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0)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挖坟、刨尸,最后复活肉身,你为了掌控初代的身体,竟然将一个只听你操控的灵魂装到初代的体内,每天还把人藏在办公室……”
  六道骸没能说我全部就被Giotto一个肘击打中,捂住腹部咽下了某些不该提的话。同一时刻,指环里的初代守护者意识都沸腾了起来,想往外冲却发现被初代用权限拦住,唯独D·斯佩多庆幸意识暂且留在库洛姆那里了。
  不过,他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挖坟的家伙!
  “很遗憾,我对他没有那方面的想法。”白兰一把捏碎了棉花糖的纸袋,然而关键时候他的话似乎没人信……面对着小桔梗欲言欲止的表情,他笑容抽搐的答道:“那个灵魂不是为了掌·控·身·体才放入进去,他是平行世界的另一个‘我’,我是为了探寻七的三次方!”
  义正言辞的效果:0。
  人品堪忧的白兰和号称美色过人的Giotto双双沉默了,八卦的威力总是胜于事实。
  这个世界太残酷了!
  入江正一推了推眼镜,瞥了眼画着烟熏妆的桔梗,十分考据说道:“黑手党界已经不是第一次疯传你男女不忌了,况且你做事的确是随兴而来,根本不在乎世俗礼法,你敢保证任何一个‘你’都没有玩过男的吗?”
  白兰:“这……”八兆个平行时空,他还真不敢保证。
  “其次,我在这些平行世界里也发现你干过挖坟的事情,包括贝尔·菲戈尔的哥哥在内,你丧心病狂的只挖那些早年死去的人,对年老体衰的其他强者不感兴趣。最后有一个证据,你的床伴大部分都是金发蓝眸的意大利少女。”
  白兰整个人都斯巴达了,他生活在意大利,献上来的少女自然大部分是金发蓝眼的意大利人。
  “这就和他们乱传的一夜御十七次郎一样不靠谱,小正你为什么会相信!”
  “……咦,原来你做不到?!”
  一直把白兰视作无所不能的入江正一震惊了,白兰身后数量X5的六吊花也震惊了。首次听重量级人物的爱♂恨♂纠♂葛,中途还爆料出白兰在某方面的能力,泽田纲吉的战意立刻被囧囧有神的八卦的欲/望挡去。
  Giotto感觉一口血噎在嗓子眼,能别越描越黑吗!
  白兰:“……”
  哎呀,好像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难道是真的……我不相信,铃兰说好了要当白兰大人的妻子!”水蓝色长发的少女踉跄了几步,不敢置信的从白兰的身后走了出来,口里说着不相信,但蒙上水雾的双眼则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
  造成这样局面的入江正一忽然感觉胃疼消失,心底佩服着里包恩的计划,这么轻易就把白兰逼到了痛不欲生的地步。
  里包恩悄悄翘了翘唇角,感谢六道骸提供的绝佳灵感。
  ——指环里。
  深知黑手党界有多混乱的G陷入抓狂状态,愤恨的注视着外面的白兰。发现其他同伴们深深担忧着Giotto的贞♂操问题,身为情报部首席的阿诺德回忆了一下昔日属下的八卦内容,饶有兴趣的开口/爆料。
  “斯诺迪诺家族,多罗尼斯家族等超过三个家族首领、五个贵族名流都打过Giotto的主意,说不介意一夜情。”
  “我要宰了他们!”
