界传来的重击打断了他的话,力度之大连泽田纲吉这边都觉得心惊肉跳。
  立体投影扭曲模糊了几秒,当白兰的身影再次被投影仪捕捉呈现出来时,十代家族这边仿佛看见了非人类一样,目瞪口呆。
  谁能告诉他们,人类背后为什么能长一对翅膀!
  “彭格列,我下次再和你们聊吧。”
  在造成更大的形象损失之前,白兰眼疾手快的一个白拍手打过去,碾碎了投影仪。
  ——密鲁菲奥雷本部。
  大范围的火灾让里面的人不得不强制避险,战五渣的工作人员可没胆子去拦那个独身一人闯上去的家伙。
  一路以远超X-Burner的方式发出轰击楼层的攻击,精确的计算和超直感的提醒使得Giotto成功抢得了先机,管他是六吊花还是什么,他把那些企图拦下自己的人全部冻成冰块。
  及时挡下了一次差点要命的袭击,白兰面带惊诧的收起了羽翼,闯进密鲁菲奥雷的人不是预想中的D·斯佩多。只见陌生的少年从熔出一个洞的墙壁走进首领办公室,垂于身侧的双手燃起浓度极高的火焰,一时间令指环不堪重负的裂出几道细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