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5)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既然你选择继续公平,我倒要看看泽田纲吉有何能耐。”
  “毕竟我不想输啊。”
  他慵懒的抬起头看着这座虚幻的宫殿,顶端的王座失去了其主人,似乎连脚下的彭格列徽章都黯淡了不少。
  一眨眼,世界沧海桑田。
  哥哥,你的灵魂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究竟是怀着何等的信念才坚持下来……
  二代的感怀却没有被切尔贝罗们知道,她们只知道战斗是二代挑起来的继承要求。如今泽田纲吉他们接连空掉之后的战斗,她们正焦头烂额的应付着巴里安那边的质问,想尽办法拖延指环争夺战。
  “切尔贝罗,那群小鬼接二连三的消失,到底还要不要打啊!”斯贝尔比·斯夸罗怒吼的拍桌,由于第三战是王子贝尔要上场的缘故,他这几天快被贝尔的扭曲的笑声烦死了,但他的对手要缺席有什么办法。
  “因为某些不可说的意外,暂时延迟下场比赛。”
  随时提防着不被后面的Xanxus一枪崩了,几个切尔贝罗面面相觑,不得不用二代的意思回答了这个问题。其中一个切尔贝罗瞅见Xanxus手枪上亮起的红光,心中一凉,不由产生吾命休矣的感觉。
  “叮铃铃——钱来了钱来了——”
  一阵来电铃声及时发出,总算留给切尔贝罗们喘息的时间。
  豆丁模样的玛蒙拿出手机,上面的来电提醒清晰的显示出一个陌生的号码,这让已经玩起小刀的贝尔遗憾的收手。玛蒙一接电话就忍不住唾弃威尔帝,绝对是那个家伙出卖了自己的号码,否则电话那头怎么会是里包恩!
  巴里安的人冷静了下来,等玛蒙接完电话。
  和里包恩飞速交流完毕后,斗篷下原名毒蛇的幻术师嘴巴一撇,倒三角的嘴型嘟起可爱的弧度。
  “‘速战速决,今晚开始岚之战’,这是里包恩的原话。”
  贝尔扬了扬眉头,古怪的笑道:“嘻嘻嘻,那你的雾之指环怎么办?”
  “我们将会去收回雾之指环。”切尔贝罗们一听里包恩他们回来了后松了口气,立刻向巴里安表明公正的态度。开什么玩笑,没看到Xanxus快发飙了吗,再不想办法走就得把命留下了。斯夸罗看了看他们不做声的首领,头疼的替他作出决定,“好了好了,快去吧。”
  然而刚出龙潭又入虎穴,切尔贝罗们高兴的太早了。
  “指环?我没办法做主,你们等一下。”
  库洛姆羞怯的说完后低下头,没等切尔贝罗感慨还是妹子可爱,紧接着少女神情微变,紫色的漂亮眸子里浮现出一颗黑桃,连带着纯良的笑容也扭曲成冷艳之感。
  “什么时候轮到你们决定雾之戒了,告诉巴里安他们,雾之战赢了再问我讨要。”
  “大、大人!”
  认出了附身的是D·斯佩多,切尔贝罗头上的冷汗纷纷冒出,她们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才问初代雾守兼二代雾守要指环!
  在得到‘库洛姆’的对方允许后,她们飞快的离开并盛町,巴里安都比这边安全。哪一届的继承人争夺有这么凶残!二代参与就算了,雷之战还出现了怀疑能号令彭格列指环的少年,再加上九代不知所终,战场内外更是汇聚了三位站在各个领域巅峰的彩虹之子。
  不,也许不止是三位了。
  路上看见卖包子的岚之彩虹之子,天上来了印有卡鲁卡沙家族标志的飞机,最后并盛中学的底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偶尔发出嗡鸣,掀开陷井盖一看,一个独属于科学家的微型实验室正在投入建设。
  威尔帝不悦的皱眉道:“别打扰我研究。”然后陷井盖自动关上。
  切尔贝罗:“……”
  经过名为泽田宅的居民房时,枪击声不断,里面响起了疑似初代直系后裔的惨叫。再一个转角,另一栋泽田宅的门口有个眼熟的黑发少年,切尔贝罗呆滞的看着他和另外两人聊着天,边笑边走进去。
  如果没有看错……
  那两个青年脚下没有影子,是鬼啊啊啊啊啊啊!
