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2)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或许,这便是尸骨复生的代价。
  每一分每一秒,他都能感受到时间在尖啸着怒骂着——死者妄图享受青春!
  Giotto宛若火焰的双眸越发瑰丽,面容甚至透着几分红润的血色,简直令人无法想象他在半月前只是一具死去百年的尸骨。在精气神达到了顶端后,Giotto的肌肤趋近微光的瓷白,金色的发丝似乎璀璨得接近纯金,举手投足间,容姿之盛犹胜当年。
  不怪弗兰会产生好奇,其他巴里安的人也露出琢磨的神色,想不出黑手党界里这一号人物。Xanxus有些诧异,到底是年少时疯闯过彭格列本部,面前的人和他记忆中看到的首领画像极为相似。
  没等他们疑惑多久,一个拄着拐杖的老者走进了他们的视线,他对金发青年的称呼只有一个词。
  “Primo。”
  所有的荣耀和辉煌都尘封在里面,彭格列的Primo——Giotto·Vongola。
  “塔尔波,你怎么来了?”
  Giotto的眼波微动,支撑着身体的炎块消逝得非常快,火焰舔舐着他的灵魂,变得连说话也显得吃力起来。老者的双眼被布料蒙住,佝偻着身躯前行,感觉到初代想要上前扶住他,他及时的停下了脚步,叹息着说道。
  “为了重塑彭格列指环,老朽需要您的血。”
  “你确定?”
  Giotto的眉头微皱,退位前他就在塔尔波的手上留了一瓶血,以防彭格列指环被毁后无法修复。塔尔波往Giotto的方向颔首,沙哑的声音像是磨在石头上的锥子,一点一点敲击在人的心灵上,让人不得不正视着他所说的话。
  “Primo,我要的是一滴充满罪与罚的心头血。”
  “这……”
  Giotto的超直感发出一阵怪异的抗议,塔尔波的忠心是真的,血能修复指环也是真的,假的仅仅是这番话里的要求。他心中一悸,恍然看懂了塔尔波言辞下的恳切,这位彭格列最老的雕金师想要帮他,用这种方法帮他!
  在身体走向末路之前,借由D·斯佩多的手了结这段宿怨。
  紧绷在心底的一根弦开始颤动,Giotto鼻尖微酸,没想到连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他们的恩怨了。作为这件历史里的当事人,他不能怨不能愤怒,承受着一件又一件背离意愿的事情,亲眼看着D·斯佩多与他背道而驰。
  “荒谬至极,彭格列指环已经毁了。”
  印象中一贯优雅的D·斯佩多站在面前,颇为不善的盯着塔尔波。
  Giotto听着他的话,什么都是为了‘彭格列’!什么时候‘彭格列’不再代表他的姓氏,仅仅是因为埃琳娜临终前的挂念,便成为了D生前死后的魔障。
  千言万语,敌不过最真实的悲哀。
  他看向D·斯佩多,漠然的命令道:“杀了我吧,D。”
  指环里、指环外的D·斯佩多同时怔愣住,场上的其他人也为这个转折惊呆了。D·斯佩多的脸色一片空白,颤抖的看见他握住了他的手,举起了他喜欢用的镰刀,即将划下死神的痕迹。
  不能动弹!
  镰刀是幻术,幻术快消失啊啊啊!
