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4)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专机直达并盛医院的楼顶,以泽田家光为首的彭格列的高层前来探望初代。快要抵达病房时,他们其中一两个心理素质不佳的搓了搓手心,等待门外顾问首领去推开门。
  泽田家光整理了一下领带,知道Giotto尚未苏醒,他便心情坎坷的轻轻推开了门。
  眨了眨眼睛,泽田家光呆立不动。
  他身后几个人等了半天没动静,不由探头望去,啊咧,那个躺在Giotto被窝里的少女很眼熟啊,等等……她不是十代雾守之一吗!这群大叔年龄级别的人物瞪大了眼睛,震惊的想道:“该不会十代雾守要高嫁了吧!?”
  感觉到奇怪的氛围,库洛姆迷糊的醒来,困惑了一秒,发现自己紧贴着某个少年的身体,顿时羞得满脸通红。
  顶着这些诡异热烈的视线,她手足无措的爬下床,却被沉睡中的Giotto压到了裙角。“撕拉”一声,库洛姆猛然缩回了被窝,欲哭无泪得像个瑟瑟发抖的小白兔。
  ‘呜呜,骸大人,这些人的眼神好奇怪。’
  终于联系上了库洛姆,看到这一幕的水牢里的六道骸忍不住爆粗口。
  “Kufufufu,坑爹的初代雾守。”                        
作者有话要说:  o(*≧▽≦)ツ这章能缓解泥萌的心情么~
  圈圈作者收藏还差一个就到一千七了,喜欢圈圈的球戳个收藏嘛~
  欢迎大家捉虫哟~【圈圈滚去睡了
 
