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3)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第二,初代雾守D·斯佩多要求你们不得泄露初代的身份,一切装做不知道,否则弄死泄密的人(PS:你放心,经过某些打满马赛克的变故,D·斯佩如今说到做到)。
  第三,白兰·杰索没死,玛雷指环封印了,之后任你折腾。
  最后是少年泽田纲吉的告别语,字迹深刻得几欲穿纸而出:‘感谢你这段时间的招待,愿你我永别!’
  “我的问题很难回答吗?”云雀恭弥不悦的眯起凤眸,打破了泽田纲吉沉浸在回忆时的发呆。在守护者面前毫无威严的十代目面露无奈,温和的请云雀做到了一旁的位置上,自己则从桌子上找出刻录了Choice战的U盘。
  “你把这个拿回去,看完后记得销毁,现在这件事列入S级最高机密,知情者请一律保持沉默。”
  “看来是真的了……”
  云雀恭弥以其锐利的视线审视着泽田纲吉,奈何黑兔子脸皮厚如城墙,越笑越像一朵羞涩而清香的白莲花。这种笑容可以把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糊弄过去,面对云雀恭弥就显得威力不够,顶多是恶心得对方没心情打架。
  战意迅速消退,云雀恭弥不爽的拿起U盘,忽然记起了财政方面的事情。
  “记得给我报销所有E级以上的指环。”
  说完后,他潇洒离去。
  办公室里留下一个倍受打击的彭格列首领。
  泽田纲吉泪眼汪汪的从抽屉里拿出里包恩的奶嘴,即使这段时间不断的输入火焰,离尤尼预言的真正复活还差不少。除了玛蒙的奶嘴被Xanxus抢走了,其他彩虹之子的奶嘴分别由他和尤尼轮流来补充火焰,偶尔迪诺也会来帮个忙。
  不过,他怎么能忘了另一个大空……
  想到做到,泽田纲吉拨开了内线的电话,叫他们去买一些高质量的棉花糖回来,他准备去探望一下囚禁在无人岛上的危♂险♂分♂子。
  比起泽田纲吉的窘迫财政,Giotto已经携带大量资金离开了日本境内,乘着买下的豪华游轮开始了下一轮的环球旅游。一路上面对伽卡菲斯寄来的各种物资,他仅仅是挑了挑眉,然后在某一日,干净利落的切断了所有行踪的痕迹。
  不论是彭格列家族,还是复仇者监狱,谁也无法找到他。
  渐渐的,他成为了谜一般的人物。
  没有人知道他是否真实的活着,没有人知道他何时步上轮回。可是所有人都明白一点,只要还行走于世间,他一定会回到这片埋葬了往昔的土地,这里有着他的根。
  无数次在海域路过意大利的范围,Giotto会拿着一支酒杯,缓缓的将相同时间、相同牌子的酒水一起倒入这片海水。
  别人问他是为什么?
  他说——
  有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在那边死去,虽然自己在以前无法原谅他,但死后一切化为尘土。
  “永别了,D。”                        
作者有话要说:  这、这大概不算BE吧【干笑
  一不小心就写成这样了OTZ
  十年后的世界,他们已经走到了死胡同,Giotto无法释怀,D无法原谅自己。
  就让一切,化为尘土吧。
 
☆、家族的轰动
 
  重新返回少年的身躯之中,Giotto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卧病在床,意识模糊。
  这点即使结束了未来战也没改变。
  虽然没有逼到牺牲自己的地步,但尤尼还是竭尽全力的帮助十年前的诸位获得未来记忆。包括还在疗养的彭格列九代目在内,当天夜里所有彭格列的重要人员全部惊醒,各种电话联络响声不断,最后在泽田家光的一声喝令下组织医务人员前往并盛。
  总部的人像心里打鸡血了一般兴奋,不过他们没有特殊原因不得离开意大利,只能满腹怨念的注视着彭格列最精英的医疗队动身,全权负责彭格列初代的身体情况。
  咦,你说把初代带回意大利本部治疗?
  开什么玩笑,万一让初代不开心了怎么办,病人的情绪第一啊!
