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29)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看来在你的体内依然隐藏着许多未知的可能性。”Giotto颇为感叹的话音落下,对方手指上的大空指环腾起一朵大空之炎,火焰钻入了彭格列的匣兵器,“你的决心我已经收到了,我在此正式承认你担任彭格列家族的第十代首领。”
  “不论繁荣还是毁灭,我期待着你的未来。”
  “请记住……”
  “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映入眼帘,泽田纲吉看到的是一双平静到超然的眸子,威严和慈悲并存,宛如站在神坛上凝视着轮回的男人。
  接下来不论泽田纲吉怎么纠结,初代守护者的考验开始如火如荼下进行,除了雾守一如既往欠抽之外,他们的放水程度堪称历史之最。别以为这是什么好事,按照初代守护者委婉的意思——泽田纲吉弄不死那朵白兰花就别活着回来了。
  泽田纲吉泪流满面,这是明晃晃的威胁啊!
  等雾之守护者把人都诱骗到黑耀后,泽田纲吉无师自通了刷守护者好感的办法,愣是在D·斯佩多展开话唠的时候打断说道。
  “我保证让白兰死得令你满意。”
  “……Nuhuhuhu,别以为这样就想让我放水,你给我滚进来接受考验。”
  戴蒙不屑的挑眉,看着那只转黑的兔子蔫搭搭的走了进来,继而开始了各种坑人的幻术陷阱。
  有了初代守护者的考验再前,安排在稍后的彩虹之子的试炼之印倒显得尤为轻松。别问泽田纲吉为啥有那么多考验,他已经在不停的折腾下麻木了,偏偏现在还有里包恩参与其中,坑爹程度翻倍。
  “为什么不攻击我,假如我是敌人,你早输了。”
  “唉,里包恩……”
  泽田纲吉一脸悲悯的握紧拳头,实际上牙痒痒的想要揍翻了这个斯巴达教师,哪有这样奇怪的考验,“你忘了我得到了初代的继承吗,这道X-Burner你确定能空手接下?”
  里包恩面无表情的拿枪顶了顶帽檐,冷声道:“蠢纲,你这是在小看你的老师吗?”
  “其实你非要尝试,我……不介意再来一发,反正送进医院丢脸的是你。”死气状态下比拼面瘫的泽田纲吉摊开手,火焰在掌心上跳跃,上面不断收缩的炎压充分证明了他能来一发的决心。
  里包恩:“……”失算,忘记兔子已经黑了。
  经过困难重重(?)的一周试炼,夺回了完整彭格列指环的十代众又要进入前往下一轮战斗。这次泽田纲吉斗志高昂,归根到底是身边站着化名泽田家康的Giotto,以及待在指环里跟他们一起去的D·斯佩多。
  黑发少年温和的笑着和他们打招呼,仿佛和之前的同学关系没什么两样。云雀恭弥和山本武的反应很小,不管朋友是什么身份都是朋友,而狱寺隼人忽然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行以一礼,过去的行为道歉。
  “G对你的评价也曾是我对你的评价,十代岚守,你的十代目可是等着你成为最棒的左右手呢。”
  听到初代的话,狱寺隼人眼前一亮,好似背后摇着尾巴的看向了泽田纲吉,褐发少年尴尬的点了点头。
  一回去,迎接他们的是白兰迟来的怒火。
  作为匣兵器的梅洛尼基地被强行毁去,是彭格列指环的保护了他们。同时泽田纲吉和Giotto都有预感,如今彭格列指环齐聚,白兰这货绝对要发动全面攻击了。
  并盛基地里。
  众人才安心休息了几天,白兰便阴魂不散的入侵了彭格列的系统。
  身为Boss的白兰直接玩起高端战力对抗的游戏,要求密鲁菲奥雷家族和彭格列家族定下了一场决定指环归属的Choice战。
  入江正一看向了能够做主的里包恩,里包恩颔首,答道:“同意。”
  “呵呵,这就是你号称要打造的最强彭格列,连科技都比不上密鲁菲奥雷。”结束了通讯后,指环里的初代守护者们才懒得理会什么Choice战,嫌弃了一下D的能力后,他们纷纷好奇的围观着被注射了药剂沉睡的Ghost。
  “Giotto,你能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吗?”
