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4)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六道骸,他除了有战斗反应,没有任何自主意识吗?”里包恩再次强调了一下他的情况,继而得到了六道骸的准确回答——没有。少有见到里包恩的脸上会出现沉重,泽田纲吉心感不妙的看见他和风太对视了一眼,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
  最后——
  里包恩叹了口气,说道:“风太,给并盛基地范围的人进行排名,排名最强战斗力、以及在场和彭格列Primo关联最深的人。”
  十年后的风太点了点头,额间甚至溢出了一丝冷汗,他手指紧张的捏着排名之书进入特殊状态。
  希望……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个人啊。
  结果谁也没想到,一排名,整个未来战隐藏的问题全出现了!
  “彭格列基地内最强的人,排名第三名是里包恩。”“……第二名是戴蒙·斯佩多。”“第一名是Ghost。”一句一句说出各自的名字,风太觉得这个世界有些荒谬,之前怀疑彭格列Primo被复活了,现在还跑出来了彭格列初代雾守的名字!
  “……”原以为至少能挤进前三,六道骸深感这个世界太残酷。
  里包恩斜视了一眼保持沉默的库洛姆·髑髅,婴儿天真无邪的笑容抿起,他对风太说道:“继续排名。”
  “彭格列基地内和彭格列Primo关联最深的人,排名第三是泽田纲吉。”
  风太深吸了口气,双目再次陷入排名的空茫,当他报出第三名的刹那,所有人的脸色都奇妙了起来,隐约预感到之后可能发生什么事情。倘若连和彭格列Primo有着直系血缘的后裔才第三,那么第一第二该是什么人?
  “排名第二是戴蒙·斯佩多。”
  “排名第一是Ghost。”
  库洛姆的身体一颤,没有让眼罩遮挡的左眼蒙上许些晦涩。
  里包恩走近被众人围观的金发青年,黑漆漆的大眼睛倒影着对方一如油画上的容颜,这个人便是彭格列的荣耀。
  “Primo,你真的忘记了所有吗?”
  石破天惊,稚嫩的十代家族成员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视线唰唰的凝视着金发青年身上,连云雀恭弥从一旁走出来都没人注意到。
  寂静了半响。
  库洛姆终于有所反应,摇了摇头,她否认了金发青年的身份。
  “他不是彭格列Primo。”
  没等里包恩继续拿出其他证据,库洛姆来到了少年的云雀恭弥面前,略微抬头看着对方。娇小瘦弱的女孩在这一刻展露出异样的气魄,强势如云雀都无法夺去她的锋芒,这不是库洛姆·髑髅,而是初代雾之守护者D·斯佩多!
  想到怀表的真实主人,他阴沉的说道:“十年后的泽田家康还活着吧。”
  “不知道。”
  云雀恭弥懒洋洋的看着她,虽然对库洛姆的变化很感兴趣,但他不打算泄露家康的任何事情。库洛姆·髑髅冷笑,既然从少年口中挖不出秘密,她干脆对满脸茫然的泽田纲吉使唤道:“把入江正一叫来,我有事要问他。”
  不久后,入江正一是捂着胃面对初代雾守可怕的目光。
  “是的,白色装置里最后一个人是泽田家康。”相当擅长察言观色的入江正一立刻萎了,这种不给人拒绝就让人到十年后的事情的确理亏。在云雀恭弥和库洛姆施加的压力下,他心虚的出卖队友了,“这是十年后的泽田纲吉临时加入的人选。”
  膝盖躺枪的泽田纲吉一脸黑线,喂喂,别用看腹黑的态度看他啊。
  戴蒙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抬腿就往保护十年后众人身体的装置所在跑去,反正现在他也不需要隐藏身份了。
  “Giotto,是你吗?”
