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家教]水牢之人 作者:黑め眼圈(9)

发布时间:2014-09-29 10:58 类别:BL同人

  “小拇指勾在一起,约定好了一万年不许变。”
  “爸爸答应了要陪安妮亚。”
  昔日女儿稚嫩的声音穿透时空响起,化作无论如何都无法放下的牵挂,所以他以泽田家康之名回到了这里。
  Giotto温柔的笑了,他才经历了四百多年罢了,说好了一万年不是吗?这个约定是他生前最愧疚的事情之一,彼时的他已经透支了太多的生命力,一天比一天虚弱下去,可是安妮亚倔强的要和他定下约定,只为了自己能有动力再创造一个奇迹。
  熟悉的火焰气息在空气中躁动,还未踏进校门口的Giotto停下了脚步,倏然间回头望着身后的方向。
  明亮的、执着的光芒,划破血脉与时间的距离。
  随着不远处飞扬的尘土,大空的死气之炎在少年身上越来越清晰,Giotto的脸上几乎无法掩饰住期待,灰色的眼瞳深处流动起黯淡的赤金色。他好似已经看到了安妮亚的、自己的、还有其他后裔在泽田纲吉血脉中沉淀的力量。
  “啊啊啊啊——”
  少年奔狂野的怒吼揭开着一切非日常的开端,他拼尽全力的朝学校飞奔,尘土落下,显露在Giotto面前的是一张狰狞无比的表情。
  Giotto脸上的笑意一点点僵硬,整个人陷入石化状态,擦肩而过的泽田纲吉笔直的走到一个同班女孩面前。头顶燃烧着的橙色死气之炎,褐发少年就这么穿着一个四角裤头,神情坚定的说出了令人崩溃的告白。
  “笹川京子!请和我交往吧!”
  “……”
  被公认为并盛校花的笹川京子满脸茫然,恐怕这个女孩一生都没接触过这种告白。唯独身边的好友黑川花缓过神来护在京子面前,一脸看变态的打量着泽田纲吉,最后说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泽田同学,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嗜好。”
  “不、不是!京子你听我解释!”
  火苗咻的一下熄灭,泽田纲吉凶恶的气势顿时变成小白兔,棕色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慌张。
  这就是自己期待已久的开端?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Giotto看着往混乱发展的场面,笑容中终于渗出一缕缕黑气,果断的在云雀走来揍人之前离开了。别告诉他彭格列的后裔觉醒死气之炎需要裸奔,这样下去整个黑手党界不要笑死了。
  “云雀学长?!”
  “咦咦!啊啊啊我们没有群聚!”
  “快跑啊!”
  背后的吵闹声络绎不绝,Giotto之耳不闻,淡定的踩着上课的铃声走进教室。如果里包恩的读心术能对Giotto起作用,必然能听见初代内心的憔悴独白:感谢彭格列九代对未来十代目的培养,第一天就让泽田纲吉变/态的名声响彻整个并盛中学。
  还能不能愉快的直视曾孙了,完全无法忘记裸奔的场景啊!
  Giotto扭头,不再像平常那样去经常关注泽田纲吉的反应了,至少……给他一点忘记的时间。
  一旁的山本武笑着小声说道:“泽田同学真是有趣。”
  上课的时光在大家私底下的八卦中度过,直到Giotto模糊间听到细微喝咖啡的声音,这才疑惑的朝尴尬至极的对方看去。褐发少年欲哭无泪的趴在桌子上,白净的脸庞上残留着窘迫的红晕,一副恨不得时光倒流的模样。
  兔子姬——
  遥远的一个名词飘出脑海,再对比十年后Boss化的泽田纲吉,Giotto忍俊不禁的笑了出声。或许他有点理解那位家庭教师的意思了,呆板的教学多无趣,总要找点名为青春和成长的乐子。
  “泽田君?”
