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Giotto做出了一个起手势,强大的火焰在掌中跳跃着,却伤不到使用者分毫。不用问,那正是他经常施展在同伴身上的招数,传说中守护者的克星。
  “零地点突破。” 
  ‘咻’的一声,三个冰雕出现在复仇者监狱的倒数第二层隧道里,造型相当奇特。
  五个小时后,一场轰动了整个复仇者监狱的越狱之行告一段落,Giotto也因此留下了一条暴力形成的通道。该通道的线路十分诡异,几乎是以90°垂直的形状往上挖洞,毫无疑问,最下方的地方正是底层的水牢。
  站在寒冷的冰原上,Giotto心有余悸的回望了一眼被雪覆盖的入口处,脸上的伤痕充分说明了复仇者的凶残程度。真是一群怪物般的人,他不过是不小心撕毁了其中一个复仇者的绷带,结果追捕的力度瞬间上升到了追杀。
  “唉,又得靠超直感认路了。”
  火光冲天而起,在天空上化作一道漂亮的流光。
  注意到这个异象,复仇者监狱里慢慢走出了一个矮小的人影,他戴着遮住了半张脸的礼帽,白色的绷带包裹住稚嫩的脸庞,久久没有回过神。
  好熟悉的火焰味道……
  在他漫长的记忆之中,到底是谁拥有着类似的火焰?
  “竟然是彭格列的人。”
  一头披肩卷发的复仇者也走了出来,他伴随百莫达已有数百年,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疑惑。只是猜测的真相太奇妙了,让见惯了怪事的他都犹豫了,到底要不要说出来啊。
  “耶卡君,我不记得资料里有记载过他拥有大空属性。”
  目光锐利的盯着对方,身为复仇者监狱长的百莫达绝不希望自家情报出错。
  “百莫达,你这几年一直关心着外界,不清楚也很正常。这个犯人的体质很特殊,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精神异常,因为其不确定性的能力和犯罪,所以被关进了水牢里方便监视。”
  “精神异常?”
  “是的,据说非常像是附体。”
  一听附体二字,百莫达的脑袋一懵,顿时联想到了非常不妙的事情。
  “不可能吧,不可能是他吧!”
  “这不是还没确定吗。”
  耶卡连忙安抚住炸毛的百莫达,陷入了歇斯底里的小婴儿完全不听他的解释,自顾自的走在雪地里转圈圈。他不是什么蠢货,活了数百年的他更明白有哪些人是动不得的,只是不知道现在挽救一下是否还有用。
  “耶卡,把斯佩多的事情和我们撇干净,不能让他发现这个人的存在。”
  片刻,百莫达在绷带下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如同浑身冒着黑气的小恶魔。
  “然后……封锁住零地点突破和大空之炎的消息,全力逮捕精神异常的水牢犯人!”
  意大利北部的天空。
  “妈妈,有流星!”
  在一个偏僻的农场里,小女孩惊喜的拉着母亲的手说道。
  “是吗?”
  提着晾晒衣物的妇女抬起头,天空依然蔚蓝一片,并没有看见什么流星。
  “会不会看错了啊。”
  “妈妈才看错了呢,莉卡绝对没有错,是好漂亮的流星!”
  叉着腰,小女孩撅着嘴反驳母亲。妇女温和的笑了笑,丝毫不在乎女儿的稚气之语,而莉卡转眼间又被其他的事物吸引走了目光。
  千米外,草丛里。
  血……
  他似乎受伤了啊……
  ‘Gio,你又不爱惜自己了。’
  湿稠的液体从手臂上蜿蜒滑下,Giotto恍惚间又以为自己坐在了战壕里,而G还在旁边一边唠叨一边帮忙包扎伤口。他忍不住伸出手,却无力握住眼前的重重幻影,那个红发的男人好像离他有一个世界那么远。
  还说我,G。
  你明明比我还要不爱惜身体啊。
  眼眸半阖,他垂下了手腕,面容不易觉察的沉寂了下来。
  “出来吧,使用幻术的家伙。”
  “咦,什么是幻术?”
  突然,一只绿油油的大青蛙出现在Giotto的视线范围内,它蹲在地上,豆子大的眼睛好奇的望着他。Giotto愣了一下,便捧腹扑笑了起来,眉眼中丝毫不见方才的冷冽。
  “小青蛙,能告诉我这里是哪吗?”
  “不要,你先告诉me‘幻术’是什么东西?”
  青蛙摇了摇头,随后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蹲在刚才青蛙坐的地方,眼角分别是一个靛青色的倒三角,整个人显得呆萌无比。
  “幻术啊,它是飘渺的雾,也是个经常骗人的东西。”
  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脑袋,Giotto失血的脸色有些糟糕,但眼中对孩子的温柔始终不改。不是说他对雾属性有什么偏见,而是雾的力量太容易让人走上歪路,不宜让懵懂无知的孩子接触。
  “好孩子不应该骗人。”
  “啊喏,你不止一止血吗?”