  “胃好痛。”
  忽然一个声音说出了她们的心声,切尔贝罗满脸悲催的望了过去,一个红发戴眼镜的男孩摇摇坠坠的扶墙而走。少年的入江正一见到几个一模一样的切尔贝罗后,震惊的喃道:“什么时候克隆技术这么发达了?”
  他自欺欺人的擦了擦眼镜,发现还是容易把人看重合了,便神情恍惚的继续扶墙离开。
  “世界毁灭什么的、穿越时空什么的都与我无关,我再也不要玩炮弹了。”
  切尔贝罗:“……”这都是什么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  码到了早上五点半……OTZ
  谢谢大家的支持,凌晨的时候本文留言破千啦~\(≧▽≦)/~啦啦啦
  圈圈滚去睡觉啦,晚安。
 
  ☆、言纲的决心
 
  “I\'m winner!”
  拿到指环,贝尔露出恶魔一样喜悦着迷的笑容。
  第一次经历生死考验,狱寺隼人在岚之战的失利在所难免,巴里安的贝尔·菲戈尔以他对胜利的疯狂执着,险中求胜。场外的泽田纲吉感觉心脏都要被吓出来了,幸好狱寺听进了他的劝告,否则结局就是同归于尽了。
  岚之戒交出后,算上前一场雷之战输掉的雷之戒,目前一胜两负。
  泽田纲吉握紧手中在雷之战差点一起被罚去的半枚大空指环,由衷的感谢着各种意外搅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刚开始对他们爱理不理的切尔贝罗们态度变了,一举一动说不出的恭敬,简直把他当成Xanxus第二。
  一想到那个恶狠狠瞪着自己的巴里安头子,泽田纲吉只觉得自己快被名为时间的东西玩脱了。
  昨天还是未来同盟的战友,现在又一副要杀他全家的姿态对峙,一来一回隔着近十载的光阴,化作他怎么也逃脱不了的命运——黑手党。但他早已从入江正一那里知道了未来时期的残酷,这一次绝对不能任性、不能后退,他必须拿到所有指环!
  泽田纲吉抬起头看向Xanxus,而对面那个一直被拥簇在中间的男人感应到的视线,再次露出野兽才有的残酷目光,赤/裸裸的血腥和杀机。
  一触即发的危机感绷紧。
  两边的守护者屏住呼吸,彭格列最后的继承人在这一刻真正的正视着对方。
  “大空战,我期待与你交手。”褐发少年的神色是前所未有的平静,淡漠的表面下似乎压抑着狂风暴雨,使得他整个人变得大放光彩。他语气一顿,转而堪称温和的说道:“所以……别那么早开始兴奋啊,你炙热的目光让我很不自在呢,Xanxus。”
  一句话下来,在场所有杂音戛然而止。
  不仅包括彭格列友方观战者,连巴里安那边的斯夸罗和玛蒙也眼神复杂起来,如同看见史前生物。
  山本武结巴了一下,说道:“阿纲?”这、这真的不是调戏的口吻吗!
  “阿武怎么了?”
  泽田纲吉勾起无辜的笑容,压迫感倍增的金红眼瞳盯着山本武,愣是让对方说不出话来了。一旁,可乐尼洛瞅了瞅几天不见就‘霸气’起来的泽田纲吉,迟疑的朝他的家庭教师问道:“他这是受什么刺激了?Koia~”
  “大概是最近精神压力过大,黑化了吧。”
  里包恩毫无同情心的耸了耸肩,前有未来的敌人白兰·杰索,后有巴里安的首领Xanxus,他的徒弟果然不负所望的在压力下成♂长了。
  ——可喜可贺。
  并盛中学的天台上。
  与云雀恭弥坦白了身份的Giotto正和他双双观看着底下的事态发展,一脸兴趣盎然。很快Xanxus在反应过来后就暴怒了,骂道:“垃圾,想死我就先成全你。”双枪掏出,脾气跟炸弹没两样的巴里安头子从沙发上站起来身,只见他身形伟岸,对比大放厥词的泽田纲吉显得落差分明。
  火焰汇聚在枪口,冰冷的金属折射出耀眼鲜红的愤怒之炎。
  “哎呀,果然经不起逗。”
  泽田纲吉十分镇定的戴上了毛绒手套,刚下战场的狱寺隼人则崇拜的望着泽田纲吉,生怕不够乱的大喊“十代目加油”。
  “其实我想说的只有一句话,Xanxus。”
  卡在手枪彻底轰出攻击之前,泽田纲吉利用瞬间爆发力消失在原地。在经历过10+云雀和10+拉尔惨无人道的特训后,他表示整个人陷入了莫弃疗的状态,干脆说出了内心不吐为快的话:“墨守成规多无趣,反正迟早要战,何不如现在了结!”
