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5)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控制Giotto病情,仅仅是他要做的第一步。
  “小桔梗,我感觉我又要背黑锅了。”
  瞥见D·斯佩多下定决心的模样,白兰看似哀叹一声,紫罗兰的眼睛反而露出极大的兴趣。无数个世界无数个走向,生死早就不被他放在眼里,不知道面对D·斯佩多的补偿方式,那位彭格列Primo会何等纠结。
  哎呀,想想都觉得兴奋起来了~。
  嘴里啃着棉花糖,白兰笑眯眯的松开了放在鼠标上的手,一张彭格列墓地的平面图出现在屏幕的新页面上。
  没过多久,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早早的离开了医院,待在家里的Giotto自以为脱离了黑手党圈的风雨,结果得知消息后一口气梗在喉咙上,好悬没晕过去。G大惊失色的拍着Primo的后背,又掐了掐人中,让他摆脱眼前发黑的晕眩感。
  导致他如此失态的是一本最新的黑手党杂志,而它的封面刊登着今日的头条。
  《特大新闻!彭格列的祖坟又被人挖了!》。
  等等——
  为什么要加个‘又’?
  哪个知晓未来战的家伙爆料的!还让不让他的尸骨安息了!
  “Primo你别气坏了身体,我这就去宰了白兰·杰索!”G心里难受得要命,愤恨着当年就不该让二代接回Giotto的棺椁,这样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阿诺德走上前,拿起杂志看了一眼封面后翻开。
  等到他快速阅览完了其内容,嘴角却克制不住的勾起,“Primo,是二代的坟墓被挖了。”
  “……”
  其他恼怒的守护者一惊,顿时心有灵犀的扭头看向窗户口,遥远的泽田家那边,一股黑烟在屋顶冉冉升起。
  着、着火了!
  捂着不断喷发出愤怒之炎的戒指,泽田纲吉发满头大汗的从二楼跳出屋子,身后的卧室被一道道席卷的火舌吞噬。鲜红似血的火焰极其暴躁,偏偏又不被一般人所能看见,吓得他立刻去看里包恩有没有把房子里的人救出来。
  只见一会儿工夫,里包恩便忽悠了奈奈妈妈提着包出门逛街去了。
  “蠢纲,待在这里干什么,快去找一个空旷的地方!”
  被暴力的家庭教师一脚踹飞,人形纵火装置的泽田纲吉在空中留下两道宽面泪。要不是里包恩对他讲到了意大利那边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昨天夜里彭格列墓园遭到盗墓贼,盗的不是初代,是二代。
  二代已气疯,无误。
  指环里,Sivnora直接一把火烧点燃了宫殿,双目赤红,狰狞得的杀意直冲着历代彭格列首领而去。
  “你们这群废物!”
  直系子孙的三代目和四代目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五代目装聋作哑,六代目汗颜的看着这片往外蔓延的火海。七代目摸了摸两撇小胡子,十分有绅士风度的给八代目挡去了一部分火焰。
  发现二代守护者不敢去拉他们发飙的首领,穿着红色小西装的八代目不由翻了个白眼,不满的说道。
  “喂,二代爷爷,你这是要一个人单挑我们全部吗?”
  “……”
  Sivnora瞬间气的吐血,理智死死的拉住他的最后一丝快要崩溃的神经。
  很明显,他不可能打得过六个彭格列首领。
  黑耀中学外,刚要出门给弗兰买食物的库洛姆茫然的抬头,一条疑似火龙的不明生物从天空飞过。
  龙头的位置好像是……Boss?
