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吸血鬼猎人D同人 Dhampir 作者:今天的名字也好难取(二)

发布时间:2015-05-08 11:43 类别:BL同人

幻想空间奇幻魔幻西方罗曼
 
  ☆、D~奔向黎明的空-24
 
  的确,梅薇思说D是奇迹之子,谁也不知道她做出这个判断依据为何。过去幼小的D会不会因为年龄增长失去什么,变得不再是奇迹的可能性并非没有,他希望维持现状是最自然不过的选择。
  可神祖不这么认为,奇迹之所以是奇迹,必然是万事万物都难以撼动其地位,时间空间都无法磨灭这份光辉,何况区区血统。
  D大概是看出神祖的想法,黑色眼睛里流露出了苦涩的情绪。
  “不过最根本的原因……大概是扮演什么都不知道的少年,比较好待在这里。”
  转过身的D望着夜空,他知道自己头顶上悬浮着无数卫星,全天候监视这颗蓝色的星球,卫星收集的数据最后都会集中在都城。
  “现在我们根本没必要依靠人类血液生存,那些举动只能延续无聊的仇恨,就算是为了贵族的自尊心,造成的烦恼也比喜悦多。”
  那些举动自然说的是贵族对人类的压迫,D的疑问也不是毫无道理。
  “……你受人类影响太深了。”
  神祖多少明白D想说什么,但能说出这些话说明D的心还是倾向人类。半吸血鬼果然就是半吸血鬼,既有贵族的一面,也有人类的一面。
  “父亲,我始终无法放弃我人类的一面,这不仅是为了母亲,也是为了我自己。我不明白贵族还在执着什么?”
  面对D的质问,神祖叹了一口气,从D身后半抱住他的身体。D能感觉到紧贴在自己身后的神祖,因为发声胸腔的轻微鼓动:
  “有些事无法通过和解来改变,我们是人类的天敌。猎物只有消灭天敌,才能安心。”
  神祖低沉的声音,配合眼前漆黑的夜幕,也许是D的错觉,他从神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点悲伤。
  “你讨厌贵族吗?”
  “不。”
  “为什么替奥黛拉求情?”
  “她在我面前什么也没做。”
  “这个世界上没有贵族是‘什么也没做过’,我也一样。”
  D明白神祖的话指的是什么,就算贵族没有直接制造牺牲者,几乎没有贵族从来不饮用人类的血液。
  “以人类立场来看,你刚才让我杀了奥黛拉更好。”
  “父亲不是贵族王吗?她是七王,杀了她对贵族没有任何好处。”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想当贵族王。”
  D摇了摇头,在他身后的神祖突然发出一阵闷笑:
  “像我们这样的种族,步向灭亡的场景一定很壮观,在这里就能直接看到这一切了。”
  对于神祖来说,贵族的灭亡意味着自身的灭亡,既然没有逃离方法,不如留下来当成最高享受来看待。
  “所以奥黛拉死了,我也没有什么困扰。甚至杀光七王,我也不能早一天看到结局。”
  说清楚一点,神祖只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如果杀了奥黛拉能讨D欢心,那么麻烦一点也无所谓。结果却如神祖所料,D选择阻止他。
  “……我们不能离开吗?”
  如果只要一方消失就能彻底解决的话,只要拥有质能转换火箭和能改造星球超科技的贵族,去到外太空就好了。
  不过D也明白这种话无法实现,他的声音多少有些失落,他说的这些话都不过是一时的情绪发泄罢了。
  所谓两全其美的方法若是存在,神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我们诞生在此,弱者都可以留在故乡,我们却没有资格留在这里吗?”
  的确,没有让步到这个地步的道理。
  “离开并不能逃离灭亡的命运,就算会灭亡,有很大一部分贵族还是希望留在这里。”
  宇宙广大无边,但其他地方却再也没有另一颗同时属于人类与贵族,生与死不断交锋,叫地球的星星。
  “你说贵族执着什么,就是什么也无法执着下去了,才会这么做。”
  “为什么?”
  “我曾经对你说过‘贵族的城市或许只是人类文明拙劣的模仿品’,这句话就是答案。”
  神祖的声音很淡漠,仿佛在叙述一件与己无关的事情。
  “贵族的文明很早以前就已经停止发展,光是科技水平增长有什么用,我们永远都在同一个地方徘徊。反观人类不管多少次都可以重建文明,一点一点超过我们,而适合我们的似乎只有中世纪。”
  贵族喜欢中世纪的事物,并非单纯的喜好,而是这些与贵族本性最为匹配。唯有石造城堡冰冷的空气才能让贵族安心,比起能飞行的交通工具更喜欢马车,不管拥有什么样的武器还是会故意做成冷兵器的形状。
  “贵族记忆中无边荣耀,快要被人类所创造的一切淹没。无法忘记的仇恨,无法放下的自尊心,全部缘由自此。好像留着人类,就能向他们展现贵族种种优异之处,无视自身的缺憾。”
  贵族若能永远维持优胜地位,过去的耻辱怎么会记得如此牢固,就是知道自身局限,所以才无法一笑而过。
  人类这么弱小,怎么能胜过贵族?看吧,最终你们还是败在了我们手上,你们的文明就是如此不堪一击。
  人类忘记了,贵族却不曾忘记。那些被人类追杀的日子,无时无刻都在向他们证明贵族正在一步步走向末路,他们只能通过折磨人类逃离这份恐惧。
  为什么不改变?不是不想,而是不能。贵族是缺乏发展性与持续性的种族,再加上天性中孤僻的一面,修奥斯用尽全力都没有再让贵族的文明前进一步。
  其实贵族真的消灭了人类,也未必能永远保持优势,总有一天,贵族会毁在自己手里,这是命运赋予贵族的结局。