  “抱歉,老师。”
  发觉自己走神的Giotto目露歉意,温润的笑意在嘴角加深,更让如今直觉敏锐的泽田纲吉默默流下两道宽面泪。
  都怪那个号称“家庭教师”的小婴儿,为什么连并盛的男神都笑乐了,真的有这么好笑吗……
  没错,并盛中学今年评选的女神是笹川京子,男神则被广大女学生投票给了泽田家康,远超山本武15票。若说笹川京子没有忧愁的笑容给人温暖和甜美的感觉,那么泽田家康的微笑是一种正能量的传播,温柔坚定,像足以驱散任何阴翳的一缕天光。
  被粉丝誉为:“只要能看见他的笑容,就觉得这世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
  结束了上午的课程,泽田纲吉艰难的熬到能独自吃便当的时候,当然他上课期间心里嘀咕着的事情没有逃过里包恩的耳朵。从不知名的一角打开小门,端坐在迷你沙发上里包恩放下咖啡杯,天真无邪的说道。
  “蠢纲,假如你能乖乖按照我的指导走,你的人气不会比那个并盛男神差。”
  “人气?我还有那种东西吗?”泽田纲吉一脸血的看着这个不走寻常路的小婴儿,想到他还会有什么后续指导,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身为黑手党的Boss怎么能没有让人心折的魅力,历代彭格列的首领可都是黑手党界的高岭之花,这方面你还差得远呢。”说完后似乎想到了九代目如今年老的模样,里包恩拉了拉帽檐,小声的补充了一句:“其中彭格列初代名声流传最广。”
  “初代他长什么样?”对于这句槽点满满的话,泽田纲吉勉强当做没听见,不过最后一句关于初代的说法引起了他的兴趣。
  “我有幸在彭格列的城堡中看见过他的油画,绝对是历代首领中最出色的一位。”
  里包恩豆子大的眼睛闪过一丝的光彩,对于那位成为传说的强者,黑手党界不管过去多少年依旧有人追捧。不仅仅是长相,包括油画中青年死气之炎状态下的气势,即使隔着画纸都能察觉到差距的压迫感。
  “仔细看你和初代的长相有六七分像,前途不可限量哟~,蠢纲。”
  “骗人!”
  泽田纲吉瞪大了眼睛看着里包恩,对这家伙口中的彭格列初代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不远处的天台上,没感觉到膝盖中了一枪的Giotto还在和山本武一起吃便当,就算了解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他也只会说这是一件很神奇的问题。
  偶尔不天然呆的山本武问道:“云雀学长不会来天台吗?”
  众所周知天台是委员长的地盘,一旦碰到云雀出现绝对要被咬杀,没有第二种下场。Giotto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他最近差不多摸清楚了云雀恭弥这个爱校狂的行踪,于是顺手夹走山本武便当盒里的小章鱼火腿,脸颊鼓鼓的边吃边说道。
  “他中午一般在会议室吃饭,等会儿午休倒是可能过来晒太阳。”
  “我感觉家康和云雀的关系不错啊。”
  在对方经常光顾竹寿司后,山本武相当自来熟的将泽田君→泽田→家康这几个称呼转变了过去,交际能力之强堪称并盛NO.2(仅次于Giotto)。
  被人发现云雀和自己的关系没有想象中冷淡,Giotto无辜的笑了,没有否认的态度让山本武一愣,随即乐天派的把这个回答放置一边,开始聊起班上今天的风云人物——泽田纲吉。
  “听说持田学长很生气啊,和整个剑道部的人说明天要为笹川京子报仇。”山本武再现天然呆的模样,笑哈哈的提起泽田纲吉所做的囧事,本质上还是没把剑道部部长的持田放在眼里。
  Giotto疑惑的问道:“为什么是明天?”