  借由库洛姆的视角看见了愤怒之炎,六道骸在心底笑破了肚皮。
  上次彭格列为了墓园的事情来找他加强守备力量,其中不知是哪个高层的脑子搭错了,要求他用幻术将二代和初代的坟墓调换一下。为了达到完美标准,他和彭格列邀请来的威尔帝合作,并且借助了弗兰的天赋,固化了二者的空间错位。
  他想到今天炸锅了的彭格列家族,再看天空上愤怒之炎的旺盛程度……
  Kufufufu,估计被人挖坟的变成了二代。
  意大利,巴勒莫城市。
  完成一次盗墓经历的白兰和桔梗完满而归,身边还多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铃兰、扛着偌大棺椁的石榴,以及帮他们专门打掩护的幻术师狼毒。
  由于棺椁里躺着的人特殊,戴蒙有点抵触就没有一起去,直到看见他们成功带着棺椁回来后,才松了口气。隔着几米的位置注视着石榴把棺椁放下,他心头划过一丝怪异的感觉,就像是一片叶子有了不同的脉络。
  戴蒙谨慎的在口袋里掏出一个魔镜,眼睛透过镜片,最终在棺椁表面的初代标志上发现幻术的波动。
  怎么可能——
  他面色骤变,扑上去用手擦开了这层精妙绝伦的幻术伪装。
  白兰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紧接着,他错愕的睁大了眼睛,因为棺椁上烫金的一个竖杠变成了两个竖杠。三个“卧槽”的大字在白兰的心底飘过,这次玩笑开大了,竟然带回了彭格列二代的棺椁!
  铃兰困惑的问道:“白兰大人,您挖错坟墓了吗?”
  “应该没有啊。”
  失去了作弊般的精神强度,白兰笑容发苦,怨念的盯着作为幻术师的狼毒。
  很快戴蒙从棺椁旁站了起来,铁青着一张脸说道:“上面有两个人的幻术气息。”能干出这种事情的家伙,猜测的人选有十代雾守六道骸与九代雾守Croquant·Bouche,不过其中一个人的幻术很稚嫩,完全是辅助另外一个人施展有形幻觉。
  这是谁,新出现的幻术师吗?
  没有给他们继续思索的时间,玛雷指环突然亮起大空之炎,与什么东西在冥冥之中发出了神秘联系。白兰迅速摘下指环,可惜为时已晚,同样来到巴勒莫的大空彩虹之子已经感应到了他的所在,七的三次方发出更强的共鸣。
  拉耷下肩膀,他提醒道:“我觉得我们该换个地方了。”
  事实证明戴蒙低估了发飙的那几人的决心,当天艾丽娅便通知了彭格列家族,一听其中有D·斯佩多参与,高层们马上把事情泄露给了Giotto,气得他一次性借走了十代家族所有的彭格列指环,乘坐直升飞机前往意大利西西里大区。
  有着两位力量成熟的大空镇场,处于弱势的白兰被迫漂浮了起来。
  “嘭——”
  脸朝上,他整个人让牵扯力给糊在了天花板上,背后的羽翼可怜兮兮的扇动几下。
  看上去好疼的样子。
  桔梗和石榴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目光,年龄尚小的铃兰则吓得缩到了一旁,不明白白兰大人怎么这么惨烈。看到这副场景,戴蒙忍住毛骨悚然的不祥感,脚步往外撤,化作雾气消失在房间里。
  站在艾丽娅附近的Giotto闭着双眸,额前的火焰摇曳不息,映衬着这片面容越发冷肃起来。过了一段时间,他像是感应到了什么,语气冰冷的对着自己的守护者说道:“白兰在城市的西北方,你们全部过去,务必逮住D·斯佩多。”
  拿回了属于他们的指环,初代守护者纷纷斗志高昂,选择了认为能堵住D·斯佩多的路线跑去。二代的守护者瞄了瞄首领可怕的脸色,自告奋勇的向初代征求了离开的意见,加入了收拾雾守的阵营。
  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白兰·杰索先被打晕了带过来,找回的棺椁由彭格列的人员运走,而重点抓捕对象的D·斯佩多陷入无限苦逼的境地。不敢点燃能被指环找到的雾之炎,他只好利用夜之炎向城市边缘赶去,想要趁早突破这块地区的封锁。
  离逃脱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时,戴蒙心中一凉,几个戴着高礼帽、脸绑绷带的复仇者拦在了他的面前。