  “没有用的。”
  像是情人的喃语,Giotto温柔的凝视着D·斯佩多,左手上的雾属性指环破碎,固化了镰刀的原始形状了。
  刀刃穿过心扉,猩红浓郁的血水划过镰刀的刀身。
  【我的罪、你的罪……】
  【我对你的惩罚,以及你对我的报复,一起葬送在这一刀上吧。】
  四百年的彭格列历史在眼前浮现,他的力气逐渐抽离,受到致命伤害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却又在倒地前被火焰吞噬殆尽。
  彭格列指环跌落地面。
  穿心之痛,火焚之难,可否抵去亡者的绝望。
  【我不欠你们了,埃琳娜,D。】                        
作者有话要说:  死亡并非终结……
  好吧,其实是Giotto的灵魂返回重生的身体了(黑发少年),用死亡教训了D一顿。
  Giotto表示忍无可忍,脾气爆发了。
  你不是想杀我吗,我让你杀!看谁后悔!【XD
  下一章是未来战这个时空的Giotto的番外(不知道身份暴露了的10+G爷)
 
☆、40番外:未来战后续
 
  距离开彭格列基地已经过去一周了,Giotto依然没得到准确的答案。上一秒还在彭格列的墓园,盯着自己的墓碑走神,下一秒莫名其妙的在彭格列基地醒来,周围站满了一些面熟的人,其中包括他偶尔有联系的好友云雀恭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总感觉一觉醒来,画风微妙的有点不对劲。
  坐在乐乐轩拉面馆里,Giotto挑着拉面的筷子放下,托着腮帮子发呆,而他身边另一个大吃大喝的颓废青年没作声,安心吃着自己这几年最爱的拉面。走神了一会儿,他就发现被人喊作川平大叔的青年已经点了第三碗拉面了。
  许久没见故人,一见故人变成拉面控的吃货,Giotto的心情更加微妙。
  “伽卡菲斯,你再吃下去的话,别指望我会结账。”
  “噗——”被喊破真名的颓废青年差点喷出了面条,鼻梁上的圆形眼镜被水汽蒙着一层,整个人显得和万千宅男没区别。但是这个宅男模样的人却知道正常人一辈子都不知道的事情,比如:“我说Giotto啊,复仇者监狱那边还在不断找我,你能不能守一点秘密。”
  “你当我看不见火焰吗?”
  Giotto扶额,指着伽卡菲斯手上佩戴的美杜莎指环,上面燃起的火焰足以令整个拉面馆无视他们之间的谈话。化名川平的伽卡菲斯撇了撇嘴,坑爹的超直感,他这么多年隐瞒着身份,哪里知道让Giotto一见面就识破了。
  “你的罪孽之角到哪里去了?”
  “粉碎了。”
  Giotto一脸‘你推销劣质产品’的神情望着他,愣是把伽卡菲斯堵的心口发疼。不得不说Giotto是个人才,别人都是被地狱指环逼疯,他倒是能反过来把地狱指环逼到自毁,还无辜的表示地狱指环耐久度不够用。
  “哼,我就算给你推销别的指环,你买得起吗?”
  伽卡菲斯立刻找到反击点,以Giotto当年在隐居时的养尊处优来看,这货怎么可能去打工赚钱。Giotto闻言笑得圣光普照,手指勾起耳边的发丝,他纯良的说道:“把你的身份卖出去,复仇者监狱肯定愿意为我养老一辈子。”
  “你的良心呢……”
  “被穷神吃掉了。”这些年荷包紧张,Giotto吐得一口好槽,“要知道我哪里比得上你,川平房地产的老板。”
  第一次被人仇富,对象还是曾经鼎鼎有名的土财主,伽卡菲斯感到一丝愉悦和囧然。彭格列的诸位,你们可知道你们的创始人已经穷得要卖队友了吗。
  闲话短说,Giotto找他的目地并不单纯,尤其在了解密鲁菲奥雷失败后,就一直解惑不已。
  “伽卡菲斯,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十年后火箭炮,他们把十年前的十代家族送了过来。”
  “看来我也被他们牵扯进去了。”Giotto的笑意收敛,记起失去意识前的粉色烟雾,如果是十年前的他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么在面对着坟墓被挖的情况下……他身体一僵,轻声问道:“那么,打败白兰的是谁?”