  悬立在高空的白色装置极为巨大,每个人的面容隔着保护性的外壁,看上去十分模糊。蓝发少女仰起头,下一秒指环点燃,幻术的迷雾笼罩住全身,戴蒙点燃了六道骸留下的猫头鹰匣兵器,踩在它身上凑近白色装置。
  戴蒙的手掌按在光滑的外壁上,呼出的气在表面形成淡淡的薄雾。
  他认真的看着他。
  灵魂隔着指环,凝视着光阴和生死的界限。
  紧闭着双眸的男子安静的站在装置里,唇角未弯已能看见三分笑意,干干净净,就像是天生享受着光明的人。戴蒙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犯傻,明明决定了再也不去见这个人,为什么活在不甘和悔恨中的依然是自己。
  “Nuhuhuhu~,骗子。”
  时间总算仁慈了一回,你还活着……
  就在十代众人要打起精神回到过去拿指环的时候,戴蒙已经不指望巴里安能赢了,各种匣兵器和指环,二代注定了得听到悲伤的战报。说起来二代和初代争了这么多年,从小到大不仅没赢过一次,还被迫成立了巴里安……打了近十年的白工。
  仪器即将启动转换的那一刻,一个人影跃入了白色装置下方的空地。
  这是被十年后D·斯佩多追杀、然后急赶着跑回来避难的泽田家康。时空转移,光线朦胧了众人的视线,依稀可见黑发灰瞳的少年朝着库洛姆的方向露出一丝浅笑,狡黠而温柔。
  站在并盛的鸟居之前,泽田纲吉等人还没回过神,就囧囧有神的看着他们并盛闻名的男神被人一拳揍到了地上。操控着库洛姆身体的D·斯佩多在这一拳没有留情,长期累积的怨愤直接把Giotto打懵了,不过他不愧是最懂得安♂抚的大空……
  “D,好久不见,这个打招呼的方式可不太友好啊。”
  Giotto在他打算下狠手的瞬间离开了地面,手掌抬起,大空的死气之炎以超过了反射神经的程度爆发开来,冰封了灵魂实体化的D·斯佩多。随后令人措手不及的是笹川了平的指环发光,纳克尔从完整的晴之指环里显出身影,直接究极的一拳回报了D·斯佩多,“嘭——”。
  冰块倒地,D·斯佩多‘阵亡’。
  “咳,我该庆幸现在阿诺德出不来吗。”画风太美,Giotto不忍去看对方那张可怕的脸色了,以下犯上会遭报应的,D。发现D·斯佩多的惨状,蓝宝忍笑从雷之指环里溜了出来,由于指环权限的问题,目前除了除了二代,唯有完整的彭格列指环能让守护者现身。
  “哟~,Giotto和D。”
  “我们等会儿聊,纳克尔、蓝宝。”
  暂时延缓和昔日同伴们叙旧的时间,Giotto朝他们点了点头,就回到泽田纲吉等人的面前。
  金红的火焰摇曳在额间,他以绝对碾压全场的战斗力施加压迫感,淡定的说道:“我想你们也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继承仪式连同试炼干脆一起开始吧,省的你们还要来来回回多跑几趟。”
  泽田纲吉在内心咆哮: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啊!
  “您说。”
  里包恩坐在泽田纲吉的肩膀处,视线瞥过D·斯佩多后,他已经确认了对方的身份。除了初代大空,谁能干净利落的秒了初雾!怪不得最早前往十年后的泽田家康没有出现过,听说坟墓被人挖了,是个正常人都会先去找罪魁祸首算账。
  那么……
  密鲁菲奥雷遭到强敌袭击的事情估计是他干的了。
  干的漂亮!
  “首先,在不借用匣兵器和指环的情况下打败巴里安,之后找到我,向我证明你继承彭格列的决心。”
  优雅的竖起食指,Giotto在死气状态面色极为冷漠,这一刻又回到了王座之上倾听历代继承者意愿的姿态。对于后裔他不打算拔苗助长,更没打算向上一次一样倾听对方垂死挣扎时逼出的话。
  想要得到我的承认,泽田纲吉你就必须亲自走到我的面前来开口,这回考验的不是生死选择,而是你是否有主动承担身份的勇气!
