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K]伏八·莎乐美 作者:渊已

发布时间:2015-05-17 10:38 类别:BL同人

少年漫
 
 
文案
终于对他俩下手了……对着伏西米大大拜一拜,保佑不要写崩……(上香
送给基、基、基、基友(害羞)咬杀还钱姑娘,我向你保证,绝对是HE!否则我就把自己的电脑拿去泡方便面!
 
看前请注意:
大概中短篇,文笔糟糕,作者是个二货。
想写一篇傻白甜,但可能只做得到第一个字。。。
 
注意!含少量尊多!!(很重要
内容标签: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 ┃ 配角:周防尊,十束多多良 ┃ 其它:
==================
 
  ☆、1
 
  八田美咲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躺在酒吧楼上的单间里,全身只穿了一条裤子,上身光着,头巾也没带。
  “做梦吗?”
  在心里随意的下了一个结论,他又打了一个哈欠,大大咧咧闭上眼睛准备睡过去。
  然而脑袋里有什么东西在搅合他的意识。
  [不能睡、不能睡。
  喂,你忘记了吗?]
  什么啊,好麻烦!他只是在做梦啊,就不能好好让他睡吗?!
  八田烦躁的翻身,揉了揉自己一头乱毛,脑袋因为这个动作更加昏昏沉沉。
  [喂,你忘记了吗?]
  什么啊?
  好烦!
  [你,已经——]
  脑袋里的声音吵吵闹闹,让他完全无法安静下来。
  八田一个打滚坐起来。
  [你……]
  “都说烦死了!你就不能给我安……!”
  [——你已经死了。]
  大脑无比清晰的发出指令,一瞬间,八田甚至还没意识到那声音的真正意思之前,身体已经率先僵硬。
  “啊、哦……对哦,没错,我,我已经死了。”
  好半天,八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有些不知所措的扯头发。
  他对着纯白色的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呆,才抱着脑袋往后,身后的床垫完全没有实感。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他发着呆,慢慢找回了一些记忆。
  为了保护安娜,和御芍神干了一架,然后呢?
  然后心脏被戳了一个大窟窿,血不停往下流,在地上晕成一大片,估计吓到安娜了。
  不过还好纹身没被刮伤。
  话说,现在自己是幽灵吗?
  为什么会在酒吧?
  那家伙……听到自己死了,会有什么反应?
  八田发现,自己完全想象不到伏见的表情。
  “……结果到最后,也没听到你的原因啊。”
  为什么背叛?
  为什么离开?
  我们,难道不是同伴吗?
  八田咬了咬牙,手狠狠捶下
  “可恶!”
  “不行哦,才刚醒过来就这么激动,对身体可不好。”
  身侧传来轻飘飘的声音,带着笑意,就像还没发生所有事情的过去一样,“八·田·鸦~”
  八田的身体立刻僵硬了,眼眶有些发热,他慢慢地转过头,看见十束多多良手撑着头,笑眯眯的和他打招呼。
  “哟,好久不见。”
  “十、十束哥……”八田觉得眼睛里快要有什么东西流出来了,“我、我不是做梦吧……”
  “你觉得呢?”十束笑着反问,视线向后望去,“还有一个你想见的人,回头看看?”
  八田战战兢兢扭头,觉得没参加过的初中升学考以另外一种形式体验到了。
  首先看见的是一团火焰——那只是错觉,周防尊懒洋洋的坐在沙发,嘴里叼着香烟。
  “哟。”
  “尊先生……”眼泪毫无防备的落下,八田抽抽搭搭的抬起手遮住脸,又马上放下,把眼泪擦干,仔细看着尊的身影,“什、什么吗,原来,变成幽灵,不全是坏事啊。”
  “哈哈,”十束高兴地笑起来,“这样想可不行呢,小八田,不希望你死掉的人比较多哦。”
  “不,十束哥,我已经死掉了……”
  “没事没事,总会有办法的~”十束夸张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你还有想要做的事不是吗?”
  八田擦了擦红红的眼角,皱起脸,“安娜,我还不知道她是不是安全了,和镰本说好了明天要去电玩中心,对了对了,草薙哥说等我成年就让我喝酒!”
  “还有、那、那个笨猴子!我、我还没揍过他!很不甘心!”
  “噗!”十束一下子喷笑出来,“你很生气吗?”
  “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八田皱起眉毛,想了半天放弃了,“啊啊好麻烦!总之就是想问他!不过现在都无所谓了,十束哥和尊先生都在这里……已经,足够了。”
  “不是吧,”十束依然是温和的,仿佛能看透人心的笑容,“真的能够满足吗?”
  八田咬着嘴不说话,赌气一样坐到尊的脚边,“反正我变成幽灵了,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跟在尊先生身边!对了!我们可以在这边重新建立HOMRA!然后等草薙哥和镰本他们来找我们!虽然会有点久,哈,不过肯定会很有趣!”
  尊看着兴致勃勃活力满满的八田,似乎很头疼的慢慢叹了一口气,“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十束从沙发后面探过身,头靠着尊耳边,摇摇手指,“不行哦,你不能呆在这里。”