  没有什么办法能挽救一个自取灭亡的种族,就算这个种族再怎么强大也一样。
  如果不是命运出了差错,神祖相信两个种族,最后的胜者只有人类。
  “父亲,请不要在意我说的话。”
  D放松力气,倚靠在神祖怀里。
  “是我太不成熟,一时控制不住情绪。”
  “或许你认为百年时间,足以让一个人类变成与世无争的老年人,但很可惜贵族和半吸血鬼并不会。”
  神祖把头抵在D的肩膀上,在D的耳旁轻声说话。
  “随着时间推移人类会衰老,他们晚年没有那么足够力量支撑他们,去做年少时期能够完成的事情。”
  有的时候老年人类与世无争,并不是不想争,而是没有力气再去争取。而贵族则不然,他们永远年轻,生命在他们身上从不褪色,年龄于他们没有意义,他们没必要像人类一样,做符合自己年龄的事情。只有经验不断沉淀下来成为他们的锋芒,外显于表或敛藏于里。
  “如果你真的愿意,你可以永远做一个少年,只不过这一点对我就有一点太残忍了。”
  D皱起眉头,声音有一些不确定的味道。
  “对你表现出欲望这种事,让我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贵族了。”
  蓬勃的独占欲与掠夺的快感,混合血色在他眼中出现,若要问那一刻的D杀人会不会有罪恶感,答案必然是否定的。
  不是这样做会让自己痛苦,恰恰相反,那种心中野兽被释放出来,恣意胡为的畅快感,会麻痹D的神经。
  若是过去问D想成为人类还是贵族,答案显而易见。
  受美奈的影响,D曾经想成为人类。即便人类也有那么多缺点,只要母亲希望,他就愿意成为人类。
  而现在,贵族和人类在D眼中却是一样的,他无法选择成为人类还是贵族。
  “不想成为贵族?”
  “父亲你是贵族,我就是贵族。”
  D之所以会对人类感到内疚,那是身为贵族对人类犯下罪行的愧疚。若他心是属于人类的,他只需要痛恨贵族就行了,根本不需要感到后悔。因为他站在神祖这一边,他才会有这些多余的想法。
  “我成为贵族的话,就不能看清这一切了。”
  以自身欲望为最优先的贵族,不可能会像D一样完全用旁观者眼光看待贵族。
  “甚至可能只会看着父亲。”
  “呵,我怎么觉得这样比较好。”
  “只看着某一处是很危险的,那个时候我的行为未必不会危害到父亲。”
  “D要来危害我,我可是欢迎之至。”
  神祖笑了起来,他抱着D的腰,转过了一个正对D脸部的角度。
  “只是你要怎么来危害我?”
  贴在D腰上暧昧的下滑三寸,D完全无视了神祖这近乎挑逗的行为。
  “父亲也许不在意,我却无法不介意。”
  D的声音很认真,不,他一直就是这么认真。
  “父亲选择了我,我也会选择父亲。”
  他的声音非常冷静,透着一种刺骨的寒气。D不知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表情和神祖有多么相似。
  “父亲想要奇迹的话,我就成为奇迹。父亲想要我战胜命运的话,我就战胜命运。”
  D语气笃定,仿佛这一切唾手可得。
  “只要父亲能一直看着我。”
  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直视神祖。
  “我说谎了,我不希望把父亲让给任何人,不管是谁都一样。父亲喜欢上别人,我可能立刻就会变成贵族,杀死那个人。”
  只有贵族才会毫不在意的掠夺与杀戮,赤裸裸的把自己灵魂中的黑暗表现出来。纵然人类也有这种人,却并不像贵族那般视作理所当然。
  “我想得到父亲的一切,父亲愿意给我吗?”
  “乐意之至。”
  “梅薇思会用高级魔法,和高等贵族一样强也就罢了,人类有超感知很稀奇吗?”
  爱兰汀有些奇怪的问道,超感知作为一种察觉危机的能力,在贵族中并不鲜见,她并不认为人类拥有这种能力有什么问题。
  “人类并不具备超感知能力的基础——敏锐的感官,换句话说,能察觉到千里之外的监视,还关闭了全息影像,已经不能说是人类了。但她却能以人类的形式存在,不能不说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赫伯特并没有问爱兰汀为什么认识“奥温克的遗产”,只是用不咸不淡的声音解释道。
  “身体看不出变化,却能存活上千年,到底是用什么方法办到的,很值得玩味一番。”
  “把梅薇思说的和怪物一样……”
  爱兰汀嘀咕着,很明显开始不高兴了。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要是这样说,神祖身边那个小殿下不是更怪胎?”
  “小殿下……你是说那个D?”
  和对都城毫不关心的奥黛拉不同,赫伯特多少还是知道有关都城的情报,只不过情报多少有些扭曲。比如D如此受神祖的宠爱,是因为他的母亲是某个我见犹怜的人类女性云云,不过赫伯特觉得这是左手编出来的故事,里面几个桥段都具有左手创作的痕迹。
  “啊啊,神祖可宝贝他了,为了那个半吸血鬼,居然掐我脖子。”
  爱兰汀所讲述的事,和真实情况有很微妙的差距。
  “那个半吸血鬼也够夸张的,我花了几千年都挣脱不出的梦境魔法,他居然一个小时就破了。”
  虽说那时候D是被艾布纳带出来的,可是爱兰汀没看见,她自然是以为D自己一个人出来的。至于D本身挣脱梦境需要多少时间,只怕也不会比艾布纳所花时间多多少。
  “这么说起来,那个D的确强的惊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