  同伴的话让Giotto摇了摇头,他自己知道自己的问题,这具身体早已千疮百孔,全凭Ghost自带的火焰维持身体的机能。
  当Ghost灵魂自带的火焰消耗一空,等待着他的必然是衰亡。
  利用库洛姆身体偷听的戴蒙眉心蹙起,不解的打量着他们和Giotto,守护者隐含担忧的语气让他觉得有什么事情被隐瞒了?这份猜测没有持续太久,蓝宝趴在床的边缘捏了捏Ghost的脸颊,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既然他占用了你的尸身,能否让他的灵魂顶替你和彭格列指环的契约?”
  Giotto一愣,无奈的开口道:“我不会拿无辜者的灵魂去做这种事情。”
  戴蒙被‘灵魂’和‘契约’两个词吓了一跳,他生前留在指环的意识于最近一度陷入沉睡,原以为是二代掌控指环后的恶趣味,现在看来没准是初代下的手,使得活动在外界的自己缺少了这方面的信息。
  心情焦虑的戴蒙干脆收回了幻术,跑回指环里一探究竟。
  房间里的Giotto面色微变,倏然扭头看向门口,只见库洛姆欲哭无泪的站在那里,被抓了个现行。
  “库洛姆,刚才是D在偷听?”
  “嗯,D大人控制我来这里听你们说话,现在不见了。”
  库洛姆羞愧的低下了头,Giotto心生不妙,立刻对其他守护者说:“D肯定是去找二代了,你们快拦住他!”D还不知道他灵魂的问题,在联系不到指环里的自己的情况下,他身兼二代雾守的身份,肯定会跑去联系二代。
  “Gio……”
  G心虚的扭过头,蓝宝和雨月一个望天一个望地,纳克尔究极的傻笑着没说话。Giotto哀求的看向了他最正经的云守,阿诺德冷淡的瞥了他一眼,然后一个手刀打晕了库洛姆。
  “这是我唯一能原谅他的机会,你确定要破坏吗?”
  “阿诺德,彭格列指环是世界基石,谁知道毁灭了它的后果!”
  Giotto飞快的给出了解释,一己私心和世界的安危比起来完全不重要,天知道D得到真相后会不会毁灭了彭格列指环。
  “你是不是多虑了?我记得这个时代的彭格列指环毁了,也没看见世界有什么问题。”阿诺德扯出一个讥讽的笑意,对于这个问题,Giotto犹豫了一下后小声解释:“我联系过这里的雕金师塔尔波,他说泽田纲吉将指环的碎片交给了他,等到十年前的他们走了就可以去修复。”
  塔尔波是唯一能够修复指环的雕金师,而他自中世纪起就效命彭格列家族,面对Giotto的主动联系,对方知无不言。一旦彭格列指环能修复,便代表着七的三次方并未真正缺少……
  “看来这个时代的泽田纲吉没有蠢到家。”
  得到了勉强说得过去的理由,阿诺德不甘不愿的化作云炎去指环里堵D·斯佩多,心中对初代后裔的无耻程度刮目相看。敢情泽田纲吉没打算舍弃彭格列指环,只不过向整个黑手党界玩了一出苦情戏。
  同理可知,能猜中这个结果的Giotto……无疑段数更高。                        
作者有话要说:  圈圈发现留言越来越少了……OTZ
  今天的留言只能明天回复了,晚上网络不好(也可能是JJ抽了),后台刷不开留言区,想在前台回复也只能看见一朵菊花不断的转悠【TAT
  谢谢T酱的小剧场,圈圈给你一个香吻~啵
  晚安,圈圈今天早点去睡啦,争取以后晚上更新。
 
☆、绝望的白兰
 
  某种意义上喜欢看戏的Giotto并不打算参加Choise战,不过里包恩的邀请他也没有拒绝。
  他走出基地,无语的望着天空上巨大的‘白兰,虽然看上去是那么奇怪,但以科技含量而论,这种依靠炎压便能实现空间转移的装置不逊于于匣兵器,堪称恐所有平行世界的巅峰科技之一。
  想当年他们连枪械都少见,现在的人类进步真快啊……
  Giotto收回了视线,惋惜着白兰这样疯狂的天才只出现在百年后,而不是最需要改革的中世纪。要是那时能出现觉醒玛雷指环的大空,他无论如何都要把人给抓来当苦力,哪里有时间让他空虚寂寞冷、还走上毁灭全世界的魔王之路。
  少年脸上显而易见的遗憾没有逃过里包恩的注意,有意改善关系的他问道。
  “初代,您对玛雷指环有了解吗?”