  碧绿色的眼瞳清澈一片,生活在意大利乡下的弗兰只跟着奶奶住,从来没有任何人指导过他有关幻术的常识,所以他对眼前知晓自己能力的人格外好奇,就差揪着他的衣服继续求问了。
  “过一会儿血就会凝固,不用担心。”
  “嘁,me才没有担心。”
  视线打量了一下杂乱的草丛,还有这个受着伤也微笑着的少年,弗兰决定好心的帮他一回。刚转身打算回家拿伤药,他的手腕就被另一只手握住,被阻拦了接下来的举动。
  “不用了。”
  Giotto摇了摇头,想要靠自己的力气坐起来,可惜僵硬的四肢向他抗议之前的超负荷战斗,没有一时半会的功夫,他无法不留下痕迹的离开这里。
  “你有读心术吗,怎么知道me想干什么。”
  “你多虑了,我没有读心术。”
  复仇者监狱的衣衫很薄,在这个寒冷的季节越发显得Giotto太过单薄,脸色苍白得仿佛下一刻就会昏倒。但是Giotto的眼神很亮,像是冬季的太阳,能够给予人珍贵的暖意。
  “我碰到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自己尚不能解决,怎么能连累到你和你的家人。”
  “相信我,这点伤真的没什么。”
  弗兰迟疑的点了点头,只不过他没有离开,哪怕冰冷的手指已经松开了钳制。
  “那me陪你,不过作为交换,你要告诉me‘幻术’。”
  “……我没有要你陪。”
  Giotto一阵无语,这年头的孩子都懂得得寸进尺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无奈的毁约
 
  好不容易在傍晚前把这个叫弗兰的小男孩哄走了,Giotto才踉跄的站起身,很小心的清除了自己留下的血迹,这才朝着人烟稀少的方向走去。
  没有任何目标的Giotto本来应该找个地方好好休养,但站在这片名为意大利的土地上,他再次感受到了心底里不可名状的激动。四百年前的他放下一切远走他乡,怎么可能仅仅是为了远离是非,他只是……在退位时举起指环发过誓。
  D,如你所愿。
  我之一生,都不会再踏入意大利一步。
  脸颊微凉,Giotto仰头望着天空,无数晶莹的雪花从天而降,落到了离家太久的游子身上。如果不是死后被囚禁在世界基石中,他后半生的记忆都快覆盖了过去的事情,奈何泽田家康依旧不能当个真正的普通人。
  “阿诺德,你说我是逃避问题,可我总不能为了解决问题而杀了D。”
  低低的笑声溢出嘴角,他的眸中透露出被命运捉弄的无奈,复杂的成长经历让他在学会了拼搏的同时,也学会了放手。黑手党界容不下背叛,从D·斯佩多开始挑战他在彭格列的权威时,他就知道决裂的那一天即将到来。
  或许如同D讽刺的那样,他真的不适合当一个首领吧。
  眼睫轻颤,遮住了眼底的那抹涩然,Giotto步履蹒跚的走向了能够收纳他的荒野。
  半月后,海上。
  坐在驶往日本的轮船里,Giotto笑容灿烂的当了一回偷渡客。
  走到了海风强烈的甲板上,他深深的注视着意大利的西南方向,目光里微微缅怀。即使他由于意外而出现在意大利,但不代表他放开了过去的心结,永不踏入彭格列……是他最后的坚持,也是作为Vongola创始人的骄傲。
  Giotto下意识的将手指压在鼻梁上,却没有碰到印象中的火焰面具。
  是啊,他自由了……
  不需要再用面具来掩盖那冰冷的神情,也不需要再直接的面对着历代的彭格列首领。
  “真不知道日本有什么好的,哪怕是卖身做白工,你竟然都愿意偷渡过去?”
  一个华裔的小女孩走到了他身边,黝黑的大眼里全是满满的不解,她正是偷渡团伙组织者的养女。至于这个本该对陌生人很防备的女孩为何会主动说话,这便得赖于Giotto那一口流利无比的中国话了,以及……这头同样的黑发了。
  “因为回忆啊,那里曾有我的家。”
  淡灰色的眼眸愉悦的眯起,Giotto想起了那段隐居于日本的日子,时间虽短,但温馨得令人落泪。
  “‘曾’?那么现在呢?”
  学着黑发少年那样撑着栏杆而站,小女孩侧过头望着对方,似乎觉得挖掘他人的过往十分有趣。Giotto被这句话给问住了,心底涌起的幸福敌不过现实的残酷,他怎么也说不出准确的词来形容自己,只觉得眼前的风景都无趣了许多。
  “不知道。”
  有些哑口无言,Giotto如今只剩下泽田那一支血脉,亲人的话勉强算是,可是……家?
  “你的神情已经回答了你的话,既然自己都不觉得那是家,又何苦回去触景生情。”
  小女孩的嘴角扯出一个嘲笑,阴冷得简直不像是个正常的孩子,又或者说,正常人家的孩子怎么会待在充满风险的走私货轮上。
  “其实……我以前也是那么想的,然而我最终后悔了。”
  Giotto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眼底流露出对孩子早熟的疼惜,他蹲下身凝视着这个小女孩说道。
  落叶、归根。
  唯独在死前那一刻才猛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遗憾,连落叶归根都做不到……
  “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抛弃了他们!”
  没等Giotto说完,小女孩狠狠的挥开了他的手,脸色难看的跑开了。
  “嘘。”
  一个轻挑的口哨声响起,Giotto在其他船员看热闹的目光下皱了皱眉,到底是放不下心中的担忧,他顺着对方跑开的方向追去。
  隐隐的哭声从杂物堆后传来,像只失去了保护的幼猫,连哭声都细小微弱得可怜。Giotto一下子心软了起来,当年他那么早的死去,会不会他年幼的女儿同样是这么伤心的哭着,比撕心裂肺的大叫还要让人揪心。
  “我叫陈雯,才不是什么意大利人的种,我的爸爸妈妈是华夏人,却是两个发了疯想要出国的华夏人!”
  抽泣的抹了抹脸颊,她怎么也止不住那停不下的眼泪,时间可以抹平有些人的伤痛,同样也能让有些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痛苦。
  “见鬼的赚大钱!”
  她突然站起身,身体发抖的愤怒说道。
  “他们连踏入意大利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意大利的海上巡警给遣送了回去!你又知道我为何能留在意大利吗,呵呵……我那个‘养父’可了不得,见我的年龄和长相正好合适,而且留在意大利也是个黑户的身份,便扣押了我当他女儿。”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