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3)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玛雷指环的小子,我们来算算账吧。”
  金红覆盖了原本的瞳色,死气状态下的Giotto弯起眉眼,视线落在飞到四处的照片上,焦黑的部分阻止不了他窥探全部。目光一沉,Giotto在几张裸/照图下静默了片刻,语气轻柔委婉的说道:“以及——你侵犯我隐私权的问题。”
  白兰:“……你是谁?”
  Giotto苦恼的说道:“啊,我就是深夜惨遭你挖坟的人。”
  白兰·专业挖坟党·杰索这回笑不出来了,半夜走多了路,他终于被鬼找上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  O(∩_∩)O哈哈哈~
  大家是不是都忘了贝尔·菲戈尔的哥哥吉尔是被白兰复活的?复活他就得挖坟,想想白兰大boss白手起家征服了多少个世界,他绝壁是职业级的挖坟党!
 
  ☆、狂化的戴蒙
 
  “你不知道吗,亡者不想被生者的世界打扰,尤其是被人不尊重的挖坟。”
  Giotto顶着苍白无血的面容,异于时代的古意大利语带着绕口而优美的声调,他伪装起孤魂野鬼附体的状态手到擒来。脸上的笑容混合着温柔和死寂,他朝白兰的方向伸出五指,纤长洁白的手指上戴着……宛若连接成指链的五枚大空指环!
  在掌心的火焰急剧收缩的同时,除了中指达到A++精密度的指环无事,其余稍弱一筹的指环开始不断粉碎。无声的紧张气氛一触即发,空气逐渐染上了炙热的温度,墙壁上藏着的火炎检测装置发出颜色变化的提示。
  十万伏……
  二十万伏,三十万伏,直到指环最后承受的上限。
  大空的火炎升腾,在这一刻,少年耀眼的瞳和Ghost附身的那个人重合在一起。同样的眸色在填补了那份缺失的空洞感后,展现出原主人无与伦比的个人魅力,踏过岁月和轮回,在荣光和理想乡里走上黑手党界的神坛。
  鲜血和掌声,亦或者臣服和咒骂,这些都只是无关紧要的点缀。
  “Giotto·Vongola?”
  白兰的脚步微微后退,纵然他一生见多识广,但也不敢相信数百年前的人能够复活在这个世界,难道掌控了时间轴的人类能超脱时间的掌控?这么一想,白兰狭长的眼睛浮现出惊人的疯狂,几近于病态的好奇着这份血脉的秘密。
  “我是,你也可以叫我泽田家康。”
  从苏醒到现在,孑然一身的Giotto仿佛站在时间的彼端,回答着能够穿越横向空间轴的白兰。
  “哎呀,你隐瞒地竟然这么好,如果我没有料错,这个时代也没有人知道你的身份吧?”白兰站在落地窗前,敏锐的逻辑思维让他立刻联想到了前因后果,再考虑到隐藏在彭格列幕后的D·斯佩多,他不禁笑了起来,享受着获知秘密的乐趣。
  呐,可怜的初代雾守,你的首领就在一旁看着你,你却什么都不知道。
  紫罗兰的双眸注视着Giotto凝聚于掌心是的可怕力量,白兰脸上的笑意加深,连玛雷指环都没有点燃。在正面迎接大空之炎的那刻,他不紧不慢的说道:“你的到来让我惊喜,不过……我亲爱的的彭格列初代,你的时代已经过去,现在主宰着未来的人可不是你这抹时光的幻影。”
  接着整个密鲁菲奥雷大楼一震,不论是里面还是外面的人都震惊的抬起头。
  顶层的地面轰然下陷,伴随着四处不断的尖锐警报,宽敞的首领办公室被爆发的烈焰完全吞没。浓郁得接近橘黄的大空之炎带来惊人的压迫感,身处于后四层的密鲁菲奥雷成员都压抑着呼吸,强弱差距下的心悸挥之不去,犹如那美到极致的火焰渲染出的死亡味道。
  火光下,被大空之炎包围的Giotto踩在卡在断壁的冰锥上,他不是什么战斗新手,释放火焰轰杀的时候也没忘记给自己找落脚处,几道火焰逆转形成的坚冰在身体坠落之前便构筑成功。
  “果然没那么容易死……”
  Giotto惋惜的打量着白兰的位置,不出超直感所料,对面依然可以看见影影绰绰的人影。