  在这场安排之前,彭格列内部的脑残粉便统一了意见,绝对要达成百分百贴心的服务,不能给这个时代的彭格列丢脸啊。
  日本,没来得及离开并盛的巴里安众人一脸古怪,总算明白了泽田纲吉那伙人突飞猛进的来源。这些人中属玛蒙的感情最复杂,任谁知道自己在十年后死了都会如此,更何况出现了一个不亚于自己的雾守继任者。
  贝尔拿着几把飞刀玩耍,迟疑的说道:“嘻嘻嘻嘻,那个家伙……竟然是初代。”
  “是与不是有区别吗?”
  全员集合在楼下的客厅里,斯夸罗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注意到Xanxus在闭目养神,他耸了耸肩。现在老大都不急,他们这群当属下的担心什么,难道初代还会夺去九代目和十代目的权利不成。
  外面灯火通明,直升飞机不断的悬空而下,高科技的仪器络绎不绝的搬往医院。
  并盛医院在今晚清空了无关人员,甚至动用了彭格列在日本的隐藏势力来封锁周围,一切以保护彭格列创始人的安全为主。想想也知道,单是彭格列内部知道了这件事都这么轰动,万一泄露到了地下世界,并盛町就要彻底乱了。
  对于这一点,列维很为自己的首领抱不平,连一个死去百多年的人都有这么高的待遇。
  “彭格列内部是不是大惊小怪了,初代的历史早就过期了。”
  “……”
  巴里安众人出现了一刹那的死寂,纷纷以看外星人的眼神盯着列维,连Xanxus也忍无可忍列维的愚蠢,将客厅的桌子掀翻,他大步往楼上的房间走去。玛蒙不干没有钱的解释工作,第二个飘然而去,贝尔伸了个懒腰,紧追其后的走了。
  斯夸罗拍了拍列维的肩膀,沉重的说道:“列维,我觉得你需要重新去上一下黑手党学院了。”
  说完后,他回楼上补眠去了。
  列维再傻都感觉到了问题,呆滞的望着众人离开的地方,“为什么要这么说……”
  “记得看完后还给我,晚安哟,小列维。”
  路斯利亚同情的看着备受打击的列维,扭了扭腰,他小碎步的走到了自己平时放杂志的地方,拿起珍藏的一本书郑重的放到列维面前。回过神来,列维迫不及待的翻开书籍,想要找到大家鄙视的原因。
  【黑手党界最想嫁的男人,NO.1:Giotto·Vongola。】
  【黑手党界最想一夜情的对象,NO.1:Giotto·Vongola。】
  【黑手党界最令人魂牵梦绕的历史人物,NO.1:Giotto·Vongola。】
  【西欧黑暗世界最强排行榜(500年内),NO.1:Giotto·Vongola。】
  各种评论如流水般在排行榜的名单下分布,不少疯狂的花痴甚至渴望穿越时空去见一见他。史上最耀眼的彭格列大空、四百年前黑手党界的无冕之王、将彭格列推向西欧权利巅峰的创始者,无数称号和荣耀灌注在逝去数百年的人身上。
  众口铄金,仿佛人已经成为了神话。
  配图上,深藏在彭格列本部的油画被人用照片的形式公布了出来。不知为何照片的像素不是特别好,光线有点昏暗,但这些外部原因依然不损金发青年得天独厚的容颜,透过四百年的时光,油画中的他身处于点燃死气的状态,金红的眼瞳凝视着面前的人,威严而冷漠。
  提供图片的人还留下了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
  ——Daniela·Vongola。
  列维膛目结舌,这、这名字是彭格列历史上唯一以女性身份掌权的八代目!
  四百年来被广大女性深深惦记着的Giotto还处于昏迷,苍白的手腕搭在被褥上,维持着身体机能的点滴满满的输入血管。彭格列家族立即成立了专家小组,然而在为初代检查身体的时候,有人伸出不安分的狼爪子——俗称‘吃豆腐’。
  经验老道的医疗队队长能理解少女心,不过D·斯佩多就不能理解了。
  附身在库洛姆身上监视的戴蒙怒了,彭格列这帮子人全是色胆包天吗,让他们来救治自己家族的创始人还敢动手动脚!
