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1)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一条条吸收而来的死气之炎并没有满足Ghost,他身上化出触手般的东西像D袭去。
  戴蒙眉头微皱,感知到流逝的雾属性火焰,他立刻点燃了从复仇者监狱那里学来的夜之炎。掐断了妄图吸收力量的触手,戴蒙在白兰的冷笑下拿起镰刀,结果听到了Giotto那边传来了动静。
  黑发少年脸色惨白,灰色的双瞳在怒极之下化作金红。
  在他的附近,无数大空之炎像光点一般的逸散出现,其中大半火焰形成庞大的环形保护圈,极力阻止着Ghost和他的联系。众所周知死气之炎也算是生命之火,快上数倍的流逝让原本不佳的身体更加不堪负担。
  “亲爱的初代,我说过别小瞧他嘛,等他调试完毕后绝对不会令你失望。”
  白兰随手送了泽田纲吉一记白拍手,继续把他打飞。他没有在意D·斯佩多的阻止,甚至连发现狼毒是卧底也没有不悦,仅仅是注视着Giotto曾经站在巅峰的火焰,像注视着自己心爱的棉花糖一样充满愉悦。
  也不是第一次见到贪婪的目光,但和白兰·杰索这样无耻的就第一次见了。
  Giotto呼吸不稳的低笑一声,多少年了,他这是被人当成软柿子吗?喜欢和平却出生在战乱年代,渴望守护却不小心走上破坏的道路,最后梦寐以求的安息都得不到。呵呵……尸骨被挖,身体被他人占去,简直是他从未想象过的尴尬!
  赛比拉,你可在百年前看到了今天的一幕。
  Giotto闭上双眼倒下的一刹那,十年后的D·斯佩多脸色一紧,以往不敢下手的镰刀狠戾的往Ghost的身上劈去!
  不但快,似乎害怕着不够更快!
  透明的火焰穿过金发青年身边的火焰层,就在即将触碰到毫无阻碍的脖颈时,那双无机制的眼瞳泛起淡淡波动。他扬起记忆中才有的笑容,漂亮的金红眸子凝视着他,百转千回,透过指环王座和人间的漫长距离。
  王者在神坛上低下头,弹指之间,光阴已改人未变。
  “D。”
  假的!假的!骗人的东西!
  “松手。”
  凭什么命令我!你明明是白兰创造出来的假货!
  “笨蛋。”
  谁是笨蛋啊!D·斯佩多愤怒的握紧了镰刀。
  “连真假都分不清,不是笨蛋是什么?”不带任何嘲弄的喟叹响起,D·斯佩多浑身一僵,温暖的指尖触及肌肤,他的镰刀被人一点点移开。Giotto无奈的夺下了差点要他命的镰刀,D没有发现吗,他握着武器的手都在发抖啊。
  十年后的他这么轻易舍弃了卧底的身份,这么……轻易的动摇了杀意……
  Giotto心想,能否认为自己比他想象中的重要一点。
  “D,叙旧先放到一边,你给我找件衣服。”刚想扒了对方外套的Giotto扶额,想起风衣半遮不遮的情/色模样。没办法,他不能再等了,围在旁边的火焰已经在收敛,等下就全部挡不住了!
  D·斯佩多迟疑了片刻,大空独有的感染力解开了他最后一丝怀疑。
  “我有幻术。”
  “……不行,你的幻术对你无效。”
  Giotto的廉耻心动摇了一下,裸奔什么的太糟糕了。
  “哦?看上去是彻底复活了。”白兰的笑容一凝,晦涩的神色让双眼异常深邃,看到Giotto掌控了身体,他便知道无法回收Ghost的炎块了。不过能轻易罢休就不是白兰了,他残忍的说道:“小桔梗,不用管其他人了,现在杀了观战席上昏迷的少年。”
  “是,白兰大人。”
  追杀入江正一的桔梗立刻折身返回,这个游戏的规则对他毫无意义。
  “砰——”子弹射出。
  桔梗眼瞳一缩,脚边溅落起细小的碎石。
  视线范围内的观战席上,里包恩不知何时举起手枪,一丝杀机在百米之外牢牢的锁定在他身上。
  “不准跨上来一步哟。”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中,大脑开始昏沉沉……
  提前泄露一下,别期待他会用这具身体回十年前啊【捂嘴逃走
  圈圈圆润的打个滚,去睡觉啦,晚安,顺手放一张G爷帅呆了的图(手机站的亲们可能看不到图片,有空可以在电脑上看图,或者打开手机本章的网页版)
  大家可以脑补一下裸奔了~☆,承认他帅的举个手~【圈圈已经被秒杀,血条清空
  
 
☆、七的三次方
 
  泽田纲吉呆滞的看着天空上的交战,手中的彭格列指环被老祖宗借走了,只剩下纳兹蹲在一旁舔着毛发,仿佛没看见主人白痴的模样。他现在深切的想要Xanxus来一趟,因为对方曾评价初代的火焰软弱可欺,等等……卧槽,白兰的翅膀被初代撕烂了!