  “本来是今天邀战的啊,可是持田不打算用剑道部的场地,竟然向风纪委员那边申请借用体育馆,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批下来。”
  山本武耸了耸肩,反正明天肯定有热闹看了,真不知道和家康一个姓氏的泽田同学会不会临阵脱逃,毕竟号称‘废材纲’的褐发少年在体育方面也是一个渣啊。
  “他没那个胆子逃走。”
  Giotto放下吃完的便当,在离开天台前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第二天,不论是泽田纲吉多么目瞪口呆,持田那边直接派人强硬的掳走了小兔子般可怜的少年。其他几个班的人闻讯赶来,最后一群人热热闹闹的奔向了剑道部看实况。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圈圈看完的是动画版,但目前参考的是漫画版,一点点细节差异勿怪啊O(∩_∩)O
  还有本文西皮问题,圈圈发现大家都很迷茫所以特地说一声,是Giotto和D·斯佩多
 
☆、梦境的折射
 
  不管泽田纲吉在学校里是爆衫、裸奔、还是抓头发狂人,Giotto从最初的错愕到现在的淡定只花了两天时间。伴随着下课的人流,他提着书包经过在泽田家的大宅时,心底无声的鼓励道。
  “加油啊。”
  觉醒了力量就要背负起血脉中的责任和力量,没有反悔的余地。
  “Ciao~su,泽田家康。”正当Giotto步伐不变的要离开时,泽田家的围墙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西装小婴儿,开口便喊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神色不变的抬起头,眼中丝毫不掩饰好奇的打量着对方,或许用小婴儿这个词来形容有点不恰当。
  映入眼帘的是一双黑漆漆的眸子,死水般的目光隐含着锐利,完全没有正常孩子的单纯。
  世界第一杀手,里包恩。
  气氛莫名的陷入奇怪的死寂,Giotto何尝没有嗅到对方身上浓厚的血腥味,然而一想到他们这些年受到的诅咒,心中不由产生理解。世界基石给予的力量不会毫无代价,七的三次方各有各的诅咒,其中彩虹之子的诅咒却是最残忍的一种。
  比起他是主动和彭格列指环缔结契约,对代价也心有准备,彩虹之子便没那么幸运了,他们的产生是缘于一场可怕的欺骗。
  最强的人就活该受罪吗?
  如果能够再来一次,这些骄傲的人谁愿意变成婴儿。
  灰色的眼瞳染上淡淡的温柔,Giotto率先打破对视的伸出了手,一副想要将他抱下的姿态说道:“你好哟,是泽田纲吉家的孩子吗?”
  里包恩他知道自己在学校里出现过,泽田家康会认为他和泽田纲吉有关系并不意外,不过他今天的目的可不是来卖萌。猜测对方有云雀那种潜在的癖好,里包恩手指摸了摸趴在帽檐上的列恩,天真无辜的说出了查到的资料。
  “泽田家康,14岁,身高160公分,两个月前出现在并盛町,学校成绩优异,精通外语,并与云雀恭弥私交甚密。”注意到泽田家康惊讶的表情,里包恩的话轻轻停顿了一下,声线稚嫩却残酷的说道:“请问你来并盛町有何目的。”
  “没有目的。”
  Giotto有些遗憾的收回手,记忆中里包恩对女孩子的态度很好,可惜这种态度不会延续到他身上。
  下一秒,列恩变作的CZ75手枪顶在了他的额头。
  “里包恩你在干什么!”
  经历完坑爹的一天,泽田纲吉还没回到家享受清闲就让墙壁上的里包恩给吓了一跳。
  “我只是在和他打个招呼,蠢纲。”手枪瞬间消失,里包恩相当顺手的把列恩放回了帽子上,纯洁的包子脸上透着若有若无的笑意。Giotto瞅着一脸衰样跑来的泽田纲吉,仗着比他高几公分,终于忍不住用手揉了揉他的头顶。
  “你家的孩子真有趣,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家啦。”
  “唉?泽田、泽田君也住在这附近吗?”难得被人这么亲近的泽田纲吉语气结巴了起来,超直感作用令他体会到对方不加掩饰的善意。
  果然像同学说的那样,好温柔的人!
  Giotto好笑的感觉到里包恩身上下降几度的气场,由衷的希望泽田纲吉别被他给整死,除此之外,不要大意的好好调/教十代目吧。
  挥了挥手,他离开了泽田家的范围。
  “蠢纲,你今天不是要值日吗?”
  里包恩冷冷的瞥了一眼走远的泽田家康,再看看泽田纲吉流露于表的神情,不免一阵悴郁,这个不会看人脸色的笨蛋。一听值日的事情,泽田纲吉难得扬眉吐气的说道:“老师今天正好来检查卫生,发现不该是我值日就让我走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