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38)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君长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7 11:24:24 
  请叫我芝麻包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7 06:13:07 
  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5 21:05:13 
  DNF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5 00:47:12 
  舞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5 00:15:49 
  舞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4 01:33:54 
  烟瑾___泪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3 17:49:58 
  DNF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2 20:35:49 
  雅凛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2 15:45:09 
  舞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2 14:17:46 
  舞翎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9-02 14:12:52 
  颜牧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31 21:29:49 
  DNF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31 19:39:39 
  君长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31 10:15:58 
  君长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31 10:15:50 
  随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30 10:03:40 
  云音泛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9 11:35:37 
  云音泛天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9 11:34:25 
  芈蘼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9 10:07:28 
  九日火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8 09:24:13 
  15230402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5 14:48:25 
  黑茉莉白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4 20:44:02 
  落痕无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3 18:36:27
  随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3 13:16:53
  影无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2 01:08:56
  影无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22 01:08:43
  瑄铃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8-17 13:48:11
  ivy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7-13 10:07:06
  果脯缘三生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7-03 14:50:21
  浮生不过镜花水月一场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4-06-29 12:40:49
  莫伊莲珞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10-23 01:17:51
  沧海桑田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9-03 13:31:57
  秋子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5-09 19:20:19
  阿凌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3-01-19 16:03:26
  夏之雪扔了一个地雷投掷时间:2012-09-22 23:02:59
 
  ☆、番外:假如D重生(一)
 
  他想,他或许是喜欢着Giotto。
  比爱少了那么一点,却是印刻在人生中最深的人。
  17世纪初,从执念崩溃中醒来的戴蒙怔怔的望着房间,眼底的黑桃诡异无端。四个世纪的疯狂在他身上渐渐消失,自诩恶魔的幻术师像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笑得歇斯底里。没想到他这样的人也能得到重生,尤其在得知真相后,他失去了所有活下去的欲/望。
  然而在这个时代,一切悲剧并未发生,他仅仅是中世纪的一个贵族,D·斯佩多的大名还未响彻整个黑暗世界。
  埃琳娜,你还活着。
  Giotto,我还没遇见你。
  戴蒙感受着胸口跳动的心脏,曾经为了活着而舍弃的身体似乎为他注入了名为‘希望’的事物。他抬起手指放在面前,修长的手指上空空如也,少了一直佩戴的雾之指环。
  当天,他特意去见了埃琳娜。
  来不及产生失而复得的心情,戴蒙瞬间脸色一变,瞬间得知了现在处于哪个时间段。
  “忘了和你说一声,明天彭格列先生会参加宴会,我可是答应了他要让你们见一见。”埃琳娜懊恼的用手卷了卷垂下的发丝,一双湖蓝色的明眸在看向他时笑意翩然,丝毫不觉得将最好的朋友介绍给一个陌生人有多奇怪,“D,你别迟到啊。”
  她相信,D一定会和那个人有共同的意志,正如同自己。
  “……埃琳娜。”
  “嗯?”
  埃琳娜神色讶然的被戴蒙抱入怀中,印象里一贯高傲别扭的男人低下头,眼中的感情让她有种被珍惜着的感觉。她柔和下眉眼,伸手接受了这个不带任何暧昧的怀抱,“怎么了,今天意外的感性啊?”
  “埃琳娜,你能接受我像骑士那样愿意你守护你的一生吗?”
  感受到D这句话里的认真,埃琳娜微微睁大了眼眸,随即一脸古怪的摸了摸他的额头,“D,虽然你有这样的想法我很高兴,但是为什么要用‘我对不起你’的语气来表达,我不记得我们有一段超越友谊的过去啊。”
  他一愣,尴尬起来。
  后知后觉的记起自己是加入了彭格列后才向埃琳娜表白,现在他们应该是青梅竹马的朋友。
  这种自作多情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不用觉得对不起我啊。”埃琳娜吐了吐舌头,如太阳花般的笑容安抚住面子挂不住的D,有时候她总是能把握住关键点,“看样子你是心里有其他人了,这样也好,我总算能把你剔除在丈夫的人选之外了。”
  “什么意思……”
  戴蒙被初恋情人透露出的话惊到了,天呐,难、难道埃琳娜其实对他不满意?!
  “长得太风流,身边围绕的女人一堆,还拥有着施展幻觉的奇特力量,再加上父亲对你不怎么满意,我觉得和你在一起我压力很大。”埃琳娜认真的数了数D身上的问题,越说越觉得很有道理,却不知这番为了减少好友愧疚的话让戴蒙立刻万箭穿心。
  心累,这就是他当年告白两次才成功的原因吗?
  “呃,我没别的意思,不论你和谁在一起,我都会真心祝福你。”
  看见戴蒙悲催的脸色,埃琳娜迟疑了一下,努力再加把劲鼓励好友。捡起碎了一地的玻璃心,戴蒙精神恍惚离开了侯爵家的领地,走在巴勒莫城市的街道上,他很快闻到了海的味道。
  是西西里的海。
  还有着海边不该这个时候碰到的人。
  那是介乎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背影,他走在被阳光照得发亮的沙滩上,身边跟随着同样年轻了不少的G。偶尔他会停下来眺望海天一线的美景,金色的发丝在海风下扬起,露出衣领中白皙的脖颈。
  是Giotto!
