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4)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擦一擦,哭成了小花猫呢。”
  一叠纸巾出现在陈雯的眼前,Giotto站在她的身后温和的说道。
  “你……”
  她满脸泪痕的抬起头,心里吃了一惊,这个人是幽灵吗,完全没有听见他走近的脚步声。
  “我保证,一定让你回去,所以不要再难过了。”
  Giotto习惯性的揉了揉女孩的头发,神情温柔得不可思议,仿佛能让人永远沉溺在其中。果然还是不能不管,这个女孩的身影总是让他想起了小小的安妮亚,那个被他放在掌心上捧着的小公主。
  ‘安妮亚,我保证下次带你出去玩,给爸爸笑一个。’
  日式的榻榻米前,金发褐眸的女童甜甜的笑着,迫不及待的牵着Giotto的手拉钩钩。
  一刹那,足以被永恒的铭记住。
  眼瞳微湿润,Giotto用笑容掩饰起自己的走神,终究是那个时候的画面太过美好。
  “你相信我?”
  “相信啊,这么可爱的女孩怎么能不相信。”
  到底是年纪尚小,她再怎么难过还是被夸得破涕而笑,眼瞳弯弯,哪里看得出刚才的失控模样。
  晚上。
  吃过一顿简单的面包后,Giotto回到了他的房间——装满了硬纸箱的小仓库。
  他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托腮思考起怎么完成这件事情。解决一船专门非法走私加偷渡的家伙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在解决之后保证自己能安全抵达日本。要知道复仇者监狱不单单在黑暗社会里行动,如果能快速逮捕犯人,他们一点都不介意光明正大的行事。
  “呼——”
  搓了搓发冷的手掌,Giotto小小的呼了一口寒气,常年的水牢生活非常损害这具身体的健康,使得他的气色依然无法和正常人相比。半个月来,他游走在陌生的意大利,每天学习着这个国家的新词汇,只要超直感一天不失灵,他就一天不担心复仇者的追捕。
  “估计到了后日本会病一场了,唔……必须提前找好地方。”
  拨着指头算起需要准备的事情,他的眼底微微期待,这样轻松的感觉还真是头一回。也不知是指环的毁灭出了什么问题,导致他出现在十年前的世界,并且隔离了大空基石和自己的联系。
  闭上眼,他能感觉到彭格列指环的所在地,然而只要自己不主动接触,恐怕这点联系一辈子都无法束缚住他的灵魂。捡起折叠在纸箱上的被褥盖在身上,他用左手臂枕着脑袋,听着海浪的声音渐渐的沉入梦乡。
  梦里的宫殿好似从未瓦解,只是王座之上空无一人,放着一枚华丽造型的指环。
  你在呼唤我吗?
  世界……基石……
  站在宫殿外不知多久,他仿佛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唯独一双眸子呈现出金红。
  下一刻,梦境破碎,天光微曦。
  “呦西,又是新的一天。”
  Giotto伸了个懒腰,干劲满满的感觉让他找回了青春的快乐,活着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啊。
  几日的时间消失的很快,为了防止其他人认为小女孩和自己过于亲近,Giotto并没有频繁的去和她见面,而是留下了一件令她安心东西——崭新的子弹。陈雯认得,这枚子弹应该来自养父随身携带的手枪里,毕竟是一模一样的型号。
  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小哥哥,到底是什么人……
  走到拐角处,陈雯眼神怔然的注视着不远处帮忙搬东西的黑发少年,初一看还像是和她一个国家的东方人,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五官里有欧洲人的影子。踌躇的站在原地,她没有擅自上前去和对方接触,心里反而好奇的想到。
  混血儿吗?似乎又不像啊。
  “大清早的,我的小拉蒂在看什么呢?”
