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8)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你指的是D·斯佩多吗?”
  “大概吧。”
  Giotto微微阖上眸,在宁静的夜中轻声说道。
  灯火辉煌的城堡在记忆中淡去,直到四百年后的现在,百慕达仍然觉得最后的‘大概’二字有些古怪,再联想到那个灵魂执念不散的D·斯佩多,百慕达第一反应是认为Giotto在给对方留后路。
  不过,这些事情都掩盖不了一个事实。
  百慕达脸色扭曲了一瞬间,因为Giotto·Vongola在29岁就去世了!
  “他还好意思说我欠钱,这家伙连30岁都没有活过去,明明是我吃亏了好吗。”他无视耶卡想要吐槽的模样,飞快的拿出一个更加迷你的手机,短小的手指凌厉的敲出Giotto现在的号码。
  “午安,百慕达先生。”
  日本下午,Giotto坐在一群流浪猫的中间,边喂面包边接起了这个陌生电话。等到他摆平了预料中的这通电话后,天空已经陷入了暗淡的黄昏,公园的风中偶尔吹散枯黄的落叶,初春时翠绿的生机不断冒头,让人的心灵都沉浸在这微凉的气氛中。
  岁月静好,不是吗?
  手上的面包喂完猫咪后,他站起身拍了拍草木沾染的碎屑,眼中带笑的想起了电话那头的复仇者监狱长。真是世事无常,如今能聊聊天的只剩下这个曾经见过几次的百慕达了,也幸好还有着认识的人,否则账单都不知道该寄给谁了。
  衣食住行都被百慕达付账了,Giotto神清气爽的走向刚买下的新家,前几天他穷得连寿司都吃不起了,等会儿他可以去山本家尝尝。
  至于四百年前打算救的六道骸?
  算了吧,到时候阿纲如果无法从复仇者手上要的人,他便是拼着老脸也会让复仇者监狱放人。
  这边的Giotto挂了电话后心情明媚,那边复仇者监狱长的心情就颇为憋屈了。本着我不好过也不让你好过的愉♂悦方式,他阴森森的忘记了之前不打算得罪Giotto的想法,手指开始拨打另一个人的电话。
  “Ciao~su,我是百慕达。”
  头微微低下,百慕达坐在耶卡的肩膀一侧,拿起电话等待着某个家伙的接听。直到电话里传来熟悉而诡异的笑声,百慕达才开心的说道:“我这里有一个幻术师从复仇者监狱逃跑了,你有没有兴趣兼职一回复仇者,报酬会让人感兴趣的。”                    
作者有话要说:  准备让骸大人提前享受一下戴蒙大人的追捕~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兼职复仇者
 
  在Giotto不知道的情况下,逃跑到意大利北部的六道骸等人过得水深火热,走到哪里都有种无处可逃的惊悚感。原本死板冷漠的复仇者已经很可怕,没想到这回出动的复仇者瞬间上了一个档次,不仅多了玩弄猎物的残忍,连武器都从锁链换成了扑克牌。
  高礼帽下的男子哼笑着翻出一张黑桃K,雾之火焰在扑克牌上点燃,高挑修长的身影带来极大的压迫感。即使面容被绷带细密的遮住,时光的厚爱使他沉淀下异于常人的气质,如同一抹在时空中虚幻的幽灵,令人扑捉不到真实的气息。
  “Nuhuhuhu,还要继续玩躲猫猫的游戏吗,我可不确定自己有那么足的耐心。”
  “……你真的是复仇者?”
  护在所有人身前的六道骸有些不敢置信,过度使用幻术使他的右眼阵阵剧痛,粘稠的鲜血从眼膜上渗出,在少年白皙的面容上留下狰狞的血痕。他能逃狱成功的最大依仗是幻术,如今面前这个人的幻术比他技高一筹,他如何能镇定下来。
  黑手党界何时出现了这么厉害的幻术师,难道这是复仇者监狱的底牌?