  心中泛起一丝悸动,戴蒙当机立断的用幻术遮掩了身影。
  原本和G聊着天,Giotto不经意间侧过头瞥向戴蒙所在的那边,潋滟着海光的眸子带着西西里一样浪漫和温柔,微醺不醉,仿佛能在这个慵懒的清晨夺去一片海域的风光。戴蒙没有移开视线,心底灰暗的情绪不翼而飞,轻松的氛围令他终于笑了起来。
  这个人还是这般啊。
  西西里的海再美,怎比得上俯瞰大地的广袤天空,这是世界基石承认的人啊。
  Giotto没能发现什么不对劲,回过头,极端不自在的感觉又出现了。好似有一道视线沿着他的身体往下滑去,鸡皮疙瘩泛起,它轻佻得像一只无形的手,身上的衣物也无法遮住这种暧昧的侵袭。
  他在看着他,情人的眼光。
  “那边有人。”
  下意识握紧了项链上的指环,Giotto拧起眉头,脸上浮现薄怒的神色。得到他提醒的G瞬间提前弓箭,利箭夹杂着强大的声势射去。不远处,沙地震出一个下陷的坑,戴蒙早已消失在原地,依靠着远超时代的幻术经验,他成功将对方的超直感压制到最低效果。
  即使如此,戴蒙也没敢继续跟踪Giotto,别看彭格列Primo尚未成长到巅峰,他可是沿着脖颈往下的位置发现了一根没入衣衫的项链,被挂在项链上的肯定是彭格列大空指环。
  有着指环作加持,他打不过Giotto。
  该死的世界基石!
  想到伽卡菲斯所说的话,戴蒙恨不得时光再往前倒流一点,好把七个指环一起塞到伽卡菲斯的嘴巴里,让他去承担这份见鬼的代价。
  心情比之前好了很多的戴蒙走出了海边的范围,直到不少情侣出现时,他才想到这片区域一直是约会和看风景的圣地。戴蒙走到路边一个卖花朵的小女孩身边,花篮里的花修剪得很仔细,他便怀着趣味的心思挑选了一支雏菊。
  “将它给在海边散步的一个……”他话语一顿,无数形容Giotto的话划过心头,意大利男士的浪漫让他挑起嘴唇,笑道:“你觉得最像天使的人。”
  “天使?先生不怕我认错人吗?”小女孩有些茫然。
  戴蒙没有回答这句话,丢下钱,他踩在碎石路上慢慢离开。如此肯定的态度让小女孩心下一定,满怀好奇的提着篮子往海边跑去。
  天使是什么样的呢?
  漂亮,纯洁,亦或者是神父大人经常说的——无非亵渎的美好事物?
  兜兜转转,小女孩已经急的满头大汗,忽然发现沙滩上有不少人在偷偷注视着另一边,其中大部分是身边有男友的女性。她随着他们的视线望了过去,贫瘠的学识让她无法表达,却知道有一个词真的很像。
  天使——
  金发蓝眼,教堂壁画上图绘的天使比起他都黯然失色。
  看见海边的人开始变多,此次前来巴勒莫的Giotto不得不放弃观光,若是因为这种原因被敌人认出来,他明天还怎么混入宴会去见埃琳娜。G好笑的打趣着好友的吸引力,结果听到一阵跑来的脚步声,他警惕的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提着花篮的小女孩。
  “先生,您的花。”
  “我的?”
  Giotto疑惑的指了指自己,小女孩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把花束递上。
  是雏菊。
  困惑了数秒,他无奈的问道:“请问这花是谁让你送来的?”
  “是一位很气派的先生。”
  小女孩露齿一笑,卖花的她自然知道每种花的花语,何况是这种普遍受欢迎的雏菊。Giotto一听,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可是小女孩没等他尴尬下去,把花往他手上一塞,圆满完成任务。
  “祝先生幸福。”她蹦蹦跳跳的跑了。
  G捧腹笑了出声。
  “G。”
  Giotto哀怨的望去,得到的是一脸‘你早该习惯了’的表情。
  第二天,与埃琳娜约定好的Giotto整装出发,同时戴蒙也被埃琳娜警告了,要求他准时准点参加宴会。不知道该郁闷Giotto轻易勾引了埃琳娜,还是该担心未来的情敌会不会是埃琳娜,戴蒙深感大宇宙的恶意,埃琳娜的父亲——傲慢的侯爵先生貌似也对Giotto比较满意。
  这个不妙的预感在Giotto出现在宴会后达到顶端,比如:埃琳娜原本会因为自己而拒绝他的吻面礼,和男性保持一定的距离,但是这一回她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好久不见,Giotto。”
  “埃琳娜,接到你的书信我就来了,希望没让你们久等。”
  一直作为笔友和侯爵女儿联系的Giotto优雅一笑,环抱住埃琳娜后,他极为绅士的亲吻了一下她的面颊,尊重、珍视。埃琳娜满脸笑容,即使看上去十分平静,脸颊上淡淡的红晕出卖了她。
  戴蒙的看着两人拥抱的场景,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志趣相投、容貌优秀,出生高贵的两人甚至有着同样高尚的品德,站在一起时相映成辉,令宴会上其他贵族不由露出羡慕而祝福的眼神。
  论初恋情人和想要追求的人秀感情,他要怎么办?
  一身正装打扮的Giotto显得比昨天成熟了许多。他松开手,笑容温和的后退一步,留给埃琳娜礼貌的空间,继而转身对今天要见的幻术师说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