☆、发烧的胡话
 
  
  在一群大叔没节操的问话下,库洛姆缩得跟小虾米一样,不敢触碰Giotto明显没穿衣服的身体。六道骸咬牙切齿的把怒气往肚子里吞,面对着明显容易遭人误会的情况,他只好劝说着库洛姆把D·斯佩多供了出来。
  “昨晚不是我,是……”
  库洛姆脸颊通红的点了点头,刚要说话却戛然而止。
  下一秒,晶亮的眸子瞳孔涣散,她垂下脑袋,发丝遮掩了半张清秀的面容。随后在众人的视线下,少女紧咬的唇瓣松开,展开一抹柔美的弧度,不高不低,与浑身变得舒缓的气质形成恰到好处的点缀。
  仅仅是简单的几个动作,足以让库洛姆·髑髅的气场一改,从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变得吸引人眼球。
  泽田家光的眼神一凛,收敛起逗小女孩的态度。
  这不是六道骸一出场就妖气四溢的诡异感,附身者另有其人。他心中发苦的想到了未来战的讯息,还有六道骸说过有人抢夺了库洛姆的身体,答案全部指向了一个人——D·斯佩多。
  “哦呀哦呀,彭格列这么清闲吗,大清早有空从意大利组团来参观?”
  从意识深处被吵醒,戴蒙的心情并没有脸上显示得那么柔和,任谁都有起床气,他才睡了不到五个钟头!
  “呃……是初代雾守大人吗?”泽田家光尴尬的挠了挠后脑勺,使了个眼色叫属下去拿一套新衣服过来。几位高层一听门外顾问首领的话,立刻严肃认真了起来,把原本脑补的忘年恋、黄昏恋这等不得不说的故事全部删光。
  不过,为什么初代雾守和初代的关系会这么好?同床共寝?
  他们偷偷打量了一下被拦在库洛姆身后的少年,凌乱的被褥没有遮盖完全,露出了对方削瘦的肩膀。擦了擦眼睛,他们努力正视D·斯佩多强大的气场,而不是思维歪到去猜测Giotto里面有没有穿衣服。
  心里像被猫爪子挠过,好想知道啊。
  视线一不小心飘到了仪器设备的附近,然后看见一堆丢在地上的衣服……他们秒懂了。
  于是——
  衣服送来,男女各一套。
  高层们冷汗溢出,为什么这两套衣服那么像情侣装,买衣服的人脑子有洞吗!
  “见完了就出去。”坐在床上的戴蒙也懒得起身去看衣服,紫色的眸子一眯,毫不客气的将这些人扫地出门,“包括你和九代在内,在Giotto未清醒之前,没有事情不要来打扰他。”
  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外面那些人蹑手蹑脚的离开。
  精神修养了一晚,Giotto昏昏沉沉的意识出现了一丝浮动。那些陌生得令人戒备的气息消失,他本能绷紧的身体松缓下来,感到睡姿不舒服便翻了个身,恰巧此时戴蒙弯下身来检查他的身体状况,没想到Giotto的手臂顺着翻身的动作带去。
  被手臂的肘部一撞,戴蒙痛得脸色不自然的扭曲了起来。
  Giotto还半醒半睡,哪里有什么力气,主要是库洛姆的胸脯尚处于发育期,经不住手臂的磕磕碰碰。痛麻的感觉似电流般在顶端窜过,令没有预料到女性身体敏感的戴蒙身体一抖,强忍住用手去揉的冲动。
  不行,他不能轻薄了人家小女孩。
  感觉到触碰了软绵绵的东西,Giotto残留的习惯性促使他揽住了身边人的腰,把坐着的人扑倒在床上。呼吸轻柔的铺洒在略有起伏的地方,Giotto的脸靠在他胸前,像个孩子一般皱了皱眉鼻梁,梦呓道。
  “好像小了好多。”
  这话还是用古日语说的。
  “……”
  戴蒙面无表情的绷起了一根青筋,当即一巴掌把Giotto的脸糊到了一边去。这个混蛋竟然把他误认为以往的女人吗?不,按照对他私生活的猜测,Giotto口中的对比应该是指他在日本娶了的妻子。
  利用幻术变回了原来的身体,戴蒙轻松的压制住了对方无意识的反抗。肌肤在接触后发现温度偏高,他不由神情一凝,用手探了探Giotto额头的体温。
  果然低烧了。
  哼,怪不得满口胡话。
  他闭上眼给库洛姆换上新裙子,然后把那些人送来的衣物给Giotto穿上,抬手按下护士铃。
  在医学方面,医疗队的人也不愧是领着黑手党界高薪的人才,没点真功夫早就被脾气暴躁的伤患们杀了。一夜过去了,连同被抓壮丁的夏马尔,几个双眼熬得通红的专家终于得出了治疗方案——必须研发补充火焰的药物。
  仪器检验证明了初代的这具身体是无法觉醒死气之炎的普通人,但由于未来战的变故,导致他灵魂携带的火焰流逝过多,需要火焰的灵魂开始榨取身体的生命力,给身体和精神造成严重的负担。
  大空之炎象征着所有属性之首,需要与之匹配的身体素质,否则这种现象会一直存在。
  等Giotto醒来后,D·斯佩多立刻动身登上了前往意大利的飞机,打算和巴里安一样满世界的抓白兰·杰索。短短的几天时间,杰索家族的继承人在黑手党界‘炙手可热’,很快就以新人的身份荣登了赏金榜的前三。
  若不是为了泽田纲吉的教育问题,身为第一杀手里包恩很乐意接下这个单子,然后去痛打落水狗。
  嘛,这些事也与修养中的Giotto无关。
  病床上的黑发少年吃着G削好的苹果,低眉时的神态安静,乖顺得不可思议。中间夹杂着G怒气满满的斥责,从以前就不该放任D·斯佩多到你最近是犯什么傻了,竟然让D·斯佩多做出杀了你的举动。
  吧唧吧唧。
  Giotto咬着苹果放空大脑,在G怒火降低之前,不知道会说上多久。
  病房内,阿诺德优雅的坐在椅子上看杂志,关注着G这边的朝利雨月抬起手臂,用袖子遮挡了一个哈欠。纳克尔默念了半个小时的圣经,旁边的蓝宝趁机分了一半的病床,压在Giotto的腿上……打瞌睡。
  G的话语停下,瞪着向Giotto撒娇的蓝宝。
  “蓝宝,他身体不舒服,你给我下来!”
  “我可以让自己没有重量。”
  蓝宝半睁着一只眼,慵懒得仿佛浑身没骨头,偶尔还能抢一口Giotto的苹果。他的耍宝行为让G无力了,都已经是意识体了,竟然还和生前一样到Giotto那里分东西吃,算了……想吃他就继续剥一个。
  G任命的拿起水果刀,寒光闪过几下,完整的果皮轻松的脱离了果肉。
  “Giotto,你给我实话实说,到底想要怎么对待D·斯佩多,现在发生的事情可和你当初承诺的不一样。”
  “啊……这个,我想对D的刺激足够了吧。”
  在G的逼问下,Giotto的良心有那么一丝丝心虚,相信其他同伴都被惊吓到了。发现某人毫不悔改的作风,G的刀子飞过他的脸颊,狠狠的钉到了墙壁上,这才阴森森的说道。
  “是啊,刺激得他成了惊弓之鸟,你一醒来就跑了。”
  “……”
  Giotto郁闷的低下头,装鸵鸟。
  蓝宝默默在心底鼓掌,在讽刺D·斯佩多的方面,G的话永远尖锐给力,
  “Giotto。”
  放下杂志,阿诺德冷静的念出了黑发少年的名字,病房里聊天的气氛一收,唰唰齐聚在开口的阿诺德身上。Giotto的寒毛差点炸开,每次阿诺德会严肃正经却不喊他Primo的时候,肯定没什么好事!
  “D·斯佩多这些年的种种恶劣行为我就不提了,我想你心中也清楚。”态度矜持的云守始终保持一定性的中立,以自己的角度判断着整件事情的结论,“但是,你对他的宽容是不是超过了底线?艾莲娜的事情——你已经尽力了。”
  了解大量情报的阿诺德面无表情的等着Giotto回答,说句不好听的话,不管是作为好友、还是首领,Giotto对他们仁至义尽了。
  沉默良久。
  Giotto轻轻的说道:“不,是我当年思虑不周。”
  知晓剧情却没有避过埃琳娜的死亡,是其一;知晓D·斯佩多会把执念扭曲下去却无力掰正,是其二。
  其三……
  能拿一条必死的命换回D·斯佩多的清醒,他不亏。   
 