  “哦呀哦呀,被你发现啦,我只是偶尔兼职玩一下。”
  戴蒙邪笑着用唇亲着扑克,平时被俊美面容遮盖的鬼畜气场爆棚,语气变得越发荡漾起来。他不在乎被人发现不是复仇者,反正周围的区域都被他幻术封锁了,消息也不会泄露出去。
  感受着同伴们焦虑的心情,六道骸的眼神逐渐平静了下来,深知今天遇到的‘复仇者’实力深不可测,他没有把握玩诱饵的把戏。沉默了半响,他用手指抹开眼前的血水,唇角扬起了一个和戴蒙相似的笑容。
  “没到最后一刻,我就不是败者!”
  银色的三叉戟插到地面,火焰倏然从四面八方喷涌而出,极耀的光彩几乎刺伤人的眼睛,带着仿佛要毁灭世界的疯狂和炙热。火焰沸腾的中心地带,是蓝发少年一身狼狈却始终冷静、从容,以及蔑视规则的狂妄!
  戴蒙的眼瞳微缩,指间紧握的扑克牌皱起,原本打算杀掉他同伴的想法也停了下来。
  空气中的灰尘似乎模糊了他的视线,一时间竟然好像看见了少年时期的自己,那个埃琳娜还未死去,有着想要保护的事物所以粉身碎骨都浑然不惧的D·斯佩多。
  清雅的莲花在火焰之中绽放,长长的根茎隐藏在明亮的炎光下蔓延过去,流显出妖异的可怕。被根茎牢牢束缚住双脚的戴蒙没有去挣扎,直到注视着被幻术隔断的空间渐渐消散,他才对着六道骸仓促离开的背影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目光。
  扭曲的杀意下渐渐带上了一点隐晦而可怖的贪婪。
  没有身体,他就无法在世间存活,未曾想到这次能找到一个如此合胃口的小家伙。
  “Nuhuhuh,这次放你们一马,下次……就让我夺去你的身体吧。”
  闻言,六道骸逃跑的脚步一个踉跄,差点被后面的千种给撞到。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向来都是六道骸说夺去别人的身体,现在风水轮流转,他貌似被一个幻术高于自己的变/态给盯上了。
  没过多久,这场事情的经过便被待在复仇者监狱的百慕达知道了,看着属下绘声绘色的模拟出当时的场景,以及戴蒙之后故意为难他们的举动。气得胃疼的他直接捏碎了手中的茶杯,在心底咆哮的说道:“D·斯佩多,你永远别想得知Giotto的消息了!”
  耶卡默默的递上一杯新的茶水给百慕达,示意那几个汇报完任务的属下下去,小心Boss迁怒到他们身上。
  “我‘好心好意’打算泄露一些消息给斯佩多,那家伙为了区区一个幻术师——”百慕达猛灌了一口茶水,还没来得及继续发牢骚,口袋里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发现来电是那个冬菇头的人渣,他放下茶杯,拿起手机语气冰冷的说道。
  “D·斯佩多,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另一头的酒吧里,戴蒙脸上挂着笑意的靠在吧台上,修长的双腿在高椅的衬托下尤为漂亮。此时他右手执着一杯酒,仿佛没有看见周围被自己吸引来的视线,眼眸凝视着酒吧门外形形□□的路人,懒洋洋的说道。
  “百慕达,我看上六道骸的身体了。”
  “……你不是早物色好了几个契约者,怎么还需要新的身体?”百慕达立刻为这份无节操的说法震惊了,他不是不知道D·斯佩多需要肉身附体,但没道理看见一个是一个吧,身体和灵魂的默契度不是最重要的吗。
  “没办法啊,看见那么优秀的小幻术师,我不心动也难啊。”
  回想起六道骸的表现,戴蒙忍不住笑得开怀,酒水在唇上润上了一层光泽,他舔了舔唇角感慨的说道:“终究太小了一点,我得继续等等。”
  你这么禽兽,你家Primo知道吗!
  挂完电话的百慕达满头黑线,森森的觉得戴蒙这个家伙越来越不正常了。以前好歹是个人模狗样的贵族青年,现在失去能约束他的人之后,这家伙已经堕落到这种程度了……
  在山本家的‘竹寿司’店里,被百慕达惦记着的Giotto打了个喷嚏,正在给他结账的山本武不免笑道。
  “都过去一个星期了,泽田君的感冒还没好啊。”
  “不,大概是有人在背后说我什么了。”
  超直感的提醒让Giotto微微眯起了眼睛,不过在看见打包好一大袋子的寿司后,他幸福的弯起唇角,把这点无伤大雅的事情抛之脑后。为袋子打上一个牢固的结,山本武看见泽田家康这么容易就开心了,心情倍好的朝这位潜在客户说道。
  “我这里提供外卖,你需要电话吗?”