  “至于其他守护者的继承,届时将有其他初代守护者进行试炼。”
  ——我,拭目以待。                    
作者有话要说:  听着音乐写完这一章,有一种被治愈的感觉。【捧脸
  我没有虐D吧,你看~~岁月苍茫,故人安好,他们总算见面了。【XD
  对了,谢谢一位亲的提醒,圈圈修改了前面一章关于二代的设定,为空手,非手枪【OTZ
 
  ☆、风水轮流转
 
  也不知道D·斯佩多是怎么融会贯通数种火焰属性,反正等Giotto让纳克尔把冰块拖到无人的地方时,D·斯佩多忽然破开了零地点突破的限制,周身燃起的雾气宛如实质化的怒火,其阴冷扭曲的程度令一旁的蓝宝打了个寒颤。
  “Nuhuhuhu~,我·们·来·好·好·谈·谈。”
  “D,看在我被十年后的你追杀的份上,饶了我吧。”
  偏僻的小树林当中,Giotto面带无奈的依靠在背后的参天大树,微风吹过衬衫,常年不见光的苍白肌肤上依稀可见青色的血管,显得少年的身形几近于病态的单薄。戴蒙的目光一滞,察觉到这些年Giotto未必过得很好,曾几何时彭格列初代的身上会出现营养不良的征兆。
  他狐疑的打量起Giotto,这家伙一直不会亏待自己。
  难道是……缺钱了?
  “你自己活该怪谁,隐瞒整整十年,我该夸你意志坚定还是骂你混蛋。”
  似乎找到了嘲笑的理由,戴蒙踩着军靴走到少年面前,靛青色眸子里伏蛰的煞气减弱了不少。感觉到D不明原因的讥讽,Giotto困惑了一下,不过气氛好歹不那么紧张了,他便心情轻松的把当年残酷的选择一笔带过。
  “我生前做出的选择,重生后也一样。”
  Giotto温和的望着在场的同伴,大空的微笑在死气状态下发挥出百分之两百的效果。不论他们的过往有多沉重,亦或者D·斯佩多又在之后干了什么缺德的事情,他现在无疑是享受到命运回馈给自己的赠礼。
  ——他活着。
  对于他过早逝去的心结,同伴们也能在指环意识里放下,真是太好了。
  “蓝宝、纳克尔,还有D,我很高兴还能见到你们。”
  “究极的我也是,Giotto!”
  “本少爷同样很高兴,等下G要嫉妒死我了,你可要帮我挡下他的报复。”
  听到纳克尔和蓝宝开怀的回答,Giotto含笑的看向D·斯佩多,撇开之前的质问,仅剩这位向来口是心非的雾守没吭声了。
  事实证明某人不想说就一定会想办法逃避,在雾属性火焰腾起的同一时间,Giotto笑得各种黑百合在背后绽开,硬是让纳克尔和蓝宝的打了个寒颤,齐齐幸灾乐祸的等着之后的结果。
  Giotto只说了一句话。
  顿时,戴蒙抬腿离开的脚步便僵住了。
  “你敢现在玩失踪,我保证你未来十年、二十年、乃至于百年都无法找到我。”
  “……”
  风水轮流转,失去了Giotto对未来的D隐瞒十年的愧疚,等戴蒙冷静下来,忽然想到了自己才是最心虚的那个人。他毫不怀疑Giotto在底线方面的坚持,这些年干过的事情要是被抖了出来,保证他下一秒被轮回。
  戴蒙抿紧了唇,背后期待的目光如针尖般扎在他身上,旁边还有俩磨刀霍霍想要群殴的家伙。
  “欢迎回来。”
  风温柔的拂过这片树林,连同低哑的声音一起传进Giotto的耳中,包括纳克尔和蓝宝都有瞬间怔愣。
  唯一能够回答这个气氛的话……大概……
  “我回来了。”
  少年金红的眼瞳不变,脚下的倒影隐藏在斑驳树影里,恍惚间勾勒出一个当年出现在贵族宴会时的青年。另一边在泽田纲吉回家的路上,彭格列大空指环里,二代单手支着额头坐在王座上,嚣张的气势渐渐柔和了下来,一如他眼底淡淡的笑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