  “不知道,我没在现场。”
  伽卡菲斯眼眸一闪,用大大咧咧吃拉面的举动挡住了嘴角的偷笑。
  目送着纠结身份是否暴露了的Giotto离去,伽卡菲斯放下了第四个空碗,手指上的美杜莎指环如活物般挪动。
  附近有人……
  能暂时瞒过超直感的人很好猜。
  他唾弃了一声Giotto惹来的麻烦,说道:“出来吧,D·斯佩多。”
  “Nuhuhuhu~。”
  就在确定Giotto走远之后,靛青色的火焰凭空燃起,一抹幻影出现在这间生意出错的乐乐轩拉面馆。都说幻术师最喜欢骗人,伽卡菲斯表示这句话很适合用在斯佩多身上,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还能笑得出来。
  “百慕达找了你很久,我相信你不想暴露身份吧。”
  “……有话直说。”
  伽卡菲斯捏着筷子的手绷出几条青筋,妈蛋,和Giotto一个德行的威胁。
  戴蒙没有在乎伽卡菲斯恼火的态度,倚靠在窗户附近,注视着那个人离开的方向。假如没有泽田纲吉扭转乾坤的计划,Giotto估计也不愿为了一个白兰而暴露身份,他向来将意志贯彻到底,和他在指环里对历代继承者说的一样。
  无论繁荣与毁灭。
  眼睫垂下,戴蒙无法回忆起镰刀是怎么抽离那人的心脏,从那一天开始,他因为埃琳娜的死而缺失了一半的心,似乎又被挖走了一块。疼得要发疯,疼得要发狂,夜之炎的憎恨之力竟然随着时间消散了大半,只留下无法解开的悲痛。
  哦呀,这便是你的惩罚吗,Giotto。
  掌心中的怀表咯得手发疼,他听着自己用几近空洞的声音问出了心底的话。
  “在复活之前,Giotto的灵魂在哪里?”
  “……你真的要知道吗。”
  伽卡菲斯沉默了一会儿,颓废的双眸在镜片下隐藏着淡淡的怜悯,也不知是在隔着时光怜悯谁。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松垮的和服把原本年轻的面容衬托出一股浓郁的大叔味,然而就是他,在中世纪的混乱年代里挑中了Giotto,赠与了世界基石打造的指环。
  事实证明,他果然没有看错人。
  Giotto遵守了这个约定,独自背负着代价囚禁在指环里,日日夜夜,生生世世,直到时间轴为他绽放了奇迹的光芒。
  “是的,他在指环里。”
  “Giotto在彭格列大空指环里待了近四百年,一直注视着彭格列和你。”
  “是你辜负了他的心意。”
  了解黑手党隐秘的伽卡菲斯嘲讽的笑了。西蒙家族、包括科扎特唯一的后裔古里炎真,D·斯佩多将他们赶尽杀绝,甚至轻蔑于古里炎真的弱小,却不知道是科扎特把地空指环带进了坟墓,永生不愿与彭格列为敌。
  “……”
  手指失去了握紧的力气,戴蒙怔然的看着怀表滚落到拉面馆的地上,措手不及下,它被路过的食客毫不在意的踩过去。污渍染上了怀表的镀金表面,铭刻着友谊永恒的话语模糊不清,时光以它独有的颜色改变了一切。
  所谓的友谊。
  早就被他亲手毁了。
  戴蒙的笑容扭曲古怪起来,胸膛似乎发出闷笑,他轻而易举的杀了践踏怀表的人,手指发抖的捡起了这块随身百年的物品。在离开之前,他也没有忘记自己和伽卡菲斯谈话的原因,把东西抛下,他冷淡的说了一句话后消失无踪。
  “把这个给他。”
  一张支票飘到了伽卡菲斯面前。
  他嘴角一抽,数了数上面的零,这绝对是身为房地产老板一辈子也难赚到的钱。
  ——几日后,彭格列总部。
  “泽田纲吉,六道骸说的是真是假!”
  忙于收拾家族烂摊子的泽田纲吉被云雀找上门,进门前就是招呼性的一击。泽田纲吉狼狈的从座位前避开了一只浮萍拐,回想到十年前的自己放在棺椁上的一张书信,他深感心力憔悴。
  信上幸灾乐祸的阐述了三点内容。
  第一,泽田家康的灵魂是彭格列初代,也是你我的曾曾曾爷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