  “嗯嗯。”
  没有现金的Giotto拿出刚办不久的银行卡,至于来源?当然是百(冤)慕(大)达(头)的友情提供。拿起这张日本比较通用的银行卡,山本武蚊香眼的注意到卡的贵宾级别,顿时感觉同学一秒变土豪。
  “看上去果然很忽悠人对吧,仔细想想就知道了,我一个学生哪里有那么多钱,这张卡只是看上去级别高罢了。”
  刷完卡后,Giott把卡随意的塞回口袋,低头在账单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山本武听他这么一说也理解了,有钱人家的子弟都未必有这么多零花钱,再说拿张高级贵宾卡付账比较有面子。
  “那泽田同学的家人一定很有钱啊。”
  “还好吧。”手指挠了挠脸颊,Giotto想起上辈子是大贵族的父母,承认这句话倒不怎么心虚,顶多是家道中落了。所以当他从家境优渥的环境跌落到平民窟时,那种强烈的不甘支撑着他一路走来,直到出人头地。
  离开竹寿司的店面,Giotto看了看手中的袋子,然后看着右边的分岔路口,决定去医院探望一下昨晚发烧到39度的云雀恭弥。
  他和云雀恭弥的关系可以说不远不近,这正是Giotto刻意形成的局面,这样一来,除了兴致高昂时对方会找自己来试试身手,其余在学校的时间里形同陌生人。
  来到医院,他不忍直视的移开了目光,病房内墙角处堆积的‘尸体’真是让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Giotto言不由衷的说道:“你看上去气色不错。”
  何止是‘不错’啊,满头虚汗,高烧的红晕还没有降下去,这种情况都能拿着浮萍拐去干架。Giotto叹了口气,只能说云雀恭弥投错了年代,战争时期最需要这种不顾安危杀敌的人才了。
  穿着黑色睡衣的云雀恭弥从床上坐起身,不满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
  “太吵了。”
  和中二病患者有着长年接触的Giotto秒懂,为了这些病人们的身心健康,他谨慎的提出一条建议:“医院不是有单人间的VIP病房吗?”
  “我是那种利用特权的人吗?”
  穿上拖鞋,云雀淡定的拿起放到床头柜子上的寿司吃了起来,完全不认为自己说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反倒是Giotto开始反省自己,怎么能用常人的见解去理解这群唯我独尊的家伙,他被阿诺德和D气到无语的次数还少过吗,否则怎么会发明零地点突破。
  Giotto忧郁的走到墙角,帮着外面不敢进来的护士把‘尸体’都拖了出去。
  “恩人啊!”
  一出病房,几个挺尸的家伙泪流满面的扑倒在少年的脚边。
  “既然知道云雀不好惹,干嘛要住进来?”Giotto哭笑不得的扶起他们,下意识温柔的举动令旁边帮忙拽起的护士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收回了过于粗鲁的动作。
  “我也不想啊,之前云雀是侧着头睡着了,我完全没注意到那张床上的人是谁。”
  听完这段闻者伤心的哭诉,Giotto抹了把冷汗,在心中补上后半句:等你们注意到就晚了。
作者有话要说:  
 
☆、11并盛的男神
 
  等Giotto渐渐淡忘了指环中令人发狂的孤寂时,他离那个逃离意大利的冬天越来越远,记忆中充满硝烟的地方仿佛和上辈子一般遥远。如今并盛町也到了春暖花开的季节,清早随处可见一身制服的学生,以及在学校巡逻的风纪委员们。
  安逸的生活能磨平人的意志,但Giotto在这个满是回忆的城镇里总能找到值得纪念的事情,血液在体内似乎注入了青春的活力。尤其是注视着泽田纲吉的时候,他的心里不再是隔着一层指环的冷漠审视,而是找到了他女儿安妮亚的延续。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