  “好热啊。”还未见其人,白兰散漫而充满轻佻的声线先传了出来,不仅毫发无损,他身边还多了一个突然出现的人。黑色的六吊花制服,金发青年面无表情的站在白兰身边,替他隔出了一个没有火焰的真空地带。
  仔细看去,分明是金发青年将周围的火焰吸收了一部分。
  再次陷入对峙状态,白兰笑眯眯的看着Giotto冷下来的脸色,玩笑般的对身边的人呵斥道:“把温度给我降下去,Ghost。”
  ——零地点突破。
  霜白的冰痕蔓延开来,交织出大片冰与火共存的奇景。
  唯有彭格列家族才掌握的绝招出现在金发青年手中,他把周围燃烧不息的火焰冰封之后,连看都没有看身体原主的Giotto一眼,和人偶没两样的听从着白兰的命令。
  “本来我是要留着他对付D·斯佩多,怎么样~,足够以假乱真吧。”白兰炫耀一般的提起创造Ghost的用意,发现Giotto不为所动,才以甜腻的语气说出了目前为止最可怕的话,“你别小看他啊,现在没反应只是没匹配好灵魂,要知道每个世界的D·斯佩多都死在他的手上啊。”
  “不管知不知道真假,你那个历史中背叛过你的雾守,怎么也舍不得对他下死手呢。”
  清爽的笑声下是毋庸置疑的恶意,经历过太多的世界,白兰早已不是最初简单的大学生。手握着无数情报和高端科技,他利用着人性的弱点,将它们化作尖刀捅进敌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鲜血淋漓方罢休。
  友情、背叛,生前死后的执念所在。
  白兰不相信Giotto会不在意,然而他注定了无法在少年冰冷的面容上见到丝毫情绪。人生的别离经历了太多次,Giotto也许会触景生情,但本质上的喜怒哀乐都被漫长的时间磨平了不少,痛苦给予他的更多是愤怒。
  Giotto额间的死气之炎不稳定的跳跃了一下,在超直感分辨了真假后,他忽然温和的笑了。
  “既然你这么有自信能够对付D·斯佩多,我们不妨打个赌。”
  “赌什么?”
  白兰讶然的睁大了眼睛,随即发现自己想岔了,Giotto压根不是泽田纲吉那种性格,对待守护者的心态自然不同。他放开了对冒牌货的管束,饶有兴趣的走到Giotto的面前说道:“哦呀,我知道了,你感到恼羞成怒了吧。”
  把友谊放在一个虚假的人身上,而真正的Giotto在生前得到的只有憎恨和背弃。
  “就赌D·斯佩多会不会亲手杀死他。”没有理会白兰的自作聪明,Giotto淡漠的转过身,洞察一切的视线望向了残损的楼道口,他开口断言:“D,你来了吧。”
  “……”
  一听这话,白兰脸上的笑意龟裂。
  “Nuhuhuhu~,没想到在一旁能听到这么精彩的对话。”印象中应该被冰封在零地点突破里的‘六道骸’走了出来。随着他的显露,原本的长发变成了短发,异色的双瞳消失,出现在白兰面前的是刚才被他狠狠鄙视了的D·斯佩多。
  “是你假扮了小雷欧?”
  白兰面色复杂的盯着D·斯佩多,这么一猜测的话,之前对方诽谤自己痴汉泽田纲吉的行为就其心可诛了。
  “不是哦,别把我和那个满脑子乌七八糟的家伙混为一谈。”戴蒙多这个时候非常有风度,绅士仗轻点了一下虚空,周围火灾现场的背景就变成了白兰最初的首领办公室。他瞥了一眼看好戏的Giotto,冷笑道:“Giotto,在我和你谈谈之前,你不介意我先收拾他吧。”
  “……”
  Giotto背后一凉,笑容也变得勉强起来。
  上至抛弃彭格列远走他乡的问题,下至西蒙家族的历史遗留问题,现在又新添上这些年装死的情况,D·斯佩多没有暴走都算好脾气了。说起来历数这些年彭格列家族的发展史,恐怕也没有几个这么互相坑队友的同伴吧。
  与白兰能靠绝强的精神意志屏蔽负面影响不同,Ghost的超直感当了回外挂,几乎所有的幻术都对他失效。
  于是,金发青年面无表情的在D·斯佩多想要杀人的目光下——挡在了白兰身前。然后白兰看见Giotto默默后退的姿势,眼睛一亮,他立刻羽翼张开,从玻璃全碎的落地窗方向跳了下去。
  戴蒙气得脸色一青,恶狠狠的收回了镰刀。
  回过头,他刚想对某人说话,结果……Giotto所在的位置空无一人。
  “……跑了?”