  血涌如泉,白发青年的背后出现两道狰狞的伤口。
  “看来初代非常生气啊。”
  里包恩用嫩嫩的嗓音说出泽田纲吉的心里话,听上去有种诡异的满意。
  由于Ghost之前出现的距离较远,六吊花们虽然逃过一劫,但损失的火焰与其他人差不多。对于白兰的做法一目了然,六吊花们毫不怀疑当时要是靠近了一些就必死无疑,这分明是心中的神把他们视作可有可无的弃子。
  铃兰捂住胸口下改造过的心脏,神情有些崩溃,如果她启动修罗开匣的状态,恐怕在Ghost的手上支持不了三秒。
  即便如此,她现在的状态也好不到哪里去。
  狼毒是D·斯佩多假扮的身份,Ghost被彭格列初代压制住,他们六吊花只剩下四人。铃兰煞白着脸颊看着石榴,忍不住拉开了距离,刚才在危急时刻,石榴毫不犹豫打开了她拉着对方衣服的手。
  “石榴。”
  “闭嘴,吵死了。”
  石榴冷漠的转身离去,发现Ghost吸收火焰的能力消失后便毫无顾忌的修罗开匣。
  十年后的D·斯佩多嘲笑的看着内讧的六吊花,除了桔梗信仰坚定得可怕,其他人的性格自私自利,一碰到生死选择就慌了神。另一边,狱寺隼人来到了雏菊的附近,得到初代传承的指环发挥出更加强大的火焰,一击破碎保护。
  游戏已经彻底混乱了……
  云雀恭弥挑起满意的笑意,拿起双拐飞跃到桔梗的面前,对战密鲁菲奥雷的云属性六吊花。
  发现D·斯佩多的眼神落在库洛姆身上,六道骸则没那么轻松了,提起三叉戟护在满脸惊惧的少女面前。戴蒙的视线在六道骸身上打了个转,然而彭格列指环上的气息让他失去了靠近的想法,啧,十年前的自己竟然跑到了指环里观战。
  “我对这个青涩的小女孩没兴趣。”被人用防变/态的眼神对待,D·斯佩多在不悦之下邪恶的笑了,“骸,别忘了三年前是谁保你出复仇者监狱,这个世界能真正让我想要夺取的只有你啊。”
  六道骸:“……”
  指环里的众人:“……”
  库洛姆立刻鼓起勇气护在六道骸身前:“D大人,我绝对不会让你靠近骸大人!”