  “这点蓝宝和D应该猜到了,也亏得你相信那些人仅仅是出言不逊才被Giotto打成重伤。”
  阿诺德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因为上层圈子的糜烂程度叹为观止,所以在维护自己的安全方面,皮色出众的Giotto比他们都敏感。
  出生大地主家庭的蓝宝拍了拍G的肩膀,同情(?)的说道:“要不是G的性格和脸上的纹身让人害怕,恐怕你也会碰到这方面的骚扰。”
  “你们都没告诉过我!”传统直男的G一脸绝望,自诩了解黑手党黑暗和残酷的他竟然还没蓝宝知道的多,太打击人了!感受到阿诺德扫过的视线,隐约了解一些的纳克尔心虚的画十字,教廷在某些方面的污秽程度其实不逊于贵族圈。
  没办法,神父不能结婚。
  朝利雨月忍笑的安慰着G,“别这样,Giotto也不想你担心罢了。”
  “你们太小看Giotto本身的吸引力了,西蒙·科扎特和D·斯佩多的那档子事早在黑手党界心照不宣,Giotto的人品摆在那里,谁会脑残的相信他害死自己最好的盟友,大部分人皆是猜测D·斯佩多忍无可忍,吃醋干掉了科扎特。”
  G呆滞,一瞬间被刷新了三观。
  朝利雨月忍不住破功笑了,说道:“原来还有这个版本啊,不知道隐居的西蒙知道吗?”阿诺德冷漠的面容挑起一丝笑意,似乎回忆起了当时的满城风雨,“当然知道,这本来就是他暗地里派人宣扬出去的流言,害得D到处在抓罪魁祸首。”
  蓝宝瞪大了双眼,这个乐呵了他好久的八卦竟然是科扎特自己干的事!
  纳克尔:“……”他的朋友怎么十个有九个黑心肠。                        
作者有话要说:  好吧,你们要的高能来了,给力吗?╮(╯﹏╰)╭
  下一章是Ghost的裸奔,你们懂的。
 
☆、重逢的笑容
 
  闹剧最终在白兰爆了大空之炎的情况下镇压过去。看见首领的玛雷指环不断的冒着小火苗,六吊花这边见状齐齐后退一步,默默的看着他笑容妖孽拽着泽田纲吉的手腕上台,强行开始Choice的随机选择。
  点燃死气之炎的泽田纲吉面瘫着一张脸,看了眼结果后,心底鄙视着白兰的人品。
  他这边大空一名,岚属性一名,雨属性一名,无属性两名,最强的云属性和雾属性皆没有被抽中。如果说是他运气不好,为什么偏偏白兰那边除了他自己,还可以有一名云属性、两名雾属性,外加一名晴属性的家伙。
  本来不打算上场的白兰这回彻底黑化,笑吟吟的张开翅膀,他落在半空之中,好似俯视世界的灭世神只。
  张开五指,玛雷大空的指环闪烁着橙黄的大空之炎。
  在这一刻到来之际,白发青年仿佛不再是入江正一眼中会抓狂、会抱怨公务的白兰·杰索,而是跨越了八兆个时空的最强意识。他正以超越人类的形态踏足Choice战,眼神睥睨轻蔑,口中玩笑般的提及与入江正一约定的这场游戏。
  强大、恐怖,时刻充斥着毁灭的气息散发开来。
  泽田纲吉不得不迎了上去,超直感让他更深入的体会到白兰的情绪,那种针对着整个世界的可怕恶意,他必须阻止!而在六吊花眼中,不管白兰·杰索的形象被六道骸和入江正一败坏了多少,他们始终崇敬的仰望着天空中站立的白兰。
  六道骸抽了口凉气,终于明白自己的战力为何在白兰眼中可有可无,却偏偏对其他人没那么轻视。
  白兰的精神强度足以让他无视一切无形幻术!
  “能操控他五感得恐怕只有传说中的恶魔吧,不,他本身犯下的罪孽已经超越了恶魔。”六道骸叹息的摇了摇头,幻术师最讨厌的第一是被‘无视’,第二是被‘看破’,怪不得自己的卧底行动完全无效。
  之前被六道骸黑了一把的Giotto凉凉的说道:“D的话,虽然无法控制,但可以影响他的五感。”
  “六道骸,你没有发现吗?”
  面对六道骸的质疑,他的手指向山本武那边遭遇的阻击,雾属性的狼毒正展开一个庞大的幻术空间。Giotto的指尖轻点虚空,左手中指上的大空宝石戒指模糊一片,呈现出一颗靛青色的雾属性的A级指环。
  紧接着,狼毒的面具在六道骸吃惊的注意下变成了D·斯佩多的面容,他竟然扮成了真六吊花!
  “幻术是骗术的一种,通常最高明的骗术只有骗过了自己人才能骗敌人。”
  “你的意思是……”
  六道骸颦眉,狼毒身上阴暗古怪的气息并不像D·斯佩多啊。听到二人的交谈内容,里包恩忽然跳到了六道骸的肩膀上,通过他这个角度的幻术打量着狼毒,沉思后说道:“他这是打算关键时候反水吗?”