  “为、为什么?”八田有些急了,“死了也不能在一起吗?”
  “因为小八田还有没完成的心愿啊,”十束煞有其事的认真道,“你听说过吧,未完成心愿的灵魂会变成地缚灵,然后永远留在那里,所以,你没办法和我们呆在一起。”
  “唉——?!”
  十束一手按住八田的脑袋,“所·以,你要先复活一次,完成自己最重要的心愿,然后才能和我们汇合。”
  八田手忙脚乱的按住十束的手,“能复活?!不对,什么心愿?”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要记住,是最重要的心愿哦。然后当你觉得完成心愿的时候,才能算是真正的幽灵。”
  尊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无奈的看着十束把八田忽悠得一愣一愣。
  “是、是!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完成心愿,然后来见你们的!”八田顿时有了精神,“那我先走了,尊先生,十束哥!一定要等我!”
  “恩恩!拜拜!”十束笑眯眯的冲渐渐消失的八田挥手,“我们一百年后见吧。”
  “唉、唉?!一百……”
  等八田的身影完全消失后,十束终于支撑不住的笑倒在尊的肩膀上。
  “我、我不行了!哈哈哈,KING,小八田是在太可爱了……他居然以为自己真的死了,哈哈哈!”
  “你笑得太厉害了。”
  “没办法,”十束断断续续道,“小八田还想组建幽灵·HOMRA,饶了我吧,一想到草薙哥发现他死了以后还得操心的脸就忍不住想笑……噗哈哈!”
  尊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十束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脑袋,眉眼柔和。
  “嗯。”
  ·
  从医院醒来的八田,在前五天同伴们吵吵闹闹的探病中好不容易得了一个空闲,积极思考不变成地缚灵的方法。
  “最重要的心愿……”他皱着脸,露出吃到刚摘下来的橙子的表情,“说起来,也只有那个了啊……”
  说干就干,行动力是八田优点之一,他可不想让十束和尊等太久。
  勉强愈合的伤口禁不了过于激烈地运动,八田穿着病号服一撑一撑的走到青服办公楼下,拨了个电话过去。
  “喂,猴子,我在你们楼下,快点下来。”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伏见在“你是谁啊,我终端里可没你的号码”跟“我现在很忙,没空”中犹豫了一秒,抛开堆积如山的文件扔下键盘,专心致志握着终端,选择第三个选项。
  “不愧是小混混,身体已经好到可以来挑衅了吗,mi↑sa↓ki~”
  八田青筋爆了起来,理智提醒他此行的目的,于是艰难的把怒火压下来。
  “少罗嗦,就算我现在只能用一只手也可以把你们青服的全都打败!”
  “我对欺负病残没兴趣。”
  果不其然那边炸毛了,“谁是病残啊!猴子有胆子你下来!”
  伏见皱眉,走到窗边往外看,八田一只手拿着终端愤怒的挥动,一只手按着病号服下的胸口,隐隐有红色渗透出来。
  “啧,这个笨蛋。”
  “喂、喂!”八田喂了半天,发现是终端被挂了,差点就点燃火焰扔过去,索性理智回笼。
  啊啊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
  他抱着终端烦恼思考,本来四周青服警戒的眼神就很让人火大了,猴子那家伙居然还不听人说话。
  烦死了!要不是为了尊先生和十束哥!
  ……好吧,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八田别扭的想,他一点也不希望自己变成地缚灵,等大家死后聚会,只有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困在地下室的那个房间,实在太凄惨了。
  所以,就姑且让猴子这一次吧。
  伏见在一分钟内从办公室赶到门口,慢慢往前走,嘴角扯出不耐烦的笑。
  “真有胆量,拖着病躯单挑敌方本部基地吗,mi↑sa↓ki?”
  八田一下子站起来,扯动到伤口,疼得他倒抽一口冷气。
  “嘶……”
  伏见“啧”了一声,“吠舞罗的全是脑袋有坑吗,居然放任你一个病号到处乱跑,冲锋小队长就这么死在敌人手里也无所谓?”
  八田早做好不管听到什么,自己说自己的就行的准备。
  他深呼吸了几次,不管不顾的直视伏见开口道。
  “喂,猿比古,我、我……想知道你是为什么背叛。”
  伏见的脸一下子沉下来。
  “我说过了吧,我对吠舞罗那种扮家家酒的幼稚游戏没兴……”
  八田打断他,往前踏一步,虚张声势的挥舞拳头。
  “不过我知道你是不会说出真正原因的,你这家伙从以前就很别扭,所以我会呆在你身边,直到你说为止。哈,别、别小看我的毅力啊!”
  伏见仿佛无法忍受一样狠狠皱眉,心中负面的黑暗越来越大,“又想和我玩同伴游戏?草薙、镰本、加上你们那群小混混?不需要,事到如今,那种东西我不需要。”
  “真是受不了你啊,”八田揉了揉脑袋,直视伏见阴沉的脸,“那好吧,从现在起,到我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为止,都只有你一个人,这样可以吧?”
  直球!
猜你会喜欢....