 
 
 
 
  ☆、家贼难防啊
 
  数月后,逮捕白兰·杰索的热潮开始消退,就在彭格列内部以为对方沉寂的时候,黑手党界突然爆出了一个头条新闻。
  首领受轻伤,基里内奥罗家族遭遇抢劫!
  连一向狂傲的独立暗杀部队巴里安都沉默片刻,飞快的联系总部沟通情报。果不其然,藏在基里内奥罗家族的玛雷指环失窃了,得知消息的一刹那,整个彭格列家族的高层在心中响起一级警报,不管是鹰派还是鸽派全部达成共识,找到白兰·杰索便格杀勿论!
  造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很淡定,被暗世界盯上的少年白兰·杰索就不淡定了。
  “我有一个世界和平的梦想……”
  一身非主流打扮的少年查看着电脑上翻倍的赏金,无病呻/吟的说道。他旁边忠心耿耿的桔梗默默递上一包棉花糖,引走了白兰的视线,这举动无端令戴蒙产生了‘别忘了吃药’的感觉。
  “Nuhuhuhu~,你可以走出这个结界,然后对彭格列家族去说的心愿,我不拦你。”
  有了十年后的记忆,身为六吊花卧底的他率先去找桔梗,成功逮住了一只尚未觉醒力量的白兰。与白兰达成交易,他利用幻术师的力量隐藏了对方的踪迹,再前往基里内奥罗盗取玛雷指环,这才有了白兰亲自制作的药剂。
  ——调节身体与灵魂的火焰补充药剂。
  这是十年后的白兰为了安抚Ghost所创造的东西,技术含量领先于世界超过二十年。
  戴蒙多并不担心白兰的野心,玛雷指环封印在时间轴彼端的世界,掐断了一切跨越纵向空间的可能。现在的白兰空有十年后的庞大记忆,武力值方面,如果不借用指环依旧是弱鸡一个。
  他拿起药剂放在眼前细看,细沙般的液体在瓶中微晃,颜色像极了Giotto死气下的双眸。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