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6)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的确有可能,不过阿诺德的身份注定了他的脾气更稳重一些。”
  耶卡在绷带下的脸似乎也笑了,两人相处时,话语中难免流露出对多年前的怀念。记忆作为纽带穿透了光阴,原本逝去的人在脑海中翻找了出来,故人依稀,回首望去百年不过弹指之间。
  “那是你没见他揍过初代!那叫一个狠啊。”百慕达无言的吐槽,阿诺德的手铐是招招往脸上招呼,一不小心就会是毁容的下场,哪怕Giotto的近身战斗不弱于阿诺德,也禁不起这么个打法。
  “如果碰到初代西蒙在场,往往会变成双方守护者参与的混战,结局是一排形状各异的冰雕,以及从灾后现场爬出来招待我们的初代。”
  几百年前的时代强者众多,各方势力分足林立,惧怕复仇者的人有,但不惧怕复仇者的人也很多。耶卡心想每次见到彭格列初代总能看见新鲜事,能把家族内部斗殴演化成日常的事情,Giotto·Vongola真不负他最强的名号啊。
  “他这是明目张胆试探我们知不知道他身份啊,算了,撤销通缉吧,对外宣称犯人已经抓捕了。”面对着熟人的试探,百慕达显得异常兴奋,他本来就是个不正常的人,天生更喜欢看见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短小的手指覆盖在满是绷带的脸上,百慕达咧开了嘴巴,稚嫩的声线低低的笑道。
  “这样闹下去只会两败俱伤,不管身处于哪个时代,他依然是彭格列Primo。”
  耶卡,这样也好啊……
  七种属性中大空的人选不用再考虑他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咳咳,补完了这章【干笑
 
☆、解开超直感
 
  
  并盛中学门口,除了脸色依旧苍白,Giotto全身穿着和学生没两样,稚气未脱的面容带着柔和的笑容。路过风纪委员守着的大门时,他在云雀恭弥冰冷的目光下稍稍停顿,心里确定没迟到后,Giotto歪了歪头,小声说道:“谢谢。”
  回应他的是一声冷哼,和少年斩钉截铁的警告:“不许违反风纪。”
  Giotto点了点头,在周边学生好奇的目光望来之前快速离开,如果他没有忘记,马上就会打铃了。果不其然,刚才还在远处观望的学生们立刻发出惨叫,一脸死灰的听着风纪委员们关闭铁门的声音,尤其是看见云雀恭弥嗜血的视线后……
  快要进入教室的Giotto停下,无辜的耸了耸肩,其实云雀恭弥更希望有人能拼死冲进学校吧,后退的脚步只会更加激怒对方。
  不过,里面可有一个不能刺激的小家伙呢。
  对着教室外的玻璃窗,Giotto整理了一下这身青葱稚气的校服,光滑如镜的玻璃倒影着少年清秀的外表,闭上眼再睁开,灰色的眼瞳敛去波澜不惊继的神色,而转变成没有一丝阴翳的明媚和清澈。
  这一世不再与黑暗同行,他只需表现出本性便是最好的伪装。
  “初次见面,我是泽田家康,14岁,以前因为身体不好而缀学在家,最近才搬到并盛町。”
  视线环视一周,黑发少年在黑板上写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依照习惯鞠了鞠躬,面朝着这些单纯的学生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台下的泽田纲吉错愕的盯着黑板上的姓氏,若非超直感自小就被封印,恐怕此时就该拉响了一级警报。
  “请多指教哟。”
  抑扬顿挫的几个音节吐出,带着其主人独特的韵味。
  “这位新来的同学就坐那里吧。”指了指中后排的某个位置,年轻的老师发现Giotto的身高不算太矮,心底松了口气,毕竟前排的位置都给了优等生。顺着手指的位置看去,Giotto礼貌的应了一声,没有任何排斥的走了过去。
  路过泽田纲吉的座位时,Giotto眼中闪过一丝狡黠,忽然开口:“你额头上似乎沾着什么东西。”
  “什么?”