  “嘿嘿,别怪我,是监狱长命令我们来帮忙。”
  领头的复仇者似乎和D·斯佩多打过交道,不怀好意的笑着掏出锁链。眼看着专门逮捕犯人的锁链被他们甩出,戴蒙不得不后退,幻术构筑成他原本的模样,雾之炎便彻底暴露在执掌了彭格列指环的Giotto的感知下。
  在那边……
  雾之戒在Giotto掌心中浮起,一簇靛青色的火焰确定着他的位置。
  “抓到你了。”
  睁开眼,他轻轻的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脑洞大开系列:论挖人挖错坟的滋味,哈哈。
 
  ☆、软硬兼施哟
 
  “我想要复活你。”
  仿佛历史戏剧化的重演,被逮捕的D·斯佩多单膝跪在地上,一脸死不悔改。
  “所以你就找人挖我的坟?D,看来我还得感谢你了。”看着在面前刷下限的雾守,Giotto又气又笑。明知道自己会生气还敢挖坟,这份勇气真是生前死后都没改变,唯一值得他欣慰的事情,大概是不用站在仇恨的对立面了。
  戴蒙没有做声,狠狠的瞪着周围看热闹的复仇者,要不是双方有着同样的夜之炎,他怎么可能被复仇者看破踪迹。作为帮凶之一的二代守护者们深知这家伙的报复心思有多重,光棍的回指环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二代去收拾他。
  现在,呵呵……先度过初代这关吧,D·斯佩多。
  没有在乎旁人的想法,Giotto抚摸着指环里躁动的意识,原本郁结了几百年的情绪渐渐放下。没什么不甘心,他这么做不就是为了挽回D的堕落吗?不用在仇恨中扭曲,在疯狂中化身魔鬼,这样别扭的D才是他最初认识的那个人。
  啊,最初是什么样子的呢?
  好像有点傲气和古怪,浑身排斥着贵族圈的腐烂,一眼看上去便觉得是渴望改变世界的人。不需要知道名字,不需要艾莲娜的进一步介绍,前世的熟悉让他相信了超直感的提醒——没有人比他更适合雾守的位置了。
  伸出手,他在埃琳娜的惊讶下发出了邀请,宛如命中注定,抓住了这抹被后世歌颂为无法捕捉实体的幻影。
  “你复活我是为了干什么呢?亦或者再次把我逼上风头顶端,不得不去夺回彭格列的权利吗?”离那一会儿的初见晃去了多年,Giotto幽幽的叹了口气,十分清晰的明白D一片‘好心’下的另一种含义。
  他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Giotto坚信自己的猜测无误,那么多年的偏执不是一时半会能够改变。
  “九代目年老体衰,新的十代目泽田纲吉根本就不配当彭格列的掌舵者,与其让彭格列在他手中发展,我宁愿你重登上那个位置。”
  被点破心思的戴蒙眸光微闪,理直气壮的太多也开始底气不足了。听到这种对话的艾丽娅尴尬起来,不过Giotto对于D规划的未来毫无兴趣,哪怕高位者可能容不下他的身份,他也不是任人欺负的类型。
  捏了捏骨指,Giotto脱离了死气状态,在阿诺德和其他守护者充满趣味的眼神下,他挂着能用各种美好来描述的笑容,走上前,看似想要扶起他的右手握成拳头,狠狠的揍了上去。
  一拳不够不痛快,再来一拳!
  什么?!
  还想要灵魂逃走?直接罪加一等。
  先用零地点把人冻上,然后大空之炎压制夜之炎,管你是幽灵还是活人,照揍不误!
  “你无法无天惯了,真当我没脾气?”
  冷笑一声,Giotto在D·斯佩多不敢置信的目光下用指环装住了他的灵魂,多功能操作的零地点冰冻在指环的外部,给这场轰动意大利的盗墓事件画上了句号。
  停止了打满马赛克的暴力画面,Giotto不好意思的轻咳一声。
  “赛比拉的后人,我会把D·斯佩多看住,很抱歉这件事误伤到了你,往后我会让他给你赔罪。”
  艾丽娅纠结的看着那枚冰封的指环,偏偏Giotto没有拦截D的意识,令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指环里传来的咆哮。她咽了咽口水,说道:“呃……这、赔罪就不用了吧。”实在怕自己没那条命享受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