  用幻术收拾完了那个女人,戴蒙一脸杀气的审视着在场的几人,愣是吓得他们不敢上前来扶病床上的Giotto。不得已,作为医疗队队长的老头颤巍巍的走向戴蒙,建议他来帮忙完成接下来的检查步骤。
  脱掉衣服就算了,解开腰带什么的……
  戴蒙一僵,深深的觉得自己要是干了,向来保守的Giotto绝对会在醒来后生气。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生硬而委婉的问道:“他身上没有多少外伤,为什么需要……咳,脱裤子。”
  “初代现在处于不明原因的昏迷状态,全身检查必不可少,还请初代雾守大人体谅一二。”
  老头浑浊的眼眸闪过一丝趣味,慢悠悠的打开了机器设备,示意对方要把其中的东西固定到初代的身上。
  戴蒙心下一定,只好上幻术了!
  悉悉索索的衣服脱下,老头失望的发现除了地上多了一团衣服,黑发少年的身上仍旧穿戴整齐,看不出任何异样。戴蒙参扶着失去意识的的Giotto走去,再将人放在特殊的检测仪器内,盯着那些医疗人员把东西规矩的放好。
  在这个检查过程中,Giotto闭着双眸,呼吸虚弱得轻不可闻。
  “您扶他回病床吧,滴液继续使用。”一拿到检验报告,老头眉头深得能夹死苍蝇,但凡涉及精神和身体的双重伤害就没这么简单,“我去和医疗队的其他人讨论一下初代病情,今晚连夜制定诊疗方案。”
  没等戴蒙有所反应,发现领头的跑了,其他人面面相觑,硬着头皮说出一句话。
  “初代雾守大人,麻烦您了。”
  他们立刻鞠躬,关设备,冲出病房。
  妈呀,初代雾守的杀气好可怕!
  被留在病房里的戴蒙脸色发青,犹豫了三分,在听到Giotto着凉得咳嗽时,他才心中一惊,急忙的把人从仪器里把人抱了出来。顾不上那么多尴尬,他把人放回病床,用被子严实的裹住对方全身。
  后知后觉的想到忘了滴液,他抓出Giotto下意识揪着被子里的手,针头小心的插入血管,接着打开卡住的输液管。
  清冷的滴液声在病房里响起,安静的拂去了白日的喧嚣。
  Giotto被扎得痛了一下的手握紧了戴蒙,略显不稳的呼吸开始平缓了下来。不敢乱动的戴蒙有些苦恼,库洛姆的身体忙碌了一天也不堪重负了,这样的疲惫不是幻术能够驱散,而他又不放心输液结束后会不会有人及时赶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戴蒙扛起精神熬到滴液结束,站起身时有点眼冒金星。
  可是这样的疲惫又怎比得上之前感受到的惊惧——Giotto借十年后他的手自杀,镰刀上的心头血滴落地面,最后在烈焰中死去。
  罪与罚……
  雕金师的一番话竟然让Giotto做出如此决定,狠烈、决绝。
  戴蒙的神经都在颤栗,无比庆幸着握着镰刀的不是自己,所以不需要直面这样的残酷。说来可笑,一直想要报复着Giotto的自己,却从未打算伤及他的性命。
  Giotto死在他手上,自己就好过吗?
  杀了他,埃琳娜无法复生。
  杀了他,只能感受到窒息般的愧疚。
  无法救下你的我,与牵连到你受难的Giotto,这份仇恨是否对了。
  抽离开掌心的手停了下来,这份温暖和埃琳娜一样令人无法舍弃,在战争的年代化作了束缚住所有守护者的牵绊。有他时,彭格列是他们的Family(家族),失去了他后,彭格列只是一个纯粹的Mafia(黑手党)。
  “一如既往的狡猾。”
  戴蒙苦笑一声,合上眼眸,随意的睡到了床边上。
  ——第二天。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