  “为了取得白兰的信任,D恐怕让狼毒附身在他的契约者身上,再借由契约者的身份压制狼毒的意识,潜入密鲁菲奥雷内部。”
  Giotto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里包恩的意思,D·斯佩多最喜欢在关键时候捅刀子了。
  得到的解释并不能打消疑惑,里包恩好奇的问道:“初代,你是怎么发现他的身份?”连有着平行时空记忆的白兰都没发现差别,Giotto又为何能一眼看穿了D·斯佩多,这已经不能用敏锐来形容了。
  “如果非要说个理由的话,大概是太了解他的性格了吧。”
  Giotto望向了和几个少女站在一块的库洛姆,眼底带着浅浅的无奈和纵容。若是平常的时候,D的意识肯定掌控了身体来观战,而不是任由六道骸夸赞白兰的能力。幻术师的自傲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狼毒既然也是幻术师,怎么可能逃得过D视线。
  最强的幻术师,只允许一人!
  六道骸有些毛骨悚然,庆幸起自己站在彭格列的阵营,否则D·斯佩多哪里会放弃对他身体的执着。
  看着泽田纲吉和白兰的交战,就在里包恩觉得底牌足够的情况下,一道刺眼的亮光闪现,变故突生!伴随着白兰放肆的大笑,走神了一下的泽田纲吉被打落在地,错愕的抬起头,却发现漂浮在天上的空间转移装置再次启动!
  凭空出现在交战地的是一个熟悉的人影。
  泽田纲吉定睛一看,面瘫脸绷不住了,来人是本该陷入沉睡的Ghost!
  “小纲吉,他是我的雷之守护者,怎么能不来呢?”
  白龙优雅的游走在身边,背生双翼的白兰笑得意气风发,局已布下,哪怕彭格列初代复生了也不会改变。他指着趋向燃烧生命的Ghost,炎块的本质透过这具强悍的身体逸散出来,火焰腾起,衣缕焚烧殆尽,宛若火中行者的金发青年缓步走来。
  额前秀气的刘海被风吹开,Ghost空洞的双瞳因生命的流逝绽放出极致的璀璨。
  可、可是……
  这也掩盖不了他光裸的事实啊!
  泽田纲吉被吓的说不出话来了,反射性的瞅着观战席那边的人,几个妹子们已经捂住了羞红的脸颊,透过指间继续看Ghost。除了早已没下限的六道骸和里包恩,唯一冷静的云雀恭弥抱臂而站,淡淡的感慨道:“哇哦。”
  Giotto石化。
  介于场景耻度略高,他已经Hold不住了。
  指环里,几位初代守护者默默看着G狂怒的神色,心道:‘看见首领的身体在裸奔,他们该用什么反应比较好?’
  普大喜奔?
  不,那样会被Giotto和G联手宰了。
  很快二代的笑声隔着距离传来,张狂得让人耳膜都刺痛,成功把G的全部仇恨值拉了过去。阿诺德挑了挑眉,掏出手铐,朝利雨月和纳克尔等人纷纷有武器拿武器,没武器上拳头的向发声地走去。
  还没靠近,就看见Sivnora拍着扶手笑道:“哪个神经病干的好事,赶快拍照留念啊!”
  G含怒的抽出长弓,一箭射去。
  “那是你哥哥!”
  “妈的,老子从小被他黑着长大,还得天天看他一副圣母样!”踹翻了王座的Sivnora避开一箭,双眼凶狠如狼的盯着G,掳起袖子就开始干架。
  D·斯佩多的灵魂隐匿在一旁,无语的看着大家围殴二代,最后混战到二代的守护者出马。
  你们……是不是都忘了外面的初代快气疯了。
  “白兰·杰索!”
  Giotto的零地点突破还没招呼上去,与山本武战斗的狼毒突然将面具抛下,十年后的D·斯佩多化作一缕迷雾消失在原地。随着戴蒙的阻拦,金发青年越来越靠近白兰的脚步停下,周围猛然出现一阵强大的吸引力,八方四面的死气之炎在空中化作绚烂的色彩。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