  于是里包恩也错愕了,这是什么神展开。
  迪诺感慨道:“师弟好厉害!”
  可怜的切尔贝罗们被晾在了旁边,眼睁睁的看着两位大空首领提前开始火拼,场面异常凶险。造成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笑得十分欢乐,尤其在眼尖的瞥见了库洛姆变成六道骸的身影后,Giotto相当不怀好意的向云雀恭弥提醒道。
  “恭弥快去吧,机会难得!”
  “啧,破坏校舍可必须要咬杀啊。”
  云雀恭弥的目光死死地钉在六道骸身上,校服外套在肩膀划出潇洒的弧度,他翻过天台的护栏就往大乱斗的地方冲去。一等云雀恭弥的身影消失,雷、晴、岚三道火焰的光芒闪现,蓝宝、纳克尔、以及新出现的G来到了Giotto的身边。
  张扬的红发和脸侧的纹身昭示着他的身份,G顺着自家首领的视线望去,感慨万分。
  “这就是你如今的后裔吗,看上去很有你的风采啊。”
  “G,你指哪方面?”
  听见好友意有所指的话,Giotto笑眯眯的托腮,而他的问题被纳克尔心直口快的点破了:“群殴方面。”
  Giotto抽了抽嘴角,原来他在同伴们的心中竟然留有这种印象。随手给偷笑的蓝宝一个爆粟,他对天然黑的纳克尔有些无奈,“怎么会,阿纲只是贯彻了指环争夺战的本质罢了。”
  与其说是是一对一的战斗,比如说是【争夺】罢了。
  看见山本武和斯夸罗激烈的交战,长刀挥舞出各自的觉悟,他心想这场指环争夺战在打破了原有的束缚后,也许更加的公平了。不久,一声指环跌落在地面的清脆声音响起,原来是狱寺隼人忍着浑身伤痛的情况下返回了之前的废墟,硬是和贝尔继续死斗。
  踉跄的捡起岚之戒,狱寺隼人把终于打晕过去的贝尔丢给了夏马尔,让他帮忙吊住这个家伙的命。
  G冷硬的面容柔和了下来,新的十代岚守总算没给他继续丢人。
  “蓝波还是太小了。”蓝宝郁闷的瞪着场上欺负小孩的列维,一个大人和一个小孩玩‘躲猫猫’,要不是蓝波被限制了不能用指环点燃匣兵器,才轮到列维在这里逞威风。
  “喏,那边有好戏看了。”
  Giotto知道他担心蓝波,不得不给他转移注意力。
  他手指指向的那边,六道骸狼狈的躲开玛蒙的幻术攻击,却逃不过浮萍拐对脸部的重击,“嘭”的一声,六道骸被揍飞了。蓝宝瞅着六道骸那撮相似的发型,脸上露出相当愉悦的笑容,每次见到雾守倒霉总是那么大快人心。
  “Giotto,雨月和阿诺德究极的也快出来了吧。”
  纳克尔用手平放在额前,观望着战局后纳闷了,为什么没人去管那个戴着云之指环的机器人。除了三不管的D·斯佩多,指环里的其他守护者意识都可以交流,否则蓝宝哪里会那么快跑来见Giotto,还不是晴之戒里纳克尔通知的消息。
  现在合并了指环的有晴、雷、岚、雾,初代守护者只剩下朝利雨月和阿诺德没办法出来。
  G捏着双手的骨指,阴风恻恻的说道:“等大家到齐了,我们再跟Sivnora算算账。”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