  没料到这个插班生会同自己讲话,泽田纲吉反射性的瞪大了双眸,暖棕色的眸子盛满了迷茫。Giotto笑容不变的抬起手,指尖轻轻的点了点他的额头,一举一动仿佛和邻家哥哥一般,充满着说不出来的亲切感。
  就在那一刹那,指尖和额头触碰的地方泛起普通人看不见的光晕。
  灵魂发出轻微的鼓动,像是在诉说着这百年辉煌的血脉,以及被纵向时间包容的力量。
  随后他收回了手,这和平时擦去灰尘的举动没什么两样,可Giotto随手擦去的却是泽田纲吉身上众多封印的一个——超直感。至于火焰的封印和记忆的封印,他没打算提前去破坏,唯独超直感是一定要给泽田纲吉尽早恢复。
  他的后裔怎么会是废材,都是彭格列干的好事!
  默不作声的把这笔账算到了九代头上,Giotto笑脸盈盈的把手指伸给他看,指尖明晃晃的沾着一小块灰尘。泽田纲吉顿时尴尬得脸色通红,他从小没有朋友,平时又不怎么细心,导致同学也只会在暗地里看他笑话。
  Giotto体贴的没有多说什么,紧接着坐到了泽田纲吉侧后方的位置,拿出昨天领到的教科书看了起来。
  虽然自己在前世都学过,但这么久过去了,再加上中世纪里运用不到多少书本上的知识,他老早把内容忘了个一干二净。幸好云雀恭弥对于他的庇佑是说到做到,不仅对自己这段囚禁的经历不屑于顾,还指名了让自己参与正常人的生活。
  嘛,大部分还是看在自己无家可归的份上。
  Giotto默默托腮的望了眼黑板,心想着这份人情债怎么还,他可不想一直靠武力来获取云雀的‘关照’。
  时间在校园平静而热闹的气氛中飞快过去,Giotto以娴熟的交际手段融入进了这个班级,想要讨得女孩子欢心只需要温柔的绅士风度,若是想要得到男孩子的友谊,免不了要有一个共同的话题,比如并盛的特产:风纪委员长。
  少年们话匣子一打开,常年累月下积攒的辛酸总算有了发泄的地方,哪怕是最胆小的泽田纲吉都在一旁偶尔吐槽一两句。不过大家最常说的的话却没有变过,不论是谁提起,都忍不住由衷的感慨道:“云雀学长好强啊。”
  “云雀学长是并盛的保护神呢。”
  一个浅黄色短发的女孩单纯的笑了,柔和的话语发自内心,仿佛没有感觉到其他同学口中的字字血泪。
  因为,云雀从来不打女孩和小孩子。
  侧耳听着几个男同学怨念的说话声,Giotto更是有种啼笑皆非的心情,没想到云雀在这个和平的年代里竟然有如此霸气的作风。
  悠闲的时间很快过去,整个班级的气氛也成功容纳进一个新同学,有时忽然发现老师的讲课变得格外兢兢业业、并且台下学生们鸦雀无声,Giotto不用怀疑,一定是云雀恭弥刚刚经过了外面的走廊。
  这等威慑力,不愧是在并盛横行的凶兽。
  Giotto瞥了眼窗户口上逐渐远去的身影,从云雀恭弥的身上,他似乎能看见阿诺德在少年时的意气风发。
  “咦!!”注意到这堂课的老师手上拿着什么,泽田纲吉一脸绝望的以脸埋桌,忽视了来自后排的Giotto那饶有兴趣的目光。他好奇的瞄了眼老师手中厚厚的卷子,眼神一亮,原来这是一场临时的英语小考。
  “这位新同学,我需要了解一下你的英语水平,不用勉强,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作为英语老师的男子和蔼的笑了,背后则不断的擦冷汗,他可是知道这个少年是云雀委员长亲自带进学校的,还说了一切照常对待。
  “没问题,老师。”自己既然向云雀保证过成绩,Giotto面对这小小的考验自然心有准备,别看他大部分时间是待在意大利,作为BOSS为了合格的外交关系,他对于英语的水准也差不多达到口语精通了。
  水笔在手指间转了个圈,Giotto注视着这百分之八十都是选择题的试卷,笑了。
  没过多久,教室安静的只剩下纸笔唰唰的写字声,老师笑眯眯的在旁边走来走去,看着这些有信心的人埋头苦干、没信心的人抓耳挠腮。作为一个监考过无数次的老师,他重点观察着几个差生的卷子,以防他们作弊抄袭。
  站在泽田纲吉的身旁,英语老师神情略显狐疑,然后越看越皱眉,愣是把泽田纲吉吓得不敢写下去了。为了不给学生增添压力,他拍了拍泽田纲吉的肩膀,欣慰的朝后几排位置走去。
  “没什么,你最近英语提升了一点啊,继续努力下去吧。”
  十道题能对三道以上,对于曾经能百分之九十答错的人来说,已经是相当神奇的进步了。
  至于超直感的最初使用者?