  “与彭格列指环齐名的玛雷指环一直是个秘密,我也是恰巧得知它在‘灵媒’赛比拉的手中,而后她创建了基里内奥罗家族。”提起能够预知未来的赛比拉,Giotto神色微微的敬佩,他曾经不相信神棍的预言,可是赛比拉的洞察力让他不得不信。
  17世纪初时,一个戴着精致兜帽的女子垂眸静坐,气质神秘而典雅,宛如童话中才有的巫女。
  不,或许她便是巫女。
  “彭格列先生,过去、现在、未来,你想要询问事情的我只答其一。”
  “很抱歉,赛比拉女士,我其实没有什么想问的预言。”
  被同伴推到位置上的Giotto有些尴尬,无神论者如何面对黑手党界名声最高的灵媒,尤其对方还是个年岁相仿的女士。赛比拉充满了然意味的笑了,随后让属下把桌子上糊弄人的水晶球搬走,她起身端起茶壶招待几位客人。
  “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无数种可能,然而无论哪一种可能,我想你心里也一定做好了准备。”
  “……是吗?”
  “是与不是,你岂不是最清楚的那一位吗?”赛比拉柔和的话语令Giotto沉默了下来,他一生坎坷,即使是知道剧情也无法改变整个人生,如今更是稍有不慎就会葬送在战场上,预知未来对只剩下生、死选择的他无用。
  “作为你之前质疑我的代价,临行之前,我给你一个小小的忠告。”
  在几个守护者不善的目光下,赛比拉露出了一个俏皮的眨眼,对始终温和优雅的Giotto说出了让超直感拉响警报的一句话:“Giotto·Vongola,当你向一个小婴儿提到我的时候,你将要碰到人生中最尴尬的事情。”
  记忆顿时在震惊中回笼……
  灰色的眼瞳微缩,Giotto还维持着刚才和里包恩说话的笑容,除了弧度开始有点僵硬。他在生前闭口不谈赛比拉那么多年,直到在这个世界上才放松了许多,终于踩中了名为‘预言’的告知。
  时光能倒带吗?他想把之前说过的话吞进去。
  里包恩疑惑的问道:“初代?”
  “没什么。”Giotto体会了一把有苦说不出的味道,来不及后退,一片惊人的亮光爆发开来。原来是十代家族他们的炎压很快达到白兰定下的标准,空间转移装置启动了。
  “哎呀哎呀,竟然有幸请彭格列Primo来观战。”
  换下了一身古怪制服的白兰领着他的六吊花们走来,漫不经心的语气里咬紧了‘观战’二字。
  白发青年的长相极为俊美讨喜,再加上清爽的笑容、一口一个棉花糖的孩子气举动,如果不是先前见过立体投影,恐怕泽田纲吉怎么也联想不到他是密鲁菲奥雷的首领,以及……六道骸口中无恶不作的变/态。
  Giotto还未作答,六道骸标志性的笑声先扬起,“Kufufufu~,你干了那么缺德的事情还不允许别人过来吗?”
  “你别又污蔑我哟,骸君?”
  白兰的脚步一滞,顶着身后六吊花好奇满满的目光,他笑得阴冷起来,瞬间从阳光青年转变成幕后Boss的形象。当过卧底的六道骸才不吃他这套,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发现白兰的人渣程度没有最低只有更低。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