  戴蒙呆滞了一会儿,两位大空的行动力皆不容质疑,才慢了半拍而已,作为不会飞的雾属性幻术师,他苦逼得连人影都抓不到了。
  被唯一剩下了的Ghost则空茫的看着戴蒙。
  “六道骸,你把这个人带回彭格列!”戴蒙握着镰刀的手指气得发抖,向来喜怒无常的神色如今一片狰狞,恨不得活啃了Giotto和白兰。早知道就不为了体现自己的理智而先向白兰下手了,现在可好了,他到哪里把擅长躲人的Giotto逮住。
  “斯佩多,出什么事了?”
  被强行压制了意念的六道骸在古伊德·格雷科的身体上醒来,明白D·斯佩多已经替他逃脱了冰封。说来也巧,D·斯佩多同样安排了人在密鲁菲奥雷玩间谍,发现六道骸被零地点突破给冰封了,他自然对使用者感到了好奇。
  为了方便行动,他附身到这具身体上解开了零地点突破,从而听到了预料之外的对话。
  “呵呵……”
  戴蒙留下一句毛骨悚然的笑声,精神意识便消失在六道骸的感知范围。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卡文卡的圈圈头疼,终于码完了,亲们觉得有没有不满意的地方?
  求建议。
  【PS:这章的D·斯佩多是十年后世界的。】
 
  ☆、30被揍的大空
 
  日本,位于并盛的彭格列基地。
  在黑曜战中私生子流言还没消失的情况下,泽田纲吉终于见到了闻名已久的‘兄长’,晴天霹雳也不足以形容他的震惊。收回了附身卧底的意念,六道骸趁云雀离开的一个空档,以本体出现在基地,顺带按照D·斯佩多的要求把Ghost带来了。
  金色发丝柔软的贴在耳旁,身形偏向纤细修长的青年坐在椅子上,五官的轮廓立体而雅致,比之泽田纲吉明显多了欧洲人的影子。他毫不在乎自己被围观,没有神智的双眸在大海般广袤的蓝下多了一丝纯净,宛如不染尘埃的稚子。
  耀眼却不刺眼,可想而知这样的人笑起来会多完美。
  这就是先天容貌出色的好处了,换一个平庸长相的人,恐怕只能感觉到呆蠢的气质了。
  泽田纲吉纠结的盯着他的脸,身边的同伴也开始视线游走在二人身上,任何一个看见过泽田纲吉的人都会觉得很眼熟,甚至莫名的亲切,说他们没血缘关系谁信!
  “纲哥,他……”
  风太吃惊的捂住了嘴,作为黑手党情(ba)报(gua)人员的他已经认出了这是谁。问题是真相太骇然,他竟然动摇了原本的认知,不敢轻易侮辱了那位逝去数百年的男人。
  里包恩神情诡异,几乎的迟疑的问道:“六道骸……这是你从密鲁菲奥雷带来的人?”
  “是啊,白兰那个人渣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创造出了他,然后把他随便拿个容器装着摆在办公室。Kufufuf,我最开始见到他的时候,他连一件衣服都没有穿的浸泡在营养液里,天天被白兰用痴汉的眼神盯着不放。”
  六道骸毫不犹豫的继续抹黑白兰,旁边的泽田纲吉在听到后不由一阵恶寒,偏偏超直感告诉他这些话基本是真的发生过。周围不明真相的人注视金发青年的目光瞬间从好奇变成了同情,狱寺隼人和山本武也微妙的觉得白兰有些变♂态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