  想当年他可是在赌场横行的人物,怎么会怕这点没有外界干扰的选择题。
  Giotto的笔尖唰唰的飞快写过,仅仅是淡定的扫过题目的姿态,就让这位英语老师脸上的惊讶变成了目睹学霸的了然。
作者有话要说:  
 
☆、钱从何处来
 
  清早,泽田奈奈系着围巾在厨房准备着早餐,听见儿子慢吞吞的下楼声时微微一笑。她端着一盘煎好的鸡蛋和面包回到客厅,本以为会习以为常的看见阿纲迷迷糊糊的表情,没料到少年早已经整装待发,连书包和便当盒都提前拿了下来。
  “纲君的英语要再接再厉哟,下午妈妈就去参加你学校的家长会。”
  温柔的妈妈笑得更加开心了,她接过儿子的便当盒,装上精心准备的满满饭菜后特意说道。泽田纲吉神情萎靡的点了点头,其实这几天他都想要睡个懒觉,可是每次他闹钟一关就心里发慌,脑海里时不时的闪现出云雀学长守校门的画面。
  一下子整个人都哆嗦了,哪里还会有多余的睡意,更可怕的是这种直觉貌似是真的……
  比以往提早了十多分钟,等到泽田纲吉提着书包走到并盛中学时,才看见陆陆续续的出现更多的学生。飞快的走过两排飞机头学长守着的校门,向来是迟到大王的泽田纲吉难免心虚异常,怎么也不敢看向风纪委员长那双寒光凛凛的凤眸。
  “哈秋!”一声喷嚏声在背后响起,泽田纲吉回过头一看,却发现是同班那个人气很旺的转校生。发现他家后裔在看向自己,Giotto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秀气的鼻尖红红的,显然是患上转季带来的感冒。
  和提着书包的泽田纲吉不同,Giotto两手空空,他是刚吃完早餐从外面回学校。
  这段时间Giotto没有钱去住宾馆,向来独居的云雀更不会收留他,于是晚上是在风纪委员的安排下住在学校的医务室。不过比起泽田纲吉下意识放快脚步的动作,他倒是平静的走过这凶煞可怕的阵队,还有空朝云雀打了个招呼才进去。
  即使云雀只是冷淡慵懒的瞥了他一眼,心情好才偶尔应了一下,但这个打招呼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
  “我可是爱好和平的人士啊。”回到教室后,Giotto特意看了眼书包的位置,眼中闪过了然,这次到没有人动手脚了。一个人受欢迎的同时必然会遭到一部分人的嫉妒,再加上他如今病弱的身体状况,以为他是软柿子的人很多。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向了被人围着说话的泽田纲吉,那胆怯的表情和勉强的笑容显得格外可怜兮兮。
  可是……没有人帮他。
  Giotto环视了一下周围,发现班上一个像极了雨月的高个子男生皱起了眉,不过爽朗的笑容掩去了瞬间的神色。Giotto心中出现微妙的别扭,仔细回忆一下就知道那位是十代雨守,守护者中‘细数着战斗历程,冲洗着流淌的鲜血,宛如镇魂歌般的雨。’
  以前对十代家族比较满意,现在看来十代这孩子未免混的太惨了一些吧。
  “这几天的值日就靠你了,废材纲。”不提Giotto复杂的内心,那边站在泽田纲吉周围的男生拍了一下书桌,不容拒绝的说道。这几人人高马大的体型压迫得泽田纲吉微微瑟缩了一下,只能欲哭无泪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因为心里存着疑问,Giotto在课后的空闲时间里找了个机会和山本武打搭上了话。
  “那位和我同姓的泽田君……”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