  一只湿热的大掌压在肩头,陈雯的脸色微白,装作木讷的看向了身边的肥胖的中年男子。忽然一股前所未有的期翼充斥在心头,如果那个小哥哥能说到做到,她便能脱离了这个养父的控制,再也不用每天恐慌着未来。
  “爸爸,我只是忽然好想去日本玩了。”
  眼眸垂下,陈雯强忍着恐惧和恶心,把意大利语也故意说得软软糯糯,她知道养父最喜欢这一点。而那颗来被Giotto送来的子弹被捏紧在掌心,满是汗水。
作者有话要说:  
 
☆、重返泽田家
 
  “除了偷渡的人以外,他们之中有谁是无辜的。”
  “Nothing。”
  黑色的齐刘海下是华裔小女孩充满快意的目光,这群人手上怎么可能没有沾过血腥,只不过用了一副皮囊遮住了那如同畜生的心。
  “我知道了,好姑娘……不要被怨恨蒙蔽了眼。”
  手指不容置疑的遮住了陈雯的双眼,Giotto俯身在她的耳边轻喃,好似一个邻家的大哥哥。然而眼前全部被捆绑起来的船员不这么认为,他们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注视着黑发少年,甚至把陈雯同样当做怪物的同伙。
  “不管你是谁,我可是彭格列的人!”
  肥胖的身体分泌出厚厚的汗水,奥德惊惧的望着那个轻而易举掌控住他们生命的人,情急之下立刻搬出了靠山。甚至怕Giotto不相信,他不顾对方知不知道那个黑手党界的彭格列,手指抛出了口袋里装着的彭格列家徽。
  “走私、贩毒、做偷渡买卖,彭格列已经插手到这种地步了吗?”
  Giotto的目光没有分给奥德一丝,他低头看着地上滚落的金属物品,眼底平静得几近死寂。被捂住眼的小女孩愣了愣,愤怒没有令她失去理智,只是她对养父口中吐露的警告十分不解,都到了这种地步,他们还有什么翻身的底牌吗?
  “小哥哥,蛤蜊是什么?”
  “是一种海产品。”
  唇角微微掀起,Giotto如何会不知道彭格列背后的黑暗,眼前所见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不再多想,他用小刀挑断绑住船员的绳子,一脚一个的把人全部踹下船,包括那个依旧不得动弹的奥德。陈雯忍不住站在甲板上欢呼,拽起地上碎裂的物体就往海面砸去,恨不得让那些冒头的家伙全部淹死。
  海风扬起大朵大朵的浪花,漂浮在海面的救生圈不多,却是Giotto仅剩下的仁慈了。
  “日本,要到了吗?”
  眺望远方,和印象中重叠的岛国逐渐出现在视线之中。
  他走到小女孩的面前,伸出手,眉眼含着温润的笑意,宛若诚挚的邀请。
  “陈雯,做好准备了吗,我们要下船了。”
  “好啊。”
  陈雯露出同样真心的笑容,好似刹那间释放了所有的压力,开心得快要飞起来。
  大火轰然而起,不论是毒品还是其它杂物,号称能够净化污秽的火焰熊熊不息的吞噬着整艘船只。Giotto把小女孩扛到肩上,一个纵身就跳入了水中,手脚灵活的朝安全的着陆点游去。至于其他无辜的偷渡者,则被他打晕了搬到救生艇内,此时飘远到能够避开了大船的地方。
  ——日本,东京。
  繁华的都市印入眼帘,Giotto牵着小女孩的手走进了人流之中,犹如一对兄妹。不过他们并没有闲心去逛街,Giotto拿着刚买的地图努力认清现在的日本,幸好他的日语还没有忘记,才能直到一边问路一边找到了地下铁的入口。
  “到了领事馆时要听话,他们会把你送回国,到时候就可以去见爸爸妈妈了。”
  一身冬季棉袄加上帽子打扮的陈雯站在Giotto面前,她乖巧的听着这番临别的话,眼底的不舍清晰可见。
  “小哥哥,我以后能来找你吗?”