  话音刚落,耀眼的火焰似洪流般从天而降!D·斯佩多堪堪侧个身,就瞬间被Giotto糊了一脸号称能净化心灵的大空之炎。换了一套列恩提供的衣服,Giotto脚踩在虚空,素白的手指上佩戴着一枚镶嵌着华美宝石的指戒。
  不用什么试炼,彭格列指环在他身上展现出真实的形态。
  而众人关注的焦点——白兰·杰索已经狼狈的扑街。这些年全靠作弊才能预知所有人的弱点,再加上Ghost身上的炎块被Giotto截胡,玛雷指环也无法拯救他可悲的实战能力。
  最倒霉的是敌人的肉体还是他自己挖坟复活,真是作的一手好死。
  “我不会杀你,相信十年后的泽田纲吉会很满意多了一个苦力。”
  Giotto完全无视D的愤怒,温柔的说出一句令白兰吐血的话,下一秒,这位密鲁菲奥雷的Boss晕倒了过去。Giotto走过去,强行脱下了白兰手上的大空玛雷,但他也没有把指环往口袋里一装,而是转身丢掷给了某个方向。
  “不——”
  桔梗奋不顾身的从云雀的战斗中脱身,疯狂的去抢属于白兰大人的指环。
  转角处,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穿着白色披风的少女,蓝色的明眸清澈见底,左眼眼角还有着一个标志性的花纹。她看着满脸凶恶赶来的桔梗,而后捡起落在脚边的玛雷指环,洋娃娃一样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
  尤尼如同看不见危险,感激的对Giotto说道:“谢谢初代的帮助,我立刻封印玛雷指环。”
  两人相距不到半米的距离,桔梗伸出手夺指环的动作一僵,不敢置信的停滞住了。旁观到这一幕的泽田纲吉咽了咽口水,只见漫长恢弘的冰霜痕迹从桔梗身后百米一直延续到他全身,完美冰封了所有行动。
  云之炎熄灭,桔梗所有神情、姿态都定格在这一刹那,毋庸置疑的秒杀。
  好厉害!
  尤尼悄悄松了口气,抱着东西的双臂一个不稳,散落出六枚失去色彩的彩虹奶嘴。
  里包恩也看到了出现的少女,愣了一下。尤尼把彩虹奶嘴和玛雷指环放好,脚步欢快的往观战席跑去,她知道自己的容貌肖似祖母露切,脖子上还挂着大空彩虹奶嘴,所以她并不用担心如何证明身份。
  “里包恩叔叔,我是尤尼。”
  和十年前的里包恩叔叔打了个招呼,尤尼郑重的对着这片战场上执行裁决的机构说道:“切尔贝罗,我以密鲁菲奥雷黑魔咒首领的身份宣布,此场Choice战无效。”
  正打算溜之大吉的切尔贝罗一个踉跄。
  她们没敢回过头去看Giotto的脸色,跑得飞快。现在七的三次方齐聚在一起,彭格列指环的主人复活,玛雷指环的主人昏迷,彩虹奶嘴的主人姗姗来迟,哪里轮得到她们做主当裁判。
  尤尼迷茫的说道:“……为什么要跑啊。”
  “尤尼,不用管她们。”
  里包恩嗤笑了一声,忽然猜到了十年前晴之战上的变故真相,估计又是初代帮了他们。
  几分钟后,Ghoice战的结果分明。
  六吊花中的桔梗被初代冻住,火焰永不熄灭的雏菊便由泽田纲吉动手冰封,铃兰在修罗开匣后和山本武打了个不分上下,奈何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加入战局,联手拿下了铃兰。
  入江正一大口喘着气,眼前昏眩不止,任由斯帕纳撕去了胸前的死气装置。
  “亏得结束够快,否则我半条命都没了。”
  “正一,好像来其他人了。”
  斯帕纳这个时候悠哉的掏出棒棒糖啃上,嘟囔着说道。
  入江正一眼前一亮,原来是逃跑的石榴被人从场外丢了进来,然后一群人吵吵闹闹的出现。
  是巴里安!
  戴着一顶偌大的青蛙帽,弗兰走在贝尔的侧后方,双手插在口袋里,没有学到其师傅六道骸的一丝优雅装逼。他淡定的看着Xanxus霸占了白兰在观战席上的椅子,视线飘向了在场唯一不认识的金发青年。
  至于那个冬菇头的男人?
  早就久闻大名,唯一能让六道骸望风而逃的超级·变/态·幻术师·初代雾守。
  弗兰指了指走向D·斯佩多的金发青年,问道:“凤梨师傅,这个看上去闪亮亮却快要死了的人是谁?”
  众人一惊。
  D·斯佩多轻松的心情转为凝重,这才发现初代的火焰不合常理的处于释放状态。从接手这具身体就能预料到的结局,Giotto并不感到惊讶,纵然浓度极高的火焰几乎要透体而出,死亡的阴影从脊椎蔓延上来,他依旧面色不改的维持着巅峰状态。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