  “日本这么远,你的父母会担心的,以后别来了。”
  Giotto帮她戴上保暖的手套,动作间细心而温和,但他的话却不容置疑的拒绝了。陈雯松怔了一下,强忍着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还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就要离开,这是件多么可惜的事情。
  地铁伴随着隧道的震动声而来,打断了陈雯最后想要张嘴说话的举动。
  “预祝你平安回家。”
  一个吻轻轻的贴在小女孩的额头,Giotto后退一步,松开了牵着她的手。他就像每一个送别孩子的长辈,站在人群内注视着她步上自己的人生轨道。
  分别总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可是,人不可能因为讨厌分别而永远待在一起,那不现实。
  掏出口袋里的车票,他凝视着上面陌生的地名,时隔数百年,哪怕是名字也面目全非。也不知那里……现在变成了什么样,Giotto眉眼弯弯的收起车票,转身离开了地铁的进站口。
  几个小时后。
  “先生,到站了。”
  司机将车停靠在终点站上,乘务员担忧的看向唯一还没下车的少年,是不是晕车了。
  “并盛町到了吗,抱歉……我这就下车。”
  眼神透露出失去焦距的茫然,Giotto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难受,用手摸着自己的额头,果然发热了。为自己如今的体质叹了一口气,他婉拒了乘务员提供的晕车药,脚步摇晃的下了车。
  一下车,冷冽的风拂去了身上残留的温度,冻得他直接打了个寒颤。
  ‘欢迎回来,Gio。’
  记忆里模糊的声音从心底里传出,仿佛一回头就能看见那些等候着自己的同伴,他失神的望着远远就能看见的神社,眼前的重影越来越严重。朝利雨月、G他们都陪同自己隐居在这里,可惜自己先走了一步,再也看不见他们悠闲自得的笑颜了。
  没关系……
  分别也阻止不了我们的联系,因为我们很早就约定好了。
  ——誓言友谊永恒。
  一路问路到泽田家门口,Giotto没有进去的打算,而是侦查完了附近的房屋结构后悄悄溜入。作为超直感的拥有者,他相当擅长扩大超直感的运用范围,所以当他从泽田家的小阁楼里翻出了怀表也只花了十分钟不到。
  镀金的表面脱落了不少,即使后代用了盒子密封起来,岁月依然留下了斑斑痕迹。
  “啪嗒——”
  他小心的拭去了灰尘,打开怀表,里面显露出静止的指针。
  “模糊了好多啊。”
  Giotto没有在乎指针停留在他死亡的时间,而是心疼的注视着怀表内珍藏的照片,当初他可是费了不少功夫才让阿诺德和D出现在同一个地方。蹲在矮小的阁楼里,他双手捧着这块古朴的怀表,一点点的用自己的大空之炎重新将它点燃。
  齿轮发出细微的咔嚓声,代表生机的指针开始运转起来,明亮的火焰照亮着这片小天地。
  太好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坏。
  扬起一抹喜悦的笑意,Giotto蹑手蹑脚的踩在木质的地面上,想要接着去找泽田家的族谱。耳尖微动,他知道此时的泽田家只有两人,所以左右看了一下阁楼的布置,便掀开一个空箱子躲了进去。
  门被轻轻的推开,一缕光线歪歪的射入阁楼。
  人还未进入,一个响亮的喷嚏便响起,随后褐发少年揉着鼻子走进来,琥珀色的眸子一如见过的那般清澈。躲在木箱里的Giotto挑起唇,透过盖子的缝隙观察着外界,没想到会这么早碰到泽田纲吉。
  似乎心虚的四处张望了一下,泽田纲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纸张,然后十分熟练的把它塞入了墙边架子的顶层盒子里。嘟囔了一声,他捡起被妈妈放在这里的游戏机,转身离去。
  确定人走远了,Giotto麻利的爬出了一股霉味的箱子,颇为新鲜的偷窥了一回曾孙的隐私。
  “0分……”
  怀着要‘关心’后人的想法,他拿出了盒子里的纸张就愣住了。手指抖了抖名为试卷的东西,Giotto痛心疾首的看着上面红彤彤的鸭蛋,且不提那些自己也不太懂的填空题和计算题,单是那将近十道选择题,泽田